【勋兴】机器人兴和高中生勋

  1.

    今天是吴世勋十岁的生日。不同于孩子过生日时的场景,他的生日既没有好看的蛋糕温馨的祝福也没有父母的陪伴,只有空荡荡的房间和他自己。

    吴世勋十岁的生日和他记事以后的每个生日都差不多,父母依然很忙,忙到只匆匆地打了个电话对他说了句‘世勋啊,生日快乐,礼物马上就会送到家里来的,爸妈太忙了就不回去了。’

    小小的吴世勋也想抱怨,也想向父母撒撒娇,祈求他们陪自己过一个生日,哪怕只是露个面也好。但是从小时候起的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让他明白这种举动除了父母对自己‘不懂事’的指责之外,什么都得不到。伟大的两位发明家是举世瞩目的大英雄,却不是自己孩子的英雄。

    而当吴世勋一边想着这些一边打开自己家房门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自己会遇到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自从2026年第一台智能高仿真机器人出世之后,机器人在人类世界中的作用就越来越重要。早些年他们还只是出现在一些精细工作或者高危职业之中,完成些人类做不到的事情。——也有人说这种机器人只能叫做人形机器而已,不能称之为人。

    而到了现在,随着机器人的普及,很多条件优越的家庭也会自配一台机器人,无论是照顾家中的小孩子,还是操持日常家务,他们都是一顶一的好手。就像现在站在吴世勋面前的这一个,父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台比他高了不少的男性机器人。

    小小的吴世勋茫然地站在身高一米七多的机器人面前,一手拿着说明书,踮着脚努力用另一只手按下了藏于机器人颈后的开关。

    面前人纤长的睫毛颤了颤,一双像洒满星光的眼睛慢慢睁开,下垂眼无辜又温和,他低下头看向愣愣的吴世勋,露出一个和人类一模一样的微笑:“下午好,主人,我是您的机器人张艺兴。”

    在此之前,小吴世勋对于机器人的了解仅限于书上与网络中的描写;那些描写中只告诉了他机器人有多么厉害,有多么有用,可以帮助人类做什么样的事情。

    却没有一本书告诉他……原来机器人也可以这么好看。

    2.

    张艺兴打开房门之后不出意料的又一次看到空荡荡的房间。自从高三开学后,吴世勋就忙的要命,不仅破天荒地决定住校,甚至这个月来连往常总喜欢腻在一起的张艺兴都开始有意无意地避开。

    张艺兴本来也怀疑是不是小孩儿的课业出了问题,吴家父母常年不在家,吴世勋的生活和学习都是他一个人负责,于是异常担心地向吴世勋的班主任金俊勉打了电话询问,却得到了吴世勋学习成绩依然稳定的答案。

    作为机器人的张艺兴本就没办法感受到太过复杂的情感,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制作者有意为之,他的反应比起其他机器人来说还要慢一些,能够察觉到吴世勋对自己的疏远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让他想出来这个问题的原因……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后来实在没办法,他向隔壁家机器人金钟大求助了一番。金钟大在自己的搜索引擎中翻找了好一半天,才试探性地问:“你们家世勋不会是青春期了吧?”

    张艺兴怔了怔,拿一双下垂眼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才语气不确定地符合道:“……可能是?”

    于是话题又转到了该怎么解决吴世勋迟来的青春叛逆期,金钟大是金家的家用机器人,没来到金家前主人就已经成年了,对于这种事情完全没有经验。而张艺兴本来是从事科研的研究型机器人,因为是吴家父母所在的研究所开发的,才会来到吴家照顾吴世勋,这些年来完全是摸索前进的,记忆芯片中对于照顾孩子其实半点内存都没有。

    从自己来到吴世勋身边的那年起,这个小孩儿就一直乖的很,天天黏在自己身边,除了吴世勋越长越高甚至要超过自己之外,张艺兴对于两人的相处没有一丁点不满。

    正当张艺兴坐在床上考虑要不要从网上下载几部关于‘如何照顾青春期少年’的图书的时候,门口传来几声敲门声。

    他回过身去,发现是吴世勋的舍友朴灿烈正倚在门框上看着自己。

    吴世勋上的是名声极大的E中,硬件设施和软件设施都极好。尤其是高三学生更有优待,不仅是双人宿舍,学校还允许学生自带私人机器人。虽然吴世勋从前段时间住校那天起,就一反常态地不情愿张艺兴来学校照顾自己,但毕竟那是张艺兴从小看到大的小孩儿,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所以张艺兴虽然没有住在宿舍,但还是保持着一天来一次甚至几次的习惯。频繁的见面再加上朴灿烈那自来熟的脾气,这么一来二去,张艺兴这种内向容易害羞的脾气居然和朴灿烈成了朋友。

    “怎么了啊?”朴灿烈和平时一样笑眯眯地看着张艺兴,“世勋又不在?”

