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端居不羡鱼

   # all叶

  

  #军官PARO

  

  1.

  

  在邱非的印象之中,H市已经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

  

  上一次下这种大雪的时候,应该还是邱非七岁那年。他跟着他的老师冒着大雪来到军团,从此在这里一呆就是十年。

  

  那时候邱非还只是个流落街头的孤儿,差一点就在这乱世之中冻死在H市的街头。可就在他快要万念俱灰的时候,叶修把他从绝境之中拉了出来,救了这个孩子一命。

  

  就算十年过去了,他依然能够清楚地回忆起当时的画面。

  

  ——就算在这十年中一切都变了。

  

  曾经的孤儿成了嘉世军团的一把利刃,假以时日定会成为让敌人们闻风丧胆的强悍战力。

  

  而改变邱非整个人生的老师……曾经威震四方的斗神叶修,却在五天前被嘉世军团高层以“通敌叛国”的罪名收押。

  

  这个判决来的毫无征兆,在H市乃至全国都引起了巨大的震动。甚至有不少人坚持认为这是嘉世军团高层畏惧叶修功高震主而策划的一次阴谋,叶修被囚的第三天就有年轻人组织游行,要求释放叶修。

  

  可无论是民愤还是来自其他军团的抗议,都没能让嘉世军团的命令撤回。陶轩接领嘉世十二年,太过软弱的统治方式一直为人诟病。但这次他却像铁了心要把叶修置于死地一样,无论如何不肯松口。

  

  这种奇怪的态度惹来了更多流言,有不少愤怒的人民甚至要求军团的高层通通下台。

  

  而作为军团内部成员之一和叶修弟子的邱非,所想到的远比外人多得多。

  

  2.

  

  邱非厚重的军靴重重地踩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

  

  雪已经下了三天了,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幸好这些年战事不再像以前那么紧张,存储下来的粮食能够让人们勉强度过这个冬天,否则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饿死。

  

  自从五天前囚禁叶修的军令下发,邱非就不知道跑了总部多少次。可每一次都被拒之门外。陶轩甚至连个拒绝的理由都懒得想,每次都是直截了当地一句“我不想见你。”

  

  可即使这样,邱非还是又一次地站在了陶轩办公室门外。大有一副你不见我我就不死心地样子。

  

  ‘冰天雪地的,走廊也不会暖和到哪去。’陶轩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几乎能够想象出邱非冷的打颤的画面了。

  

  ‘要是让叶修知道了……指不定会心疼成什么样。叶修……叶修啊。’陶轩想到这里忽然心一软,开口说了声“进来吧。”

  

  邱非举起已经快冻僵的手指向陶轩敬了个礼,连个铺垫都懒得做,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要囚禁老师?”

  

  陶轩双手环着热水杯,连头都不抬地反问:“你怎么不问我们是怎么发现他叛国的?”

  

  “叛国?”邱非怒极反笑,走进了几步死死地盯着陶轩,“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叛国,但是叶修,绝对不会。”

  

  “哪有那么多绝对,”陶轩抬起头,“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会变的。叶修也不例外。”他面无表情地说着这些早就想好的说辞,也不知道究竟是在说服对方还是说服自己。

  

  邱非的表情一点点地冷了下去,“你所说的这句话能够说服你自己吗?”

  

  叶修和陶轩近几年不和的事情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但邱非却一直都记得十年前陶轩是怎样毫不犹豫地听从了叶修的意见收留了自己。这些年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固执地觉得陶轩依然是叶修口中那个满腔热血誓要保家卫国的年轻人。

  

  所以尽管流言中这次毫无预兆的囚禁起因直指嘉世头目陶轩,但邱非却总觉得他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陶轩听到这句底气十足的质问,从邱非进来之后第一次直视了他的眼睛。

  

  “叶修教出来了个好徒弟。”陶轩无意识地抚摸了一下手中的杯子,他看着站在面前的邱非,想起的却是十二年前自己第一次遇见叶修的情形。

  

  那年叶修才十五岁,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那会儿他身边还有个苏沐秋,两个少年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地站在刚刚接手嘉世的自己面前毛遂自荐。

  

  其实军团哪是那么好进的。虽说嘉世那时候顶多算是个三流军团,但招募新人也是要正儿八经走正当程序的。这种擅自来的愣头青一般也就是个被赶跑的下场。

  

  但陶轩看着自信满满的叶修的苏沐秋,感觉自己面前的两个小少年就像是浑身都在发光一样。特别是在叶修说出“你收下我们两个人,不出三年,嘉世一定会成为全国第一的军团。”之后,陶轩甚至都觉得自己能在这个瘦弱的少年眼中看到正燃烧着的火焰。

  

  十二年前的陶轩没能忍心拒绝叶修。十二年后的现在,陶轩也没能忍心拒绝叶修一手带出来的邱非。

  

  “嘉世和国家高层内部有联系,这一点叶修应该告诉过你。”

  

  邱非的心猛地一沉,“……是,我知道。”

  

  “外边流言都说叶修被关是因为他功高盖主,我怕他威胁到自己的地位。这句话其实说的有道理,只是担心这件事的另有其他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果然如此……邱非冷笑一下,现在战事才控制了不出两年,就有人忍不住对功臣出手了。邱非这么想着,向陶轩随意地敬了个礼就想离开。

  

  这个表情和这种态度陶轩再熟悉不过了,简直是暴怒时的叶修的翻版。他急忙站起身来喊住邱非。“你要去干什么?”

