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家教+柯南【all27】

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了,自己没脸看觉得好羞耻……随便一扔当做混更哈哈哈哈,大概会有后续吧随缘23333

  人生之中总有很多相遇,令人开心的也好,令人日后想起来后悔不已的也好。这些相遇大都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一个关于侦探们与黑手党相遇的故事。

  “哇,柯南你快看!”吉田步美兴奋得抓紧了站在她身边的小侦探的胳膊,小小的女生眼神亮亮的看着巨大的豪华游艇,圆弧线条的外观,庞大的身躯,不同于一般游艇的白色机体,这一艘游艇非常古怪的选择了从头到尾都是黑颜色,不过年幼的小女生才不管什么古怪不古怪呢,她只是单纯的喜欢这个一看起来就非常漂亮的游艇罢了。

  柯南可不理解这种小女生的兴奋,他非常无奈地被对方拽着,然后哭笑不得的和站在自己身后的灰原哀对视了一眼,好吧,他们俩在看到这种游艇之后的第一反应可不是兴奋,而是担心又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意外,搅黄了这个难得的聚会。——只能说,名侦探对自己去到哪都会有人出意外的体质其实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这场在游艇上的聚会,是由某位据说有钱的不得了的富豪举办的,邀请了鼎鼎有名的侦探毛利小五郎先生,甚至还非常大方的顺带邀请了这一堆小孩子来,对此我们应该引用柯南小侦探刚刚小声对灰原哀说的一句话,“有钱人的想法真是奇怪。”

  “喂喂!”原本走在最前面的毛利小五郎像是听到了什么一样,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最末端的柯南,“小鬼头你乖一些!”原本正在吐槽的小侦探听到这句话之后无奈地撇了一下嘴角,提高声音回答:“是——!”然后又压低声音自言自语地补充了一句“谁会不乖啊。”

  “噗,”一声被压低了的笑声传入了正无奈的柯南耳中,他抬起头,发现一个咖啡色头发的女生正忍俊不禁地看着自己,显然是听到了自己刚刚的小声抱怨,‘一定是被当做闹脾气的小孩子了’江户川.内核是成年人.柯南崩溃地想着。

  “小春?”站在身着黑色礼服的咖啡发色女生身旁的同伴疑惑地询问着这个忽然笑起来的女孩子,“没什么啦!”性格十年如一日活泼的三浦春笑着冲站在自己笹川京子说,“只是看到了一个和小时候的蓝波一样淘气的小孩子。”

  也许是因为提到了远在意大利的那个算是她们一起看大的小孩子,原本就笑的温柔的京子表情更加柔和了一些,她递给了刚刚走过来的库洛姆一杯度数极低的果酒,然后有些担心地说:“蓝波还不知道我们离开意大利回日本了呢,等到他出完任务回来之后,不知道又会怎么闹呢。”

  没错,这三个只是这样端正站着,说着属于她们自己的悄悄话,就能够吸引全场目光的女孩子,正是彭格列的高级干部三浦春、笹川京子,和雾守库洛姆,她们在这十年的时间,一个个都被时间雕琢成了堪称完美的样子。

  笹川京子依然是十年之前那个温柔的女孩子,但是比起温柔这个形容词来说,意大利的黑手党们更愿意用性格坚定来形容她,她在得知兄长和沢田纲吉真正的身份和他们那些时不时出现的伤口的真实原因之后,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与她人生之中最为重要的两个男生同样的道路。就算是屉川了平和沢田纲吉曾经多次劝阻过她,这个温柔却又十分执拗的女生也非常坚决的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他们的劝阻。她一直非常清楚的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小时候曾经被欺负的那些不愉快的经历没有让这个心思纯净的女生变得偏执,却让她能够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而无所畏惧。