    张艺兴方才走神就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听到对方这么问,便点点头,用一把软绵绵的嗓音回答“是啊……你们高三真的这么忙吗?”

    朴灿烈和吴世勋一文一理,也没办法回答张艺兴这个问题,只好模棱两可地说:“可能是太用功了吧。”

    说完之后,朴灿烈又像是无意间提起一样:“不过我可听说,吴世勋最近和他们吧那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叫什么白熙的,走的很近啊。”

    张艺兴愣了愣,瞪大了眼睛看着朴灿烈,脑内一边快速运转分析着对方这句话,一边回忆着吴世勋最近的一举一动有没有表现出来一丝正在谈恋爱的征兆。

    毕竟朴灿烈这么说也是可靠的。吴世勋从小到大就长得秀气俊美,高中之后更是从个小奶狗长成了个小狼崽子,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小姑娘前仆后继地向他表白。虽说吴世勋自己是一直都乖乖地听张艺兴的话,没有早恋过,但也保不齐这次他真喜欢上了谁。

    张艺兴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也越想越心急。他猛地站起身,向门外冲出去,完全忽视了旁边朴灿烈伸出一半想要阻拦他的手。

    朴灿烈的手扑了个空,只能看着对方跑出门去,他心有不满的撇了撇嘴角,低声嘀咕了一句“我就随口一说……”

    3.

    都暻秀本来和往常一样按照自己的固有安排进行每天的阅读。按照他拥有者边伯贤的评价,他活的极其按部就班,仿佛每一天都是复制粘贴的一样。

    但生活中总是会有意外。

    就在他刚刚看到第四页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阵敲门声,翻书的动作一顿,还没等都暻秀将今天的访客名单从大脑中调出来,门口就又传来了一个早就牢牢刻在自己记忆芯片中的声音“暻秀啊”语气软软的,却透着清亮,像是一罐刚刚打开的汽水。

    虽说早在八年前就有研究人员宣称机器人已经有了属于他们的情感,但这些年来却鲜少有实例能够证明这一点,人们也都当机器人没有自己的感情。不过要是让都暻秀说的话,机器人一定是有感情的。就像现在,他脑中就浮现了‘真不想开门啊’这个念头,而且……异常强烈。

    倒不是因为都暻秀讨厌张艺兴,相反的,他还是很喜欢这个邻居家的机器人的。——应该这么说,和张艺兴相处过的,很少有人会不喜欢他。但是每次当他急匆匆地来找自己……就只有一种原因。

    这么想着,都暻秀叹了口气,将手中的书合起来收到书柜之中,心情复杂地走到门口。

    “吴世勋又怎么了?”都暻秀一拉开大门就直截了当地问到,连和张艺兴打招呼的时间都没留。语气肯定的让正心里发慌的张艺兴愣了愣,才问“暻秀怎么知道是世勋有事?”

    ‘除了来问他的事情,你什么时候会这么着急?’虽然这么想着,但是都暻秀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说出来了,张艺兴一定会不好意思地脸红。

    等到张艺兴被让进了屋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才说:“暻秀啊……我怀疑世勋恋爱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都暻秀原本倒茶的动作顿了顿,抬起眼来看着对方:“他自己告诉你的吗?”

    “不是……”被都暻秀这么一盯着,张艺兴又有点不好意思,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杯子,捧在手中,“灿烈告诉我世勋最近和一个女孩子走得很近。这些日子他越来越忙,就算没有课的时候也不怎么回家,而且我总感觉他一直都在躲着我。”

    都暻秀听完这些话,非常想翻一个惊天大白眼,然后问张艺兴一句‘科研型的机器人是不是都像你一样对感情特别不敏感?还是你自己格外的傻?’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吴世勋这小子近几年来对张艺兴的控制欲越来越强,没少打扰过两人的做饭交流时间,都暻秀可不想为他铺路。

    “我觉得……”

    4.

