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人类有了尾巴之后的二三事(上)

  #梗来自知乎问题:长尾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再不能愉快地暗恋了唉。

  #送给 @东堂梦  宝宝

  #all叶

    1.

  

  如果人类有尾巴会怎么样?这个问题在大部分成年人看来,怎么想都是不懂事的小孩子说出的傻话。但对于叶修来说,这可是个令他头疼的严肃问题。

  因为自从第十赛季结束之后,叶修就莫名其妙地get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技能。——在他眼里,每个人都是长了尾巴的。

  一开始叶修还没把这当回事儿,毕竟他本来就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全部的热情又都一股脑的压在了荣耀上,这种奇闻异事发生在他身上,也不过就让叶修惊讶了几天,转眼间就又习惯了。照样回家逗弄一下弟弟,哄哄好久没见的爸妈,照样打荣耀,在叶修心里,一个尾巴又碍不着他什么事儿。

  可是谁都知道,叶修的人生就是一个不断打脸的故事,而这一次,他打脸的对象是他自己。

  2.    

  国家队刚集合的那几天叶修还没觉出来什么,毕竟那几天他刚开始接手领队的工作和这十几位大神们,忙的脚不沾地,也根本没时间去注意到这些细枝末节。等到众人正式开始训练,他和国家队成员接触的越来越多,才开始隐约地觉出来些不对劲。

  想象一下,性格安静说话也少的帅气后辈对着你腼腆地笑了笑,但身后的狼尾巴晃来晃去怎么也没法忽视;关系一向不错的队长后辈语气温和地让你掐了烟,但身后的尾巴甩来甩去怎么看怎么像是狐狸的尾巴……就算是内心素质极高的叶修……也实在是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

  况且周泽楷和喻文州这两个人的尾巴在国家队里还算是……比较正常的了。至于其他人的……叶修完全不愿意回想自己发现方锐身后有一条羊尾巴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了。

  3.

  国家队集训期间是双人房的配置,倒也不是上边舍不得给他们订单人间,只是因为叶领队叼着烟说了句“双人间更利于队员磨合”,这才拍板定了下来。——据传言说,国家队某黄姓男子曾就此事发表言论质疑:“卧槽叶修你怎么不说让我们十几个男的一起睡通铺算了呢?”又据传言说,该名黄姓男子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从耳朵一路红到了脸。

  既然是双人房,就一定要分配房间挑选舍友了,苏沐橙和楚云秀两个姑娘自然是没争议地住在了一起,叶修看着两个高颜值的女孩儿抖着一模一样短短的可爱尾巴打打闹闹地走进了电梯,心里忍不住想,“没想到云秀和沐橙一样是仓鼠啊……”永远一副高傲御姐样的楚队长,配上萌系的短小尾巴,难不成这就是粉丝们经常说的反差萌?——呃,只能说叶修大大在回家期间,跟着微博上的粉丝们学到了很多新东西呢。

  两个姑娘是有着落了,可还有十二个大老爷们在酒店大厅等着呢。本来按叶修的想法,剩下几个人的房间抽个签决定就行了,省时又省力。但出于内心里那些说不出道不明的小心思,国家队其余的成员空前一致地拒绝了这个办法。

  那就只能分配了,叶修嘴里咬着烟——虽然迫于以喻文州苏沐橙为首的压力不敢点燃,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咬着一支——把面前的十一个人打量了个遍,摘掉烟随手扔进面前的垃圾桶里。

  “文州和我一个房间,以后队里有什么事情商量起来也方便,”叶修冲着喻文州扬了扬下巴,“没问题吧?”