  而三浦春仍然是多年前那个活泼到有些冒失的元气少女,对于很多意大利人来说,这种女生简直是他们人生之中从未遇到过的,所以总有源源不断的——黑手党也好,普通人也好,——搭讪向这个女生涌来,但是她却多年如一日的保持单身,不止是因为她的工作需要——毕竟一个黑手党家族的高级干部在考虑自己的私人问题之前总是要先考虑自己的家族——更多的是因为这个固执的女生早在多年之前就已经将自己的全部热情和喜爱都给了一个少年。少年的名字叫做沢田纲吉,同样也是因为他,三浦春才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日本,奔赴意大利,从事一项她在那之前从来不会想象的一项工作。就算是现在,她已经知道自己和沢田纲吉在一起的希望其实是微乎其微的,她也从来没有哪怕一刻去后悔自己当时的喜欢和义无反顾。或许在她的眼中,沢田纲吉早已经从那个她一厢情愿去热爱的稚嫩少年变成了她在长久时光之中独一无二的耀眼光芒。‘怎么会有人不喜爱他呢?’小春其实经常这么想,沢田纲吉太耀眼了,那不是有些刺眼的太阳一般的光明,而是无时无刻都在给予人们温暖的火焰。

  至于彭格列守护者之中唯一的女性,库洛姆在同伴们日复一日的陪伴之中,终于从十年之前那个害羞的像一只小兔子一样的女生成长为现在这个能够无愧于雾守之名的强大幻术师。是的,在七年前六道骸被复仇者监狱释放之后,库洛姆依然是彭格列的雾守。由两个人同时担任一项守护着的职责,这不只在彭格列,在整个黑手党都是首例,但是彭格列十世却在询问了库洛姆的想法之后,一反他平时的温和态度,十分强硬地下了这个命令。而在那不久后的一次彭格列与敌对家族的小型矛盾爆发时,库洛姆与六道骸的完美配合,又是狠狠的打了那些原本等着看两位雾守之间矛盾的人的脸。

  库洛姆对于沢田纲吉的感情其实比另外的两位女孩子更加深刻,沢田纲吉和六道骸对于她来说简直就像是沙漠中的旅人所见到的第一滴水。库洛姆的童年乃至少年时光并不快乐,而在遇到六道骸和沢田纲吉之后的人生却像是一个梦一样,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能够站在自己身边的同伴,更别提后来慢慢长成一个合格的黑手党教父的沢田纲吉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有同盟家族的人曾经开玩笑一般的说,彭格列的雾守简直就像是他们家的小公主一样。可是就算是公主,库洛姆也是那种战斗力爆棚的公主,身体的残缺和伤痛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但是她强大的意志却能够弥补这一点,甚至连玛蒙都曾经说过库洛姆这几年的成长堪称恐怖——其实她也不过是想要保护自己所爱之人罢了。

  这三个彭格列的高级干部出现在这艘游艇上当然不是巧合,她们是来陪同彭格列的十世首领沢田纲吉来日本出任务的。按理说这种需要长时间外出的任务是不能够由需要长久在本部的沢田纲吉处理的,但是几天的一份来自日本分部的报告却让沢田纲吉很果断的决定亲自前来。那份报告是由邀请毛利小五郎一行人的富豪——真实身份其实是彭格列分部的副部长——撰写的,内容是他已经基本确定日本分部有高层从事涉及人体研究的事业。活体研究是沢田纲吉一掌握彭格列实权后就明令禁止的事情,无论是因为曾经他的雾守六道骸和彭格列的高级干部城岛犬和千种曾经深受其害,还是从他一向温和的做派,他都不能容忍这种研究存在于彭格列之中。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份来自日本的报告才会让他如此重视。甚至陪同的人员也是经过仔细考量的,作为彭格列首领的他自然是无法遮掩身份的,不过还好有个故地重游的借口,至于选择三个女孩子,一是想要让这三个平时工作起来十分拼命的女生借着这个机会能够在故乡放松一下,二是女孩子总会让人产生一种放松乃至是轻视感,即使他们都知道这是三个各自有着突出能力的女生也不例外。

  三浦春正在小声和自己两个最亲密的女孩讲述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个小男生时,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身为特殊职业的从事者,每个合格的黑手党都有出色的听力——她抬起头,看见和彭格列日本分部副部长交谈完的沢田纲吉正在走过来。十年的时光对这个年轻人的改变其实不是很多,只能说是把他雕琢的更加精美了。谁能够想象这个身姿挺拔,眉眼温柔,一举一动都昭显着上位者魅力的男人在十年前其实曾经是个常被欺负的胆小男生呢?

  库洛姆捧着一杯鸡尾酒快步迎了上去,作为守护者的她,其实本该陪同boss一起进行长谈的,但是沢田纲吉却反复要求她去放松一些,做一些她想做的事情。“boss,”穿着一身深紫色,和自己发色十分相衬的库洛姆在递过酒之后小声问到,“还顺利吗?”

