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叶修升入大学后的二三事

  #all叶

  

  #校园设定

  1.

  R大的学生会副会长苏沐秋最近遇到了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怎样才能不着痕迹的为自己的【准】男朋友开小灶?在线等,挺急的。

  自从他的发小叶修几个月前被R大录取之后,他就一直被这么一个问题困扰着。

  按照叶修那能少动就少动的懒散性格,让他自己申请参加学生会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是苏沐秋好不容易等到叶修和自己同校,还希望着叶修能和自己同吃同行同床共枕……又怎么可能会让叶修这个到嘴的鸭子扑棱走?

  所以苏沐秋千方百计地说服了会长吴雪峰,把新生军训的负责任务要到了手。

  至于是怎么说服的……

  “叶修那种跑三步都喊累的人,用参加学生会这个条件来交换帮他逃了军训,他一定同意。到时候得到好处的可不止我一个。”

  苏沐秋做人的法则之一:面对大敌,团结内部,一致对外。

  绝对不是因为他在听说韩文清等人也被R大录取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2.

  苏沐秋虽然已经大三了,但对新生军训这件事却是头一次沾手。本来他还觉得这是件再容易不过的小事儿了,也不过就是带着学弟学妹们去军训场地,然后陪他们一起军训——虽然叶修多次指责他坐太阳伞底下看别人军训根本不算陪——,晚修的时候再调戏调教一下这些刚到大学的小鲜肉们。比平时处理文件组织活动轻松多了。

  可是军训开始的第二天苏沐秋就觉得自己被自己打脸了。

  R大是个文科强盛的学校,叶修所在的班级也是个文科专业。文科有什么特点呢?——妹子多。

  而小姑娘们走路总是喜欢三五成群手拉手……而且在路上多花一点时间,在军训场上花的时间可也就少一些。

  所以苏沐秋领着一行人花了预料中的两倍时间还没走到目的地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当然不是对着新生们爆发。R大的苏沐秋副会长可是有了名的脾气好。

  他有意的落到队伍后面,可怜巴巴的戳了戳叶修的腰,“你看看你们。隔壁两个专业走的比咱们晚到的可比咱们早多了。”

  叶修原本一边走路一边和自己的新舍友说话,听了苏沐秋这委委屈屈的抱怨,也只转过头看着苏沐秋回答了一声:“哦。”简直是一个大写的冷漠。

  苏沐秋在心里骂了一声“靠”,却也还是舍不得对叶修说重话,只好生着闷气又回到了队伍前头,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说大家走的快一些。

  而因为身高和性别在队伍最后的叶修看着已经焦头烂额的苏沐秋,偷偷地笑了笑。大发慈悲地原谅了对方昨天威逼利诱让自己参加学生会纳新的事情。

  叶修做人法则之一:要懂得以怨抱怨以德报德。

  3.

  新生军训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反正在所有大一新生都欢呼终于不用受折磨的时候,苏沐秋几乎都要跪倒在学生会办公室嘤嘤嘤了。

  他当时可是向吴雪峰打了包票会把叶修拐到学生会的。结果没想到叶修这次的态度这么强硬,甚至都不惜挺过了七天的军训,也愣是没松口说答应报名。

  苏沐秋已经能够预见到未来的日子里吴雪峰会怎么以这件事作为压榨自己的借口了。

  想到这里他恨恨地拿起手机想给叶修发一长串的抱怨来抒发自己的心痛和委屈。但是还没打几个字,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苏沐秋生无可恋地看着吴雪峰抱着一摞学生会报名表走了进来,眼前似乎能够看到未来悲惨的自己了。

  ‘我好后悔啊,当时就不应该让叶修打网游,就算打网游也不要和吴雪峰这个腹黑组队,就算组队了也不要面基,不然怎么会发现他是我们俩理想大学里的学长。我好后悔啊。’

  苏沐秋的脑子里被这大片的抱怨刷屏了,但面部表情还是一本正经。庄严地等待着吴雪峰的审判。

  “刚刚我翻了翻今年筛过的报名表,”吴·大四·雪·腹黑·峰随手把手里拿着的一摞纸放在桌子上,“你可还真是出我意料啊。”

  ‘完了完了这是要算账了。’苏沐秋在心底哀嚎着。“那啥……学长你听我说……”

  “你居然还真能说服叶修写了学生会申请,我还以为你指定会失败呢。”

  “我不是没尽力但是……卧槽?你说啥?叶修报名了?”