  ‘何止是没问题,简直是太好了。’喻文州当然不会把心里话说出来,只是像往常一样微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叶修说的理由太过强大,让剩下的人就算心里有多少不甘心也只能收了起来。毕竟站在这里的每个人都非常明白自己此行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夺取荣耀世界邀请赛的胜利,这是中国所有荣耀玩家和职业选手寄托在他们身上的希望,那些私人感情和追求,只能靠后放。

  叶修可不知道这些人内心的想法,他把手指搭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接着说:“张佳乐和少天一间,孙翔和唐昊一间,李轩和方锐一间,张新杰和周泽楷一间,肖时钦和王杰希一间。有意见吗?”

  说实话,叶修的房间分配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好在在场的大都是他的老对手,虽然有几个平日口里总是不服气叶修的样子,但每个人内心都其实明白叶修不会在涉及荣耀和比赛的事情上随意。

  几个人拎着行李箱乖乖地依次走向电梯,倒是让叶修惊讶地挑了挑眉,他走到喻文州身边,“哎,这几个今天可真听话。”本来叶修还以为他们会闹腾一会儿呢,特别是性格活泼又话多的黄少天,就算是没有意见也一定会趁这个机会多说几句话。

  喻文州还没说什么,站在旁边的张佳乐就忍不住开口了,“我说老叶你也真敢想,唐昊和孙翔两个都是急脾气的年轻人,把他们分在一间房间,你是怎么想的?”

  “嗯——”叶修拉着长音一副思索的表情,把张佳乐的好奇心吊了个十足,“也许是因为……他们俩都是犬系吧。”

  “啊?”原以为叶修这幅正经模样会说出什么了不得的原因,张佳乐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去……老叶你”张佳乐当然明白这不过是叶修随口说的,除了那几个战术大师,估计没几个人能看明白叶修这个分配是出于什么目的,反正他自己是看不懂,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张佳乐嘴里说的却是“我去,老叶看不出来啊,你还知道什么是犬系?”说着凑近了叶修,恨不得逼着对方仔仔细细地看自己一遍,“我呢我呢?那我呢?”

  叶修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打量了张佳乐几眼,其实为了张佳乐那抖动的尾巴憋笑的非常艰难“你啊?猫系,老炸毛。”

  说完,不等张佳乐反应过来,拎着箱子就往电梯方向跑去。

  “我去……叶修你给我站住!!”

  4.

  “叶修前辈不打算解释一下房间的分配?我也很好奇啊”两个人已经快收拾好自己行李的时候,喻文州忽然开口问到。

  叶修的行李本来就少,这会儿正挂好了自己从叶秋那里搜刮来的几件准备在正式场合穿的西装,连头都没回地回答:“我可不相信你不明白啊,文州。”同为战术大师,又同为战队队长,叶修想得到的,喻文州也自然能够想到。

  虽然叶修一副笃定对方明白一切原因的模样,但他还是在挂好衣服之后转过身随意地往床上一坐,开口给喻文州解释起来。

  “把孙翔和唐昊安排在一个房间应该很好理解吧?”叶修一副‘怎么会有人不明白’的表情,在喻文州带着爱意的滤镜之下可爱的要命。

  但就算心里那锅名为爱情的魔药已经开始咕咚咕咚的冒泡,喻文州所表现出来的依然是那副温文尔雅的绅士样子“有些话如果不说出来的话,还是会有人不明白的啊,前辈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吗?”——就像叶修曾经在旧嘉世时,付出的再多却始终都不曾对别人提起过,所以旧嘉世的人也根本没办法理解他们的队长。同为豪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一直都觉得叶修是勤于行动却懒于解释的人,或许是长期在游戏中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热情,在人际和感情这些方面,虽然看的通透,却一直都是副不上心的随便态度。

  这么多年下来,和叶修相熟的几个人也都歇了让他改变这态度的心思,谁让叶修永远都是一副‘有荣耀万事足’的样子呢?不过所幸叶修平日里也不怎么和外人打交道,经常接触的那几个人都还是比较对叶修知根知底的,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产生误解。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和以往不同,国家队的十几个人来自不同的战队,有和叶修相识多年关心亲密的,但更多的还是和叶修没什么交集的选手。喻文州虽然相信叶修的举动都是经过考量的,但他却不能保证其他人不会对叶修产生误解而在日后的训练中意气用事。——就算被冠以心脏名号的喻文州,也从来没有想过十四个国家队队员,会有一大半都是自己的情敌。如果他能够早看透这一点,一定不会再费力气从叶修口中抠出这些解释,想要在以后的日子里借自己的口传达给别人。

