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兔子尾巴

  #勋兴


  #❤属于他们本人,OOC属于我。


  #瞎写的,憋上升


  吴世勋最近有些烦躁。


  起因就是此时正放在他膝上的剧本。


  刚知道要拍《亲爱的阿基米德》的时候,吴世勋其实还是挺开心的。


  一是剧本不错,人设和剧情一看就能讨人喜欢;二是因为……在中国拍哎!中国!中!国!哎!


  想当初朴灿烈在中国拍电影的时候,可没少受lay哥关心,于是吴世勋一知道这个剧要在中国拍摄的时候,脑中就自动出现了一个‘待在中国=lay哥会多关心自己=和lay哥多相处’的等式了。


  狼崽子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只是等到开始研究剧本的时候……却心生了烦躁。


  只因为故事中的女主,给他的代入感太强了……


  就单看男主和女主相处的这一段吧。


  “言溯目光往她身后一挪,‘咦,还有兔子尾巴呢?’他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裙子后面的兔子尾巴。”


  ……吴世勋不知道别人看到这一段会想到什么,反正他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时候,满脑子想象的都是自己捏自家那只小兔子尾巴的场景。


  ——哦,忘了说了,他家那只小兔子当然不是真的兔子。


  而是他的lay哥,他的张艺兴。


  吴世勋翻着放在腿上的剧本,上面被自己和张艺兴还有队里其他几个成员标注的密密麻麻——小忙内主演的第一部电视剧,几人虽然不明说,但内心里还都是很上心的。


  虽然他极力将注意力集中文字上来,但还是会时不时被从浴室传出来的水声扰乱了心思。


  这段时间里张艺兴中韩两地跑,两人之间也是聚少离多。难得聚在一起,吴世勋自然免不得起些心思。


  他正这么胡思乱想呢,就听见开门声传来,抬头一看,张艺兴正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来,见吴世勋愣愣地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地一笑,“怎么了?”


  刚出浴的小兔子头发趴趴的,没有了在舞台上撩人的霸气,反而白白软软的,一看就很可口。吴世勋心痒痒地吞了口口水,正想找个借口掩盖自己那像是要吃人般的视线呢,就看到张艺兴向自己走过来。


  张艺兴走到他身边,紧贴着他坐下,问:“在看剧本吗?”


  ‘……太近了,都能闻到小兔子的奶香味儿了。’吴世勋一边走神地想,一边回答:“嗯。”


  答应完之后吴世勋又偏过头对张艺兴说:“lay哥……我过几天就要去中国拍戏了。”简直是明示暗示地想哄着张艺兴多多去探班。


  张·反射弧107米·艺兴却没察觉到自己弟弟的小心思,还以为对方是担心孤身一人人生地不熟,一边用蕾语小声安慰着,一边一脸认真的将吴世勋的剧本拿到自己面前翻了翻。


  张艺兴一直标榜自己不懂演戏,但这么一路摸爬滚打下来,再加上有前辈们的指点,自认为还是能够帮一下自家老小的。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张艺兴不放心。


  中国于自己是家乡,于自家恋人却是异国,张艺兴既没有手眼通天能为他打点一切的本领;又没有能够日日去探班的时间,也就只能尽量多和吴世勋对对戏了。


  张艺兴正看着剧本呢,就忽然被吴世勋搂进怀里了。


  “世勋?”早就习惯被他搂搂抱抱的张艺兴也不挣扎,只是有些奇怪地抬起头看了看吴世勋。


  吴世勋抱着自己最爱的小兔子,忽然就想起自己刚刚看到的剧本里的那句‘捏兔子尾巴’,不由得一笑,等到张艺兴的表情变得更加茫然,才蹭蹭他,问:“艺兴哥很担心我吗?”


  “……嗯。”张艺兴本来不是那种擅长表达心情的性格,但在吴世勋认真的注视下,还是老实地回答了。他叹了口气,用软软的汽水音说:“你一个人到中国去,我又不能常去看你……”说着又叹了口气。


  吴世勋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了,心里明知道对方是太在乎自己才会担心,但还是忍不住说:“别老把我当小孩子啊……”


  ‘我都已经能够保护你了。’


  张艺兴听到这句话,偏过头看了眼吴世勋,似乎有些纳闷对方怎么会这么问,“我没有将你当做小孩子啊。我把世勋当做我的爱人啊。”


  吴世勋深吸一口气,忽然想起网上粉丝说过的一句话:“无形撩人最为致命。”


  爱人在怀,别说吴世勋不知道柳下惠是谁了,哪怕他知道,也不乐意去做。


  他趁着张艺兴认真地研究剧本不注意,手便溜进了张艺兴的浴袍中,凑在对方耳朵边轻轻地说了一声:“艺兴,你的兔子尾巴呢?”


  

 

评论(5)
热度(53)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