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苏】愈合

  七、

  

  林殊是个聪明人。

  

  这从来都是个毋庸置疑的事实。

  

  他从小就是全金陵城都在瞩目的少年,还是个稚童的时候就能够被一代大儒当做最宠爱的弟子,刚能提枪上战场的年纪就能够领一路奇兵定了一场战役的胜负……如此种种事迹数不胜数。

  

  这样睿智的一个人,就算是一日之内清醒的时间不足过半,在这几日的时间里也依然能够察觉出来些本应该被隐瞒住的事情。

  

  林殊看着在屋门前等待着众人,心中原本就有的猜测更加深了一些。他用带着怀疑和警惕的眼神静静扫了一圈这些神色紧张担忧的人,裹紧了自己身上披着的披风,在甄平和黎刚一左一右地搀扶下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在上个年末还亲密的如同一家人的这群人,现在却生疏的只能沉默的对视着,互相不敢打破这片平静。

  

  “——言伯父在这里……是打算给我什么解释吗?”林殊在走下马车之后,惊诧地看到了一个他从来没想到会出现在此时此地的人。

  

  言侯爷,言阙。

  

  这个永远都像是对世间俗事不感一点兴趣的侯爷,在苏宅的客厅之中入座之后的表情似乎与平日里没什么不同,依然是他那惯有的冷冰冰的样子。但是与他相对而坐的林殊却能够看到他紧张地蜷缩起来的手指,和饱含复杂情绪的眼眸。这可以一点都不像那个外表冷淡,但对自己非常好的言伯伯。林殊一边这么天马行空地想着,一边隐隐约约有一种预感,困扰了自己近半个月的事情,马上就可以得知真相了。

  

  本站在一旁的蔺晨沉默地看着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涌动,叹了口气之后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走了出去。蔺晨心里其实是非常不愿意让梅长苏一个人留在这里的,毕竟这位公子哥儿可是好多年前就把梅长苏放在了自己的心尖尖上,一丁点委屈都不愿意让他受到。可是这个世界上多得是无可奈何,几年前蔺晨阻止不了梅长苏回到金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耗尽了自己的心血,硬生生的把自己逼上了绝路;而现在蔺晨依然没法阻止“梅长苏”去探知真相。或者说,蔺晨即使有办法阻止,却依然不愿意去用。因为梅长苏想要做到的,蔺晨从来都不会拒绝。

  

  蔺公子在门外内心煎熬,门内的两个人也不好过,各自心里都有自己的心事。

  

  言阙看着面前脸色依然和初次见面时一样苍白的梅长苏,他的气色看起来还是不太好,但是眉目之间的愁苦已经少了很多。言豫津传来的消息早早地就到言侯爷手中,按理说言阙其实大可不必来淌这个浑水,依照林殊的性子,加上他所经历的惨变,第一个给他挑明一切的人一定也是第一个承受他所有怒火的人。虽说言侯爷是林殊所剩不多的几个长辈之中之一,但无论是血缘关系还是往日的交情,总是比静妃等人差了一层的。

  可是这人生在世,很多事情都不是可以用“按理说”这三个字来衡量的。

 

从电脑里翻出来的一点存稿……虽然感觉没人看了但还是发出来混更一下……

评论(11)
热度(53)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