  叶修听到喻文州的这句话也没多想,毕竟他还是蛮信任这个后辈的。——即使从两个人踏进这个房间之后,叶修就一直看着喻文州身后的狐狸尾巴来回的晃悠。

  “孙翔和唐昊算是国家队里比较年轻的队员了,出道也算是晚的了。”叶修本来伸出手想要去摸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烟盒,但在喻文州那让人心里发毛的微笑下还是无奈地收回了手。“他们俩还都是心高气傲的性格,两个人互相磨一磨也是好事儿。更何况他们俩的职业生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互补的。”

  喻文州听到这里,略一思索也就明白了,孙翔是刚出道就备受瞩目的最佳新人,接着又有接手斗神一叶之秋这样的光辉,他的职业生涯在早期可以说是万分夺目,只是后来旧嘉世被兴欣战队打败,他也转会轮回,虽然依然是被很多人看好的职业选手,但是背负的压力和怀疑也是非常沉重的。而唐昊却恰好相反,他在出道初期并不受人注意,他的水平即使出色却不足以在人数众多的职业联盟里引人注目。直到后来他打败了第一盗贼林敬言,他的职业生涯才开始受人瞩目。

  这两种不同的遭遇一定会对这两个年轻人产生不同的影响。叶修把他们俩放在一起,也许会产生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也说不定呢。喻文州学着叶修的姿势,也随意地往床上一坐——哦当然叶修的床——这么想着,还没来得及再开口问些什么,就被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

  5.

  “叶修叶修!队长队长!在不在在不在!”听这种叫门的方式,也能知道来的人是黄少天。

  房间里的两个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喻文州任命地去开了门。职业选手里谁不知道黄少天在比赛场上对谁都能垃圾话成片,但是在生活之中,却是在蓝雨队友和叶修的面前比较话多。

  喻文州边开门边后悔自己应该早点带着叶修出门的,不然哪会像现在这样被黄少天堵个正着。现在他是不清楚别人的心思,但是毕竟是同一战队,又是好友,他对黄少天的那点小心思还是明白的。

  “哎,队长,你们在里面干吗呢,怎么这么慢开门?”门一被打开,黄少天就迫不及待动作迅速地往房间里钻,在叶修的角度都能看到他身后紧绷的尾巴了。——不过话说回来,少天这样子也真的挺像要捕食的老虎。叶修这么随意地想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黄少天眼中就是一顿期待已久的至上美味。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兴奋地扑到叶修身边,紧挨着对方坐下,关门的动作顿了顿,像是无意间提起一样,“少天的行李都收拾好了?”接着也走到床边坐下,不过这次是规规矩矩地坐在自己床上。

  “早收拾好了,我带的东西又不多,就是张佳乐那家伙也不知道在霸图受了什么摧残,居然像是传染了强迫症一样,一定要把所有东西都摆的整整齐齐的,我才这么晚过来。”黄少天一边说话,手上也没闲着,一直戳着叶修的小肚子,“我去,我说叶修你是去减肥了还是去做抽脂手术了?你刚来那天我就想问了,你怎么瘦的这么厉害?你看你看,我都摸不到小肚子了。”

  叶修对此的反应是抬起眼皮没精打采地哼了一声“呵。”

  这种敷衍的态度一下子就惹怒了黄少天,“我靠叶修你怎么能这样啊!我不管我不管,你伤害了我的心,本剑圣决定惩罚你陪我们逛一圈B市!”

