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衍生】慕容白水仙

  #勿上升真人。雷勿入谢谢。

  

  #少年慕容白x魔化慕容白

  

  #污污污!!!慎入!!!!!

  #突发脑洞,无逻辑无后续有私设。

  #送给@东堂梦 宝宝

  

  “慕容一族的人,世世代代都背负着祖辈除妖时留下的诅咒,不得长寿。”

  慕容白从小时候起就不断地听到这句话。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真正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之后,带着一个孩子能够最大限度调动的委屈和不解问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这些,都一定要我们来承受?”

  那时候慕容家族的族长,慕容白的父亲怔了怔,嘴里的那句“胡闹”还没说出口,就在自己孩子带着泪光的注视中败下了阵来。“这是我们慕容家的宿命与责任。我们逃不掉的。”在慕容白的记忆中,那是父亲第一次那么亲密的抚摸自己的头发——也是最后一次,在不久之后,他的父亲就死在慕容家世世代代的诅咒下。

  那一年慕容白连十岁都不到。却已经不得不在无数人的期盼之下背负了沉重的、关乎众多人命的责任。——而从来都没有人问过他愿不愿意。甚至连一个问他累不累的人都没有。

  后来呢?披着厚重披风的慕容白姿态随意地坐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看着不远处那个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年,微微晃了晃神。

  后来慕容白被心魔蛊惑,坠入魔道,大街小巷的闲言碎语又不知道多了多少句,戏文评书又不知道多了多少话。而被万剑穿心的慕容白在失去意识之前,却没有任何痛苦或是舍不得,只有如卸重负般的轻松和对枉死村民的愧疚。

  再后来呢?本应该魂飞魄散的慕容白一睁眼,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修行了近二十年的水池旁,身边还坐着个和自己眉眼装束无不相似的少年。——‘呃?那不就是年幼时的自己吗……’

  嗯……就算从小到大有数不清的人曾经称赞慕容白沉着冷静,但他却不得不承认,在那一瞬间,他的确是呼吸急促大脑快要爆炸了的。

  ——天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多可笑啊,曾经慕容白为了长生付出了自己守护的信念,丢掉了慕容一族世代的责任,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而当他万念俱灰,想要以死来结束自己的过错与慕容家的悲哀的时候,上天却又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将他送回了自己的年少时。

  不过在适应了之后,慕容白又觉得这也许不是什么坏事。因为曾经险些魂飞魄散而身体变得有些孱弱的他裹紧了自己身上的披风,看着年少时的自己笑了笑。

  全天下不会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了。现今这个十七八岁的慕容白虽然有着强大的力量和无数人的敬仰甚至恋慕,但是内心中却始终像是匹寂寞的孤狼一样。没有人能够让他全心全意的信赖和依靠。

  如果他能够留在年少自己的身边,让这个其实内心比谁都脆弱的少年过的比曾经的自己好一些,那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不过在慕容白的设想中,绝对没有出现过现在这种情况。

  这种……自己被年少时候的自己压在身下上下其手的情况。

  慕容白忍着背后由冰凉地面和细碎石子带来的冷意和轻微痛楚,挣扎着伸出手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可是慕容小公子却依然纹丝不动地压在他身上,从脖颈开始一点点地色情地舔弄吸允,甚至还能够不慌不忙地伸出手来将慕容白挣扎的双手一把扣住。

  “放……放手!”慕容白被迫地感受着自己脖颈处传来的阵阵湿意,窘迫至极地开口。

  可是这些抗拒却并没有让身上的人停下来。刚刚成年不过几个月的慕容小公子正是少年爱思淫欲的时期,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躺在他身下的又正好是陪伴他两三年的心上人,如果这个时候他还能停下来,那可真是比柳下惠还要更加坐怀不乱。

  “放手?”小公子在洁白如玉的脖颈处咬了一下,留下一个红色的印记,这才恋恋不舍地将嘴唇离开了这块地方,抬起头来,用饱含欲望的幽深眼神看着身下的慕容白。以几乎是悠闲的态度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将慕容白本就有些凌乱的衣衫彻底解开,露出了大片洁白的肌肤。“那可不行。”

 http://weibo.com/p/1001603921894561718556

  

  

  

  

  

  

  

  

评论
热度(10)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