  沢田纲吉结果酒杯,对库洛姆道了一声谢,然后对三个正认真注视着自己的女生说:“初步交谈了一下,本田先生提供的消息还不够我们找到幕后的人,”年轻人原本舒展的眉头皱了一皱,“看来我们要呆的时间需要延迟一段时间了。”三个女孩子自然是毫无意见的表示没有关系,接着又像是为了安慰正烦躁的沢田纲吉一样转移了话题。

  沢田纲吉也像是放松下来一样配合着三个女孩子,笑着听她们说着轻松的话题,其实内心却是隐隐的有些不安。本田——也就是日本分部的副部长——在刚刚的长谈中所给予的消息实在是太过有限和模糊,再加上超直感一直给予自己的不详预感,他有些觉得头疼。他想要找到的那个人给沢田纲吉的感觉就像是明明正在眼前,却又被一层薄雾给遮挡住了。穿着妥贴黑西装的年轻人端起自己手中攥着的酒杯,一饮而尽,多少有些想要安慰自己心情的想法。却不知道他举手投足间所展现的属于上位者,或者简单粗暴的说属于人生赢家的气质吸引了多少人若有若无的目光。

  这些目光之中有一道属于一个沉默安静的茶发小女孩,那是正站在柯南身边的灰原哀。她在沢田纲吉刚刚走进自己视线范围之内的时候就开始极其专注的盯着对方。那是一种充满探究的眼神,或许是太过热切了,还让本正在专心发呆的沢田纲吉转过头和她对视了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非常温柔的笑容。‘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灰原哀在心里对自己说,从小到大的天才之名给了她非常精准的直觉,这种直觉曾经让她无数次的死里逃生;而现在,这种直觉在告诉她,她所注视的那个人一定是手上沾过鲜血的人,但是这种认知却很奇妙的没有给她哪怕一丁点的恐惧感。相反的,灰原哀觉得这个俊朗的年轻人身上有一种会让人沦陷的安全感和温柔。她把视线悄悄地移了回来,冲着正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大侦探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什么事。

  本田,这场聚会的举办者,此时才姗姗来迟的登场。能够被选作彭格列的分部高层,他自然是非常有能力的,只是几句话就让原本等待的有些不满的客人们释怀了,接着他又示意大家随意,继续刚刚的活动。这场聚会本来就是为了让他和沢田纲吉见面而举办的,现在目的达成,他也就对这次聚会没有了什么兴致。哦,你说为什么要邀请毛利小五郎一行人?既然是聚会,总是要邀请一些名人才像话嘛。

  不过既然已经邀请来了名人,自然是要客套一番的。本田先是在沢田纲吉四人旁站了一会,对这四个比自己地位高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年轻人做了问好,接着又走到毛利小五郎面前,“毛利侦探,真是幸会啊。”才不过三十多岁的本田笑眯眯的伸出手,热情无比地抓住毛利小五郎的手摇了摇,接着又很具有绅士风度的轻轻地握了一下毛利兰的手,甚至不忘和一群总是在这种场合被忽视的小孩子们认真地握了手,礼数一点不错。这个看起来十分重视自己的举动几乎是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除了两个人,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长期握枪留下的茧子。’几乎是在碰到本田的手的那一秒,两个人的脑子就飘出了这一句话。握枪留下的茧子太过特殊,更何况对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因为讨生活而留下茧子的人。他们两个人静静地对视了一眼,就确定了对方的想法。‘不会又要出什么事吧。’柯南在心里几乎是哀嚎着。

  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更何况一个富翁是不是从事非法生意,这得交给警察而不是侦探来干预,再说……柯南无奈地抬起头看了看正和本田相谈正欢的一群人,自己人都快把底儿主动交给对方了,还是按兵不动的好。

  这里柯南正不安紧张,那边的沢田纲吉也正在烦恼,他应付走了第二十七个过来搭讪的女生,非常崩溃地坐在给客人们提供的椅子上。还惹的坐在他身旁的三个女生小声地笑了起来。

  “喂——”苦恼的首领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把原本造型的好好的褐发揉的乱糟糟的,对几个女生无奈地抱怨。