  “B市有什么好逛的啊,”叶修这次连眼皮都不抬了,懒懒散散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尖,“这种旅游旺季到处都是人,你要是想看风景的话,你给兴欣抢BOSS我带你去荣耀里看啊。”

  这下不只是黄少天觉得生气和无奈了,连一直置身事外的喻文州都忍不住觉得叶修实在是太会耍赖了。

  “我靠!叶修!你还要不要脸!我不管!我和队长难得来一次B市,你不是前几天还说自己是B市人吗?就不能发扬一下队友爱带我们逛一逛?!”

  叶修本来就不是心硬的人,再加上他一向受不了黄少天对自己软磨硬泡,忍不住松口说:“我从十几岁就不在B市生活了。当导游这事儿你应该找大眼儿啊。”

  笑话,本来就是为了找你才说要去逛一逛的,怎么可能会去找别人,黄少天在心里忍不住为叶修的情商翻了个白眼,嘴上没有耽误的继续说:“我跟你说啊老叶,我觉得王杰希这个人特别危险,我之前还听见他跟别人讨论房事呢。”

  “咳咳咳,啥?”叶修本来盯着烟盒分神,听到这句话吓得都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我去——不是吧,大眼儿看起来那么正经的一个人,原来这么开放啊。’接着又想到了自己看到的王杰希的尾巴,‘不会猫系的人都是这样的吧,哎对……大眼儿和乐乐有猫尾巴,会不会春天的时候也能和猫一样……’

  黄少天说的这个,喻文州也不知道,此刻也略显吃惊地看着黄少天。

  “对啊,”黄少天一脸笃定地看着两个人,“我亲耳听见王杰希和别人说B市房价又要涨了。”

  6.

  最后叶修还是没抵挡住黄少天的纠缠,硬着头皮带着蓝雨的两个王牌在B市转悠。

  叶修说的果然没错,正值旅游旺季的B市游人众多,就算三个人有心去景区逛一逛,也只能在人山人海的威慑下止住脚步了。

  不过黄少天拉着叶修出来,本身就不是冲着B市的景点。三个人带着墨镜在酒店附近的一家甜品店里落座之后,他显得依然还是很兴高采烈。让叶修直后悔自己就应该带着黄少天在网游转一圈算完才对。

  不过懒散坐在椅子上的叶修可想不到黄少天现在在想什么,当然正为叶修挑甜品的喻文州也不知道。

  联盟里有名的机会主义者轻声哼着不成调的歌翻着甜品单,喻文州没有看透的事情黄少天却察觉出来了。入选国家队的这几个人,包括他自己和队长在内,不知道有几个对叶修有着好感。起码王杰希和张佳乐是跑不了的,黄少天在墨镜遮挡下的眼睛冰冷一片。

  可是就算这样又能怎么样呢?联盟里除了苏沐橙,和叶修关系最好的,自己怎么着也能排到前三了,分配房间的时候,不也只叫了一个“文州”和一个“少天”吗。

  不着急。早晚有机会的。黄少天看着面前的人,偷偷笑了笑。不着急,早晚都会是我一个人的。

  “叶修叶修你选好了没有啊?我跟你说我一直特别喜欢这个,就是不知道B市做的和我们那边儿一不一样。”

  早晚有一天会是我一个人的,连队长都不分。

  7.

  留给国家队队员休息和娱乐的时间,其实也不过只有这短短一天,十四个人在第二天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按理说,一般集训都是以个人训练开始,训练末期才会进行团体组队训练。但是叶修却在集训开始就将队员分为六人一组来打团体赛。

  被从团体赛成员中无情踢出来的方锐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挤在叶修身边抱怨。

  “谁让方锐大大你居然猜拳都能输。”叶修丝毫没受到方锐的影响,抿着嘴在电脑屏幕前专心地看着几个人的比赛。做了方锐这么久的队长,叶修当然知道方锐绝对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儿而真正的生气。

  方锐撇了撇嘴,往叶修的身边又凑了凑,硬是想要和对方紧紧地挨在一起“要不是你一定要分组训练,我哪能落单啊。”

  “靠这么近你也不嫌热,”叶修好不容易从屏幕上抬起眼来瞪了方锐一眼,“谁说你落单了啊,哥这个四冠在这儿陪你你还不知足?”

