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兴】入局

    架空
    我就是爱反转别叫我停下来 、看完小分队预告后的产物

    1. 
    边伯贤是个侦探。

    经常受雇于国家组织的那种。

    听起来是不是很酷?边伯贤自己也这么觉得。
    
    ——行走在黑暗与光明的交界处,隐藏在人群中窥探着整个世界,经常是沉默者,但一旦发声,就会引起世界的震动。
    
    这种工作对于中二病还没毕业的边伯贤来说,真是太酷了。
    
    不过有时候他也会因为这份工作而感到烦恼。就像现在,E市的警察局委托侦探所潜伏进E市最大的一家赌场之中,而这个任务……落在了刚刚休假回来的边伯贤身上。
    
    边伯贤最怕的就是这种伪装成浪荡公子哥的任务了。
    
    原因也很好理解……他本身就长了一张爱惹桃花的脸,一双眼睛眨一眨,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死在他怀里。而从前几次出任务的经验上来看,只要边伯贤一套上了‘有钱爱玩的公子爷’这种身份,那吸引来的男男女女……就更多了……偏偏这个从小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的人还完全应付不来这种追求,好几次都差点因为这个原因暴露了身份。 
    
    这么一想,原本就心情低落的边伯贤更是彻底地趴在了桌子上。他都在赌场这呆了一个多小时了,可是除了收到不少人送的酒,却是一无所获。
    
    因为……他连普通的打扑克都不会啊,更别提让他去赌了。
    
    要不是因为侦探所的老大金珉锡长得一副未成年样不好进赌场,另一个侦探金钟大手上又有别的任务,侦探所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派边伯贤来的。
    
    边伯贤一边把玩着自己手里的酒杯,一边发着呆,还没等他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呢,就听到身边有个软软的声音在喊自己:“先生?”
    
    边伯贤回过神来,直起身看向对方。
    
    见一个穿着赌场侍者服的少年站在自己身边,一双眼神清澈的下垂眼盯着自己,发现自己也在看他,不好意思地露出两个酒窝笑了起来,“先生,这是给您的果汁。”
    
    边伯贤本来正在心里痛骂这个赌场真是丧尽天良,这样看起来还没成年的孩儿都招进来,听到对方这么说,一愣。下意识地反问对方:“果汁?给我的?”
    
    以往送自己酒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是冲着高度数点的,恨不得一口把自己灌醉才好。这下可新奇了……居然给自己点了杯果汁,新手吗?
    
    听到边伯贤的疑问,黑发的年轻侍者脸都红了,犹犹豫豫地回答:“我看您一下午喝了不少酒了……所以自己拿来这个给您……”说着说着他的脸更红了,像是马上要掉头跑回吧台一样。
    
    边伯贤这才听懂了,立刻笑了起来,“是你送我的?”
    
    面前那个局促不安的小兔子点点头,把手中端着的果汁放下,准备要走,却被边伯贤喊住了,“不坐下陪陪我吗?”
    
    少年一愣,犹豫了一会儿,视线还飘到了领班那里,等到领班点了头,他才带着局促的微笑坐了下来。
    
    旁边那些常客见这个无论谁撩都只脸红不说话的新侍者做到了同样招惹人的赌客身边,一时都不知该嫉妒谁好。
    
     2.
    金钟大觉得边伯贤这几天有些不正常。
    
    原本把赌场这个任务交给他,他是万分不乐意的,如果不是侦探所中实在没有人可以接,金钟大毫不怀疑边伯贤就算请假都不会去出的。
    
    但没想到,他就去了一次赌场,态度就发生了彻底的转变。不仅每天絮絮叨叨地说一定要早点封了这个丧尽天良的地方,还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不嫌累的每天泡在里面。
    
    ——要不是上面给边伯贤的银行卡里的钱没怎么动,金钟大都要以为这人是赌上瘾了。
    
    于是金钟大又联合金珉锡千方百计地撬开了边伯贤的嘴巴,才知道这人在赌场中偶遇了个白月光,一口一个艺兴哥叫的可甜。
    
    金钟大一边开车去赌场,一边对坐在后座的边伯贤说:“那你就没问问你那个艺兴哥怎么会到赌场那种地方工作?你干这行都多久了,怎么还这么傻。”
    
    边伯贤正拿着手机挑发给张艺兴的自拍呢,听到这句话之后有些恼羞成怒,反驳说:“艺兴哥是X大的硕士生生,人又那么可爱,肯定是和赌场结了仇,才不得已在里面工作的。”
    
    金钟大一听就翻了个白眼,恨不得把这个人从车上扔出去,同时也决定了过会儿见到他口中的张艺兴之后要多留心一下这个人。
    
    赌场这个任务事关重大,绝对不可以有丝毫的纰漏。
    
    结果……等到了赌场,见到张艺兴本人之后……
    
    边伯贤看着两个相谈甚欢的人,张了几次口都没插进话去,只能生着闷气坐在一旁,心里腹排着:“是谁来之前一副不信任的样子啊……”
    
    金钟大却没工夫理会边伯贤了。他在还上学的时候,就非常热爱音乐,如果不是后来阴差阳错的成了名侦探,他一定会从事和音乐相关的行业。而自从工作以来,认识的朋友们也没有能够和他谈论音乐的,这次遇到了x大的乐器高材生,金钟大难免聊的忘性了。
    
    而旁边受到冷落的边伯贤看着两人越聊越投机,似乎恨不得要拜个把子了,也在脑中拼命搜刮能引起两人注意的话题。
    
    想了半天,“啊,艺兴哥,”见张艺兴回过头来,他才继续说:“我们来的路上在说,哥哥你为什么会在赌场工作呢?”
    