  ‘我该庆幸来搭讪的没有男人吗?’沢田纲吉只能这样苦中作乐的安慰自己。毕竟他在意大利的时候还真的曾经被男生搭讪过。

  就在这个两大男主正烦恼的时候,更加令他们烦恼的事情出现了。

  “砰——”声音绝对不小的枪声在游艇的下层响起,在声音传达的下一秒,原本正坐着的彭格列总部四人小分队就立刻跳了起来,这个声音对于他们太熟悉了,是小型手枪的声音,如果注意力再集中一些的话,他们甚至可以听到被射击者的倒地声。

  同样戒备起来的还有宴会的举办者本田,他在听见声音的下一秒就丢下一句失陪,紧接着就冲向了沢田纲吉四人所在的地方,这四个人,尤其是身为彭格列首领的沢田纲吉,倘若出了一点点差错,那整个日本分部就不要想有好日子过了。

  “首领,”与本田一同到达的还有驻扎在游艇下层的守卫,他紧张却又毫不慌乱地对这五人说:“下层有人入侵,已经派人过去了。”

  沢田纲吉听到汇报之后点了点头,“分部在这艘游艇上的有多少人?”

  本田回想了一下,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有十五人左右。”这本就是一次目的单纯的宴会,更何况请的人也本就少,进行保护的人太多反而会引人注意,所以他只抽调了分部的几个亲信来进行安全防卫,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

  听到这个答案,纲吉皱了下眉头,“我和你们下去看看吧。”他这么对守卫和本田说,又紧接着回头嘱咐身边的几个女孩子,“我下去一趟,你们留在这里。”

  如果说是两三年前的三个女孩子,或许还会犹豫着劝阻纲吉,但是现在,已经十分成熟的三个女生都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接着不动声色地向这一层的四方走去,好确保在发生意外的第一时间控制住局面。

  沢田纲吉和本田趁着所有人都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急匆匆地通过楼梯到达了游艇的下层,不同与上层是开阔的宴会厅,这一层是一间一间独立的房间,这给本来就少的人手增加了搜查困难。沢田纲吉走到路的开头,稍微停留了一会儿,紧接着毫不犹豫地向一个方向跑去,“这边!”超直感带给他的便利从来不是偶然。

  一群人到达了之后才发现局面比自己想象的稍微好一些,持枪射击的人已经被控制住……“不对!”沢田纲吉在看到这里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恍然大悟,非常迅速地转身又向上层跑去。直到这时他才明白心里的不安是为了什么,任何一个家族或者组织都不会只派一个人潜入游艇,如果说下层只发现了一人,甚至这个人还愚蠢地用了没有消音器的手枪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所潜伏的人其实在上层。

  ‘调虎离山计’沢田纲吉在往上跑的时候想,虽然他非常信任被留在上层的三个女孩子的实力,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容忍自己居然这么愚蠢地犯了这样一个低级的错误,以至于让她们身处险境。

  沢田纲吉正在紧张的不断接近游艇上层,而留在上层的人们之间的气氛也非常紧张,在枪声刚刚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还是出于呆愣状态的——还是老规矩,除了那两个年龄与身体不成正比的小孩子,随后他们又在留在上层的守卫的安慰下放松了下来。可是接着发生的事情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本应是工作人员的服务生、在后厨的厨师之类的人忽然冲了出来包围了这些惊慌失措的人们。

  这一场宴会为了避嫌,所邀请的几乎都是平时和黑手党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们,甚至很多人这是第一次听到枪声。如果按照埋伏者们原本的计划,他们完全可以在这个人们都惊慌失措的时候下控制住整个场面,来达到他们要挟彭格列日本分部的目的。

  不过再完美的计划都会存在一些意外,就像他们在此之前不知道其实彭格列最大的领头人其实也在这一搜游艇之上,此外还有三个非常优秀的彭格列高层。这一个疏忽可以让整个计划满盘皆输。

  在人们刚刚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柯南已经在一片尖叫之中向游艇的下层冲了过去,他的反应比起几位优秀的黑手党们来说慢得多,但是却也比普通人快了不少。可是当他刚在楼梯上向下走了几步的时候,就听见一声闷哼声,和人体落地的声音,紧接着就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从下层冲了上来。

  两个人看到对方都是一愣,他们两个人都认出了对面的人是宴会上的客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实在是有些尴尬和惊奇。

  两个人愣神的时间其实也不过是短短的几秒钟,沢田纲吉率先反应过了,伸出手用算是温柔的力度但是非常强硬地拉着柯南向上层跑去,“底下只有一个人,人都在上面,快走。”

  柯南被纲吉带着向上层跑了几步之后才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刚刚是本田和这个人一起下来的,’柯南在心底揣测着,‘本田对他的态度非常恭敬,这个人到底是谁?’