  方锐一笑,趁机伸出手来摸了把叶修的腰“知足知足,要是领队大大肯献身给我,我就更知足了。”

  “少在这儿跟我秀下限啊,专心看听见没,过会儿你也得来一场的。”叶修丝毫没有被吃豆腐的自觉,又一次陷入了专注地观看之中。

  所有荣耀职业选手之中挑出来的这十四个人,每一个人的技术和水平都是可靠的,叶修毫不怀疑他们的实力即使在世界选手之中也一定会是拔尖的。

  真正让叶修感到担心的还是团队赛。

  一个团队要想打出完美的配合,必须要经过时间的磨练。可偏偏世界邀请赛迫在眉睫,叶修觉得如果不将团队合作作为主要的训练项目,很有可能会出现打着打着比赛自己人拿着武器就向自己人头上砸这种情况’。

  队友间的不习惯是一方面,缺少了原本的配合又是另一反面。在国家队中,虽然有像叶修苏沐橙、周泽楷孙翔、喻文州黄少天这种配合默契的队友,但更多的还是从来没有打过配合的成员。如何让众人在短时间内适应新队友,打出最有利的合作,这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叶修的嘴里没有含着烟,只能咬了咬自己嘴唇。‘时间不够啊。’他皱着眉暗自叹息。

  8.

  一天的紧张训练下来,身体素质再好的人也会有些吃不消。

  其实私下里有饭后运动习惯的肖时钦一边随意地揉捏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过肖时钦还没走到就站住了,他愣了愣才开口“叶队。”

  为了确保队员的安全和训练的效率,联盟这次将酒店的一层楼都包了下来,给国家队成员和有关人员入住。在走廊碰见个熟人其实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是谁让这个人是肖时钦揣心里偷偷惦记的那一个呢,不高兴一下怎么对的起自己。

  “小肖啊。”叶修好不容易逮着了个机会抽烟,站在走廊里还没五分钟呢,就被肖时钦撞见了。不过叶修也没当回事儿,反正认识他的有几个不知道他是个老烟枪,在房间和训练室里不抽烟是顾虑他人,现在这种时候可就不会有人管了吧。叶修把烟头扔进垃圾桶里,又点燃了一支烟含在嘴里。冲肖时钦抬了抬下巴“小肖现在才回来啊。”

  肖时钦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也不知道是想要掩饰什么。“是啊,我去绕着酒店跑了一会儿。”要是在这里的人是黄少天的话,或许就能够直接上手把烟给掐灭了吧,肖时钦这么不动声色地想着,但是心里却没有太多的负面情绪。他知道黄少天或者张佳乐这些人可以仗着相熟已久和他们本来的脾气来换得叶修的纵容,但是自己也不差啊。四大战术大师的圈子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融入的,更何况除了这个,当年在叶修之后,真正担起旧嘉世战略布局这个担子的,不就正是自己嘛。肖时钦曾经畏手畏脚,也曾经觉得自己的职业选手生涯比起黄金一代的其他人来说太过平庸,但经历过了转会嘉世,再回雷霆,以及见证兴欣夺冠这一系列事情之后,这个在头脑上不输给任何人的年轻人终于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以及自己拥有什么。

  “小肖这么懂得锻炼身体啊,”听到肖时钦这么说,叶修倒是吃了一惊,毕竟在他一直都以为几大战队中顶多只有霸图会在他们队长和副队的带领下坚持每天运动。“挺好的啊。”

  叶修用牙齿咬了咬嘴里的烟,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你觉得,今天那几次比赛打的怎么样?”