  苏沐秋新的一条人生守则:永远不要对任何与叶修有关的事情下定论。他总是能给你无限的惊喜和惊吓。

  4.

  如果让R大的教授们在四个年级中选出自己最喜欢的一级,他们的选择一定会不约而同是‘大一’。

  嫩的能掐出水的学生,被学生会一遍一遍的警告和一大堆的“不许”“不能”吓得听话的要命,逃个课比高中都还紧张,生怕会像学生会警告里所说的那样在档案里落下什么处分。

  至于过了大一之后……教授们看着教室里严重缩水的人数,一把辛酸泪。

  不过新生里面当然也有大胆的,这一部分人以叶修为代表。

  本来叶修也没想过逃课这件事儿的,反正他这个专业的课表本来也不是很满,上上也无所谓。但是他却摊上了一个有事没事都要拉着叶修去这去那的部长。

  叶修当时在报名表上是随手填了个外联部,可当他去面试的时候一看见魏琛正坐在部长的位置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就恨不得掉头就走了。

  说来魏琛和叶修也是旧识,叶修初中的时候叛逆的很,尤其是抽烟抽的很厉害。那时候可没少和纪检部的魏琛打游击战。一来二去两个人的关系居然还越来越好,叶修甚至有一次目瞪口呆地听魏琛跟自己讲述在抽完烟之后怎么才能没有烟味的技巧。

  ……这简直中二黑历史的见证者啊。叶修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魏琛在录取名单上给自己的名字打了个对勾。

  从此和对方过上了勾肩搭背没羞没臊的日子。

  5.

  如果让叶修选几件大学中最有新鲜感的事情。

  住校一定名列前茅。

  叶父叶母虽然对两个孩子的关心度不太够,但在经济和生活条件上一直没委屈过他们。所以叶修从小到大都没体会过宿舍生活。

  苏沐秋和吴雪峰几个人本来之前还担心叶修那脾气会和舍友相处不好,但没想到叶修的两个舍友都乖的不行,时常对在学生会里混的风生水起的叶修表示敬佩。

  要说这人心也真是奇怪,叶修要是和舍友关系不好,苏沐秋会紧张担心的不得了,但现在叶修和舍友关系不错,苏沐秋却也有深深的危机感。

  ——谁让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呢……黄少天当时不就是和叶修一个班结果从此就黏上他了吗。

  对于苏沐秋的旁敲侧击忧心忡忡,叶修翻了个白眼留下一句“妈的智障”,就抱着书和舍友乔一帆去图书馆溜达了。留下一个恨得牙痒痒的苏沐秋敢怒不敢言。把自己的牙齿咬到发疼。

  苏沐秋的宝贝妹妹苏沐橙听说这件事后,想要做一个“追叶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横幅送给苏沐秋。

  叶修学的是文科专业,而大部分文科生最头痛的事情就是——数学。

  叶修也不例外,而升入大学之后他还万分可怜地非但没有逃脱过数学的魔咒,甚至还遇到了加强版的BOSS:高数。

  每节高数课基本上都是出于“我感觉自己听懂了但其实只是我感觉而已”的状态。

  所幸他有个数学专业的舍友罗辑。不然一定逃不过挂科的厄运。

  不过据说自从罗辑开始给叶修补课之后,不仅苏沐秋时不时牙疼,连吴雪峰也像传染了一样时不时说牙痛了。

 

 

评论(1)
热度(190)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