    问完了这句话,边伯贤就有点后悔,觉得自己应该是戳到了张艺兴的伤口,心里还害怕听到一个万分悲情的故事。而旁边的金钟大也收敛了情绪,等着张艺兴的回答。 
    
    张艺兴眨着眼睛无辜地看着两人,黑色的上眼线给这个干净纯粹的少年硬生生带上了些媚感,“因为赌场发的工资多啊。”
    
    “???”边伯贤都做好张艺兴会讲一个凄惨故事的准备了,却被这句话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和金钟大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到了茫然与吃惊。
    
    张艺兴却像是没注意到一样继续说了下去:“虽然工作的时间差不多,但赌场给的钱是别的地方的两倍多呢。” 
    这可和两人想象中的理由差了太多了……还是金钟大先反应过来,问:“可是赌场不会太乱吗?”
    
    张艺兴抬起眼来疑惑地看着对方,似乎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说一样,但还是回答了:“不会啊,赌场里的大家都很照顾我……客人们也都喜欢在我这里点单,灿烈领班对我也很好。” 
    
    就是这种“好”才是最有问题的啊!边伯贤一边在心里哀嚎,一边努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同时还握住张艺兴的手,说:“艺兴哥,我们公司的工资待遇也很好的,哥要不要考虑到我们公司来?”
    
    张艺兴愣了愣,“可是我没有时间打两份工……和赌场又签了半年的合同,现在才满了一个月呢……”
    
    听到这句话,边伯贤抬起来头和金钟大对视一眼,又转过来看着张艺兴,眼睛里都是坚定和认真,“哥,你等我,我一定尽快……到时候你一定要来我们所。”
    
    边伯贤这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本来性子就有些迷糊的张艺兴听了之后更是茫然,奇怪地歪了歪头,但还是纵容地“嗯”了一声。
    
    等到边伯贤和金钟大两人回去之后,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副不把赌场搞下来不罢休的架势,把旁边的金珉锡吓了一跳。
    
    边伯贤虽然这些日子一直都黏着张艺兴,但该做的事情还是一样都没少,不出一个月,赌场的罪证就送到了警察局手中。
    
    证据在手,E市警察局也行动迅速地动了手。
    
    动手的那天边伯贤也在现场,他们早就和警察局的吴世勋打好了招呼,说张艺兴虽然是赌场的人,但只是个侍者,又无意间给侦探所提供了不少证据,就让自己带走吧。
    
    结果没想到,边伯贤等来等去,等到所有人都被拎出来,全部清场之后,还是没看到张艺兴,怎么打电话他也不接。 
    
    这下边伯贤可慌了,随手拉过来一个侍者问了半天,才知道张艺兴和赌场吧台领班朴灿烈像是约好了一样今天都没在赌场出现。
    
    边伯贤一边拼命给张艺兴打电话,一边努力安慰自己他不会有事。
    
    等到过了半个小时,张艺兴才发来一条短信,“伯贤啊,哥没事。”接着又没了消息。
    
    3.
    “lay哥?”朴灿烈看着桌子上的手机不停地振动,手机主人却没有丝毫接电话的意思,不由得好奇地开了口。
    
    “嗯?”端着酒杯的手这才放下了杯子,在电话轰炸的间隙漫不经心地发了条短信过去。
    
    “这么大一个赌场说没就没了,lay哥你不生气吗?” 
    
    “有什么好生气的?”如果边伯贤在场,一定会被这样的张艺兴震撼地说不出话来。仍然是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衬衫,但将刘海撩上去后却像是猛兽露出了獠牙一样,完全没有了往日奶了吧唧的气场。
    
    甜的冒泡的汽水音在多了一丝漫不经心之后竟让人有种威慑感。“赌场这种东西,赚钱赚的快,赔钱也快。再说了,赌场里的高层不都一个个地有了想往外爬的心思了吗?这下好了,不用我们出手,别人替我们解决了。”
    
    朴灿烈这才反应过来,也笑笑,“lay哥说得对。”
    
    等到房间里又只剩下张艺兴一人,他盯着手机屏幕,那是边伯贤之前撒娇时设下的两人的自拍。
    
    手指拂过边伯贤带着笑容的脸,“有意思。” 
     
     
    
    

 

评论(13)
热度(129)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