  从游艇下层通向上层的安全门已经被锁住了,柯南用力推了推,门还是丝毫不动,‘要踹开吗?’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声线柔和干净的声音,“退后几步,”柯南回头之后,赫然发现对方已经站在自己的身边,他沉默着后退了几步,然后惊讶地发现对方竟然想要用拳直接砸开这道门“这样不行的……”

  话还没说完,柯南就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对方一拳就将这道坚实的门砸倒在地。‘是……错觉吗?’刚刚这个褐发年轻人挥拳的那一刹那,仿佛有光芒闪烁。那是和太阳的光芒一样耀眼的感觉,像是会让人灼烧起来一般。

  在门倒下的那一瞬间,门内的人们就又吃了一惊,所有人都愣愣地注视着发出巨大声响的方向。因砸开门而产生的灰尘落地之后,两个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一大一小,大的身影属于一个俊朗的年轻人,他表情冷峻,眼睛盯着入侵者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原因,他的眼睛呈现出一种燃烧着的火焰一般的颜色;小的身影被大的身影护在身后,他看起来不过才是正在上小学的年纪,却面色比身在门内的大多数成年人都沉静。

  所有人都被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了,原本一片尖叫的场景忽然一下子静了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声声音很小,但是却足以让周围人们听见的喊声,“柯南……”

  声音来自吉田步美,她看到了喜欢的男孩子身处危险之后便下意思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如果她能够成熟或者理智一些,就不会做出这个举动了,比如忍住了自己的担心的毛利兰和灰原哀。

  这一声叫喊就像是唤醒了人们一样,站在吉田步美附近的一个黑手党立刻回神过来,反应迅速地向前一把捞过来步美,将手中的枪紧紧地抵住了她。小孩子或者是女性永远是劫匪等不法分子们最喜欢的人质,她们战斗力弱,而且又是法律和道德所偏爱的对象,人们不会将她们弃之不顾,这就给了劫匪等人更大的谈判空间。

  “啊——!”小小的女孩子被穿着侍者衣服的潜伏者牢牢的扣住脖子,太阳穴处还有一把枪紧贴着。

  “本田呢?那个懦夫不敢出来了吗?”潜入者的头目对着沢田纲吉吼道,‘他们不认识我们。’在这句话说完之后,沢田纲吉和笹川京子几个人同时想到。

  沢田纲吉向前走了几步,将柯南的身体严严实实地遮住,以免这个小孩子受到什么伤害。“你们想要什么?”沢田纲吉开口,“本田先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吗?”他有意不提起彭格列,免得这里的人们在离开之后去有心的打听。

  “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头目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克洛德在几天之内就被夷为一片废墟……唔——!”正激动的他忽然觉得背后受到了一下重击,还没来得及回头,脖颈处就是一凉,一把闪着锐利光芒的匕首正架在那里,而自己手中紧握的枪也在同时被干净利落地卸走了。

  “什么?”这个惊变让入侵者们立刻举起了手里的枪,但是这已经太晚了,在笹川京子控制住头目的同时,三浦春也从另一个角落冲了出来,动作及其干脆地打晕了几个自己附近的敌人。她们身上其实都随时携带着小型枪械,只是这种东西拿出来之后日后总是很难解释的,京子拿着的匕首好歹还能够用防身用具乃至是餐刀给遮掩过去,但是枪械之列的东西,一旦出现就总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所以对于她们来说,最方便的方法还是体术,她们为了磨练自己无数次进行训练的体术,让原本洁白无瑕的身体上出现一道道伤疤的体术。

  在两个女孩子行动的同时,身为统领的沢田纲吉也自然没有闲着,他转头对身后的柯南说了一句“保护好自己。”随后用超出常人所能想象的速度冲进了门内,曾经被里包恩反复进行斯巴达训练的他早就在多年前有了及其可怕的战斗力,再加上这些年来控制的越来越精准的死气炎,他完全可以一个人解决掉很多敌人。