  

  邱非头都不回地继续向外走:“谁想杀他其实都无所谓。因为我一定会救他。”

  

  3.

  

  自从嘉世十多年前异军突起成为全国第一大的军团之后,H市就成了全国人最为关注的地方之一。而最近这几天这种关注变得更为强烈,所有人都在等待嘉世会怎么对待叶修。H市已经在无数有心人的推动下成为了众多风波的中心。

  

  可是叶修本人却显得出奇的平静,像是一点都没有自己被囚禁了的自觉一般。

  

  不过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对,据抓捕叶修的刘皓几个人说,叶修在被捕的时候就非常冷静,就像是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一样。

  可是叶修能够平静对待这件事,其他人却早就坐不住了。

  

  战争刚刚平息,世道乱的很,嘉世自然不会把钱花在建设监狱上。所以当蓝雨军团的黄少天好不容易有机会潜进嘉世监狱试图营救叶修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昔日斗神坐在昏暗破败的牢房中发呆的场景。

  黄少天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叶修。

  在他的记忆中,叶修的形象一直都是那么的强大,十多年来无坚不摧地挺立在战场之上。无论是嘉世军团的同伴还是其他军团的人,只要看到叶修还在战场上,哪怕战况再不利,也会从内心中生出对胜利的信心。

  这些也恰恰是国家高层试图杀死叶修的原因。叶修的影响力太强大了,不只是他所庇护的平民们对叶修唯命是从,他的战友们也都隐约透露出了对叶修非同寻常的在乎。

  不过黄少天现在想的可没这么多,他深吸了一口气,抑制住自己的难过和愤怒,轻声喊了句:“老叶。”

  原本正坐在地上发呆的叶修回过身来,诧异地看着乔装打扮成狱吏的黄少天,“你来干什么?”

  我还能来干什么?难道让我什么都不做就等着你的死讯传到蓝雨吗?黄少天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过了很久才吐出一句:“我来带你走。”

  黄少天从没见过这么落寞的叶修,叶修又何尝见过这样浑身都透露着悲伤的黄少天?

  叶修原本想说的训斥又被自己收了回去,只说出了个干巴巴的“别胡闹。”

  没想到这句话却彻底激怒了黄少天,他握住叶修面前的栏杆,也顾不上会不会被人发现,愤怒地质问:“现在到底是谁在胡闹?你再待在这个地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人害死的你知不知道?”

  叶修听到这些话沉下了脸,站起身来看着黄少天。叶修本来就比黄少天略高一些,生起气来的样子更是难得显露出他浸淫沙场多年培养出来的气势,让原本正气势汹汹的黄少天一脸不情愿地闭了嘴。

  其实叶修明知道黄少天所说的再对不过了,可是他却还是绷着脸对黄少天说:“可是你来了又能怎么样?让Z国一下子失去两个强大的战斗力吗?”

  “那你难道要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吗?”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恐惧,黄少天整个人都在发抖,用像是受惊的小兽般的眼神盯着叶修。

  被这种眼神盯着,就算再心狠的人都会忍不住心软。叶修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被栏杆挡住,他真想再摸摸黄少天的头发,“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4.

  身为一个狙击手,周泽楷一直将黑暗当做自己最好的保护。

  就像此时,他在深夜之中敲开了一扇不起眼的门,拜访自己已经半年没见过的前辈。

  叶修的死讯是半年前传遍Z国大江南北的。因为这件事儿离开嘉世的人不在少数,叶修唯一的弟子邱非甚至也是其中之一。有人说嘉世是想要杀掉叶修来发展自己的势力,却没想到弄巧成拙,昔日的第一军团从此一落千丈。

  可是周泽楷却一直相信叶修没有死。不是因为蓝雨那边传来的言语不详的流言,也不是因为邱非离开嘉世时的反常平静。只是因为周泽楷相信叶修。

  那可是斗神叶修啊。

  敲门声停了很久之后,房门才被打开。来开门的男人随意地披着件外套,像是刚从睡梦中被吵起来一样。

  “小周啊。”

  被女孩子们偷偷成为最帅军官的周泽楷露出个腼腆地笑容,“叶修前辈。”

 

评论(2)
热度(106)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