  肖时钦像是早就知道叶修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一样,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各个战队原有的搭档搭配默契,其他人在最后一场的配合也算不错。但是攻坚手之间的配合不是很好,”肖时钦回想起今天的机场团队赛,“特别是最后一场王队用魔术师打法的时候,和他一队的楚队就明显不能很好地跟上节奏。”

  叶修点了点头,“楚云秀这么多年在烟雨算是独挑大梁,联盟里唯一一个女当家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他把烟掐灭扔掉,“一时间转换不过来身份也是正常的,我会去找她谈谈的。”

  肖时钦张了张嘴,还是没把劝说的话说出来,毕竟在这种时候,团队的荣耀总是大过私人感情的。

  他只能换了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关心,“刚好我今晚也没别的事情,不如我来和叶队一起研究国外选手的资料?”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身后那自己看不见的长尾巴在空中甩了一下,显出些不太符合他平常性格的凌厉来。

  叶修听了这句话倒是显得有些惊讶,他挑了挑眉毛,难得显得有些孩子气,“这可是肖时钦大大你自己说的啊,过会儿不要嫌累溜走啊。”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多可爱,肖时钦这么想着开口,“有叶领队坐镇,我哪儿敢跑啊。”

  叶修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你知道就好。”

  喻文州看见叶修和肖时钦一同进来也没有说什么,点头打了个招呼就依然继续专心地翻看手中的资料。只有叶修知道他那毛茸茸的尾巴有一瞬间的僵直。

  不过叶修也没多想,毕竟他到现在都还是觉得尾巴这种东西是混搭出现的。不然肖时钦这种虽然心脏但是温和有礼的后辈怎么会和张新杰这种霸图强硬派一样有一条豹子尾巴?

  9.

  叶修敲开门的时候,看见叼着烟的楚云秀和一屋子的烟雾。

  楚云秀显然没料到敲门的人会是叶修,毕竟在楚大当家的眼里叶修可是个能不动弹就不动弹的人,能让他在训练时间以外的时候出房间一次那可真是难得。

  “沐橙刚刚出去了,你应该早点来的。”楚云秀一脸自然地说。

  叶修一耸肩,“我是来找你的,楚大队长。”他晃晃悠悠地走到房间窗前打开窗户。

  “找我?”楚云秀一扬眉,展露出些许摄人的气势来。“你不会又是被人禁烟了吧?”

  楚云秀这句话说的也有依据,国家队已经集训到了第五天了,包括工作人员在内的人们不知道看见过多少次队长掐灭领队烟的戏码了。考虑到叶修对尼古丁的依赖,楚云秀猜测他是来蹭支烟的也不奇怪。

  “对啊,”两个女孩子的房间,叶修就算进来了也不好随便坐,更不能随便打量,只好懒散地倚在墙上,假装专注地盯着自己脚下的地板。“昨天方锐夜观天象,告诉我今天和楚队相会有利于中国国家队一路稳赢。”

  楚云秀一点都不在意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别瞎贫。”

  叶修听到这句话也不生气,抬起头难得认真地盯着楚云秀。他可不相信楚云秀不知道自己来是为了什么。国家队已经开始集训了五天,虽然其中穿插了个人训练和个人赛的时间,但还是训练以团队赛为主。而在这些团队赛中,楚云秀的表现都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不能叫做完美。

  前几天叶修没来打扰楚云秀,是希望对方能够尽快调整过来,但直到今天,楚云秀的打法虽然大有进步,但还是不能彻底地融入到团体之中。这下不只是叶修坐不住了,另外三个战术大师也都提出来要不要找楚云秀谈一谈。

  找队友谈话这种事情本来是这几个队长或者副队长熟门熟路的事情,但是……楚云秀是个女孩儿……而女选手在联盟里,可是稀缺的很……就算肖时钦队里有个能打的小戴姑娘在,但是那个小姑娘的性格和楚云秀的脾气可差了太多了。

  所以几个人想来想去,最后来的人还是叶修,毕竟谁都知道兴欣姑娘多,还有个脾气固执地唐柔,更何况他和楚云秀的私交本来也不错。

  楚云秀看着难得严肃起来的叶修,表情也沉寂下来,伸手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支烟递了过去。“我知道,可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清脆的打火机点火的声音打断了。

  叶修深吸了一口烟,“打一场吧”

  10.