  而被人死死扣住脖子的吉田步美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注这些局势变化了,她的所有感知中只剩下了自己脖子上的那一双手。对方的力道很大,她经已有了一种喘不动气的感觉了,甚至连眼前的事物已经开始模糊,她只能隐约地看到自己喜欢的那个男生正向自己跑来。‘是不是再也看不到你了啊……’年幼的小女孩这么绝望的想。接着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一轻,那犹如钳子一般的手松开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漂亮的紫发大姐姐将那个人的枪踩在脚下,紧紧地抱着差点被摔到地上的自己,而那个原本劫持着自己的人已经被兰姐姐和这个紫发大姐姐联手踹到在地了。

  ‘安全了吗?’小女生这么迷糊的想着,接着一声温柔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表情冷静的库洛姆一边说着,一边遮住了她的眼睛,“只要有boss在,就不会有事的。”随着库洛姆的这一句话,四周悄然起了一阵浓雾“所以,稍微休息一下吧。”,这句话是对吉田步美说的,也是对在场的所有人说的,浓雾已经遮住了所有人的感官,甚至连他们的头脑和行动都有些迟钝,只有少数几个人能够在一片浓雾之中看到零星几点耀眼无比的金色火焰。

  彭格列的大空在这里展现他的光芒,在无数战场之中曾经闪耀过的火焰一如既往的明亮,如同可以驱散这个世界的所有阴霾和黑暗一样。‘保护同伴’的觉悟、‘为了彭格列而战的觉悟’这些从来都不是沢田纲吉所缺少的东西。这个刚过了二十五岁生日的年轻人比起同龄人成熟的多,无数人的荣耀和生死铺就了他人生的道路。曾经他战斗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伙伴,而现在他战斗的目的依然如此,无论有多少头衔加身,无论有多少人真心或者是有意吹捧地用最伟大的黑手党教父这一名号来称呼他,沢田纲吉仍然纯粹的如同十年前。

  “到此为止吧。”还带着一些清亮少年音的沉稳声音响起,潜入者的头目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额头上闪耀着火焰的年轻人,原本抵在他脖子上的匕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拿开来,但是他却没有一点敢移动的勇气,巨大的压迫感像一只大手一样紧紧地攥着他的心脏,他在很多年前就加入克洛德家族,也见过不少家族的高层,但是这种压迫感却是第一次感受到。他靠着本能去应对了几下攻击,但是对方实在是太强了,他甚至觉得就算是自己家族的首领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头目被狠狠地摔到地上,在黑暗将他包裹之前,他头脑之中忽然飘出来一个念头,‘原来这就是……生而为王啊。’

  彭格列的首领在击倒了最后一个敌人之后静静地站立在大厅的中央,浓雾在这里穿梭,阻挡了人们对外物的探知,但是站在他身边的笹川京子却能给清晰地看见这个年轻人如同在燃烧的眼睛,即使在死气状态下,他的表情依然温柔,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能够让人看出来一丝充满怜悯的慈悲。

  ‘这就是我们的王啊。’褐长发的女孩子收起自己的武器,在心里默默地想。她在还十分年轻的时候就选择追随的男孩现在已经成为了这么可靠的王者了。

  2.

  收尾工作自然是轮不到沢田纲吉一行人去做的,日本分部的部长在接到消息后惶恐地第一时间就前往了游艇所停靠的港口,战战兢兢地向几位大人物问好和认错。

  沢田纲吉用还算是温和的态度表示自己不介意,几人此行只是重游家乡而已,心里却将这个表现比副部长差的多的正部长牢牢记住。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他小声地嘱托了库洛姆一句,“让本部的人查一下这个部长。”

  ‘彭格列不会让这样一个和首领说话都战战兢兢的人做到部长这个位置。’纲吉心想,‘看来这一次的日本之旅不会轻松啊。’

  几个女孩子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个太过明显的疑点,不过既然沢田纲吉没有当场点出来,几个人也就默契地假装不知道。三浦春为了转移注意力还拉着京子特地远离了那几个正在客套的男人。库洛姆作为守护者必须要和首领寸步不离,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两个亲密的同伴一溜烟儿的躲走了。

  “不管经历了多少次,我还是特别讨厌这种场合。”三浦春压低了声音对京子小声地说道,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厌恶和不情愿。这个从小就性格爽朗活泼的小女生就算已经加入黑手党这么多年了,还是依然没有办法习惯这些勾心斗角的日常生活。

  

 

评论(3)
热度(23)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