    吴世勋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快要门禁的深夜了。这段时间为了避开张艺兴,他一直都早出晚归,结果没想到今天一开门,居然在自己的床上看到了那个自己想见又不想见的人。

    如同人类需要睡眠一样,高仿真的机器人也需要一定的待机时间用来休息。

    吴世勋走到床边,看着自己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打量的张艺兴。对方睡得很熟,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片阴影,粉色的嘴唇微张,样子和个小孩子一样。张艺兴的下唇很翘,之前吴世勋看到还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但此刻看到,脑子里却浮现出来两个字‘欠亲’

    ‘不是都说科研型的机器人都特别严谨吗,’吴世勋弯下腰,伸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会儿张艺兴的嘴唇,‘你怎么一直这么可爱啊。’

    还没等吴世勋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真的亲上去,张艺兴的睫毛就颤了颤,一副要醒过来的表情。吴世勋连忙将手收回来,做出一副刚回来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张艺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吴世勋,他本来反应就慢,一时就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醒过来了还是依然在梦中。他茫然地叫了声:“世勋。”

    张艺兴原本的嗓音是透亮的汽水音,但因为睡眠而有些声音沙哑,这样的呼唤让吴世勋心头猛地一跳,他低低地应声了一句:“恩。”

    听到这句话张艺兴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从梦中醒了过来,他在床上撑起身来,带着自己在面对吴世勋时的一贯笑容又唤了一句“世勋,你回来了啊。”

    看着张艺兴的笑容,吴世勋的嘴角不由得也随之一起翘了起来,瞬间把自己想要疏远对方的念头抛之脑后,乖乖地应了一句“嗯,我回来了。”

    张艺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大脑还处于一种刚刚醒来后的迷糊状态,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等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世勋啊,你告诉哥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自从吴世勋十五岁之后,就没再叫过张艺兴哥哥,不管对方怎么要求,都不同意,现在张艺兴这么自称,他也没顾得上反驳。“恩?”他脸上露出一种不可置信又有些吃惊地表情,“是谁说的?”

    听了这句话,张艺兴不由得有些想歪了,心想果然是这样,还好朴灿烈把自己点醒了,“是我自己猜的啊,我还去问了暻秀,他也说有可能。”这么说着张艺兴坐起身来,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吴世勋,露出一本正经的严肃表情,准备对自己照顾了这么多年的小孩儿进行一番说教。“谈恋爱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就算现在有点早吧,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啊,你遇到了喜欢的人就应该告诉我才是。”

    这么念叨着他又想起来了什么,对一脸愣愣的吴世勋一一百零七次抱怨:“你小时候还叫我哥哥的,现在连哥哥都不叫了。”

    眼看张艺兴的话题越扯越远,吴世勋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爬上床边,像小时候对张艺兴撒娇那样伸手搂住对方的脖子,声音低低地说“我没有喜欢上别人。”

    吴世勋从不说谎这件事可一直都是张艺兴的骄傲,听到对方毫不犹豫的否决,张艺兴也不由得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

    “那你这段时间……”

    还没等他说完就被吴世勋打断了,吴世勋将自己圈着张艺兴的手臂收紧了一些,“不会再躲着你了。”小少年将头枕在张艺兴的肩膀上蹭了蹭,再次强调:“不会再躲着你了。”

    听到这句保证,张艺兴觉得自己也算是放下心来了,被长大的对方这么抱着,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只能伸手拍了拍吴世勋的背,“好啦,怎么还撒娇,快睡快睡。”

    吴世勋也顺从地和张艺兴一起躺下,他专注地看着张艺兴,在心里偷偷想:‘我没有喜欢上别人啊……艺兴哥,我喜欢你。’

    吴世勋曾经看过一句话叫做‘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他和张艺兴之间却又不只是仅有陪伴这么简单。吴世勋人生的前十年永远是孤零零的,永远充斥着孤单和寂寞。而当张艺兴来到了他的世界中之后,他的生命才开始鲜活了起来,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一样的事情,有很多令人感到幸福的温暖。

    因为有张艺兴,他的生活才变得不一样。

    他曾经在心里想过无数次,要和张艺兴一直在一起,那时候他还只是将张艺兴当做自己的哥哥。

    而在一个月前他做了一个自己将艺兴压在身下的春梦之后……吴世勋才知道,自己不想要单纯地做他的亲人了。

    他想得到张艺兴。

    吴世勋想要得到张艺兴。

    虽然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但刚刚成年的吴世勋还是一时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张艺兴,只能采取了最笨的方法,躲着对方。但是现在他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只要张艺兴还在他的身边,其他所有事情都是可以慢慢解决的。

    只要张艺兴在身边,一切都无所谓。吴世勋看着张艺兴慢慢进入睡眠,伸出手臂将对方搂进了怀中。

    反正最后,张艺兴一定会是吴世勋的。

 

评论(3)
热度(44)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