  今天的训练在两三个小时之前就已经结束了,在房间等了叶修半天的喻文州找到训练室的时候,里面只有叶修和楚云秀两个人。

  两个人坐在相邻的两台电脑面前,正在游戏中厮杀的赫然是两个元素法师。

  喻文州有些惊讶,毕竟虽然人们都说叶修是全职业精通,但是他最拿手的除了自己的散人君莫笑,还应该是战斗法师才对,可叶修却没用这两个职业,而用元素法师来和楚云秀打这一场……

  喻文州看着房间内两个人严肃紧张的表情,也不敢擅自进去,所幸就站在门口等两个人结束这场比赛。

  风城烟雨倒在地上的时候,叶修默默地松了口气。楚云秀能够凭借元素法师操作者的身份入选国家队,她所有的技术和经验自然是比自己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叶修也只能凭借手速和楚云秀现在烦躁的心情来险赢这一把了。

  “知道自己这几天的训练有问题吧?”叶修把自己的双手收回来插在外套口袋里。

  楚云秀盯着电脑里的风城烟雨,没有回答。

  “你是烟雨的队长,你已经太过习惯自己队伍的配合方式了。”叶修侧过头来看着楚云秀。“我们往常比赛时的任何一个队伍中的成员都是有弱有强的,但是现在不同,你们每个人都非常强大。强者之间的配合更加艰难,做惯了攻坚手的人需要去让自己去适应做一个策应。”

  叶修的眼睛里充满着坚定的光芒,“做得到吗?”虽然是个问句,但是他说话的语气却非常的笃定。

  “你为什么会赢?”楚云秀沉默了半天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叶修知道她是在问刚刚那场比赛,“因为你在怀疑自己,而我相信自己一定会赢。”说着他站起身来,转身之后拍了拍楚云秀的肩膀。“你可是联盟第一女高手啊。”

  11.

  B市的夏天一直都挺热的,更何况叶修还穿着国家队队服的外套,即使是在开足冷气的酒店,回到房间的时候也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还没等他开口,向来细心的喻文州就先开口了:“我刚刚洗过澡了,前辈要是用浴室的话,不用管我。”

  在叶修眼里,喻文州一直都是这么个细心的人,所以他也没多想,随手从衣柜里翻出来两件衣服就进了浴室,完全不知道身后那个晃着狐狸尾巴的后辈心里在想什么。

  这其实也不怪喻文州,毕竟无论是谁,遇到自己肖想已久的人在隔着自己不过几米的地方脱光自己这件事,心里都会忍不住起来一股无名火吧。可恨的是自己还偏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心里咬牙切齿但依旧挂着个微笑将空调的温度调好,以免对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受了凉。

  喻文州记得曾经有粉丝在自己的微博底下评论说:“文州大大简直是偶像剧里的标准男配,温柔体贴长得帅,嫁我嫁我!”

  小女生直白的话让喻文州笑了出来,温柔体贴的男配标准性格……也许自己展现出来的样子的确是这样吧,可是喻文州想要的可不是男配的结局。自从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叶修的那一刻起,他的目标就已经非常明确了——叶修。喻文州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胡乱擦着自己头发的叶修,态度自然地走上前接手了替对方擦干头发这件事。

  蚕食是逐步的,难得有机会长时间的共处,喻文州可不打算让这个机会白白溜走。

评论(9)
热度(422)
  1. 七月烟岚~咸鱼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防删转载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