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长苏中心】愈合(五)

  五

  

  如果硬要在几个赶回金陵的人之中挑出来一个和林殊这几日最亲密的人来,那一定是宫羽。

  

  原本林殊最熟悉的蒙挚几人都是军营中挂上名的将士,自然不能像江左盟的几人一样匆匆从战场上离开护送“梅长苏”回金陵。——事实上,这几个人也是经过了一番据理力争才有了这个机会,毕竟谁都知道无论是梅长苏还是林殊都是把家国大事放在首位的,这几个人在战事刚刚平息之后就离开,一定是违逆梅长苏心意的做法。

  

  可全天下谁不知道江左盟中的人个个对他们的宗主都是忠心耿耿的。让他们能够放心的将重病未愈还又一切记忆都在十三年前的宗主在只有蔺晨和飞流的陪同下送回金陵……那才是有鬼了。琅琊榜上排名第一的江左梅郎可是金贵的很,要是出了点什么差错,那江左盟上上下下就别指望能好好过了。

  

  林殊最熟悉的蒙挚萧景睿几人都还留在战场上,护送他回金陵的江左盟几人加上蔺晨都抱着种不敢接近的态度对他若即若离,最想接近“梅长苏”的飞流还又偏偏被所有人防的严严实实。

  

  只有宫羽是个例外。这个无论何时都是一副“宗主最大宗主说得对”样子的姑娘只在两天前“梅长苏”刚刚醒过来对自己无比冷淡的时候伤心地落了几滴泪,之后的日子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像以前一样对梅长苏所有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如果不是宫羽身上掩盖不了的傲气和那双一看就是不沾阳春水的手,林殊都差点以为自己是带了个贴身的侍女来军营。

  “吱呀”正行进的马车帘子被撩开,林殊和飞流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尴尬局面终于被打破了,坐在外面的宫羽微微撩起帘子,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马车内的情景,才柔声细语地说:“先生醒来了?”

  歪坐着的林殊轻咳了一声,“嗯,劳姑娘费心了。”

  宫羽怔了怔,然后露出一个曾经被称为价值连城的笑容,“先生客气了,可还需要蔺晨公子来诊脉?”在宫羽一边这么说着的时候,缩在马车内的飞流撇了撇嘴,满脸不高兴地又从撩起的帘子缝隙中钻了出去。——他最在乎的苏哥哥没有像平日里那样温柔地对待他,这对于飞流来说简直是世界上最难忍受的事情了。

  飞流的举动让两个人一愣,“是不是因为我……”林殊犹豫地开口,“对他有点冷淡……”此时的林殊可不知道这个武功高强少年只有稚童般的心智,只是以为他比较黏自己……或者说,黏自己此时的这个身体。

  宫羽看着自己心上人脸上难得一见的紧张表情觉得心忽然一软,把自己正准备说出口的附和硬生生地又咽了回去,“飞流小孩子脾气惯了,先生不要多想。”

  林殊看着宫羽一副确凿笃定的表情,把自己的怀疑默默地吞回了肚子里。

  宫羽自然也看出来了林殊内心的怀疑,却没有点破,而是又提到了自己刚刚的话题,“先生需要请蔺晨公子来诊脉吗?”

  一听这话,林殊不由自主地抖了抖,“不……不用了。”他一想起那个总是用非常悲伤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白衣男子,就忍不住从心里有种没头没脑的愧疚感。

  接着他又像是怕宫羽再次提到这件事一样,“外面太冷了,姑娘真的不进车内吗?”不知道第几次的想要让在寒冬中还坚持坐在自己马车外的宫羽坐进车内,而宫羽,“宫羽坐在这里就好,先生若有什么吩咐尽管告诉宫羽。”也又不知道第多少次地拒绝了他。

  女子的芊芊细指将厚厚的车帘轻轻放下,又将宽敞的马车空间留给了好不容易才清醒的林殊。

  厚重的车帘不仅阻挡住了外面的寒冷,还阻挡了来自外部的光线,留有的一扇小小窗户也根本不足以照亮车内。

  林殊就继续坐在光线阴暗的马车内出神,他的视线滑过铺在马车内的厚厚的毯子,用磁石固定住的小桌和茶杯,这些东西虽然不起眼,但却说明了自己身体的主人有着不低的地位和一批细心忠诚的手下。

  还有这两日中每天都要喝下的汤药,蒙大哥和景睿豫津也好像和这几个人都很熟悉……

  那自己和这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一向被人称赞头脑灵活的林殊努力想要在这些微小的细节之中找出来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却又在被加重了安神成分的汤药与熏香的影响之下不受自己控制地沉沉睡去。

  在林殊昏睡过去的两盏茶之后,车帘又一次被掀起,眉眼中都是疲倦的蔺晨轻手轻脚地靠近了正蜷成一团的林殊。

  ‘睡起来真像个孩子’蔺晨苦笑着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紧皱的眉头,想要将这代表痛苦的标志抚平。

  从林殊进入梅长苏的体内至今,才不过两日的时间,蔺晨却觉得自己像是在漫长到看不见尽头的痛苦之中熬了多年一般。

  有时候蔺晨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这么痛苦,毕竟“梅长苏”还活着,还能够活生生地躺在这里,不再像是两天前那一段时间中的一句冰凉的尸体。

  但是……这些看似振振有词的说法,却说服不了蔺晨自身。

  如果附身到梅长苏身上的是几年前的梅长苏,甚至是梅岭一役前的林殊,蔺晨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和为难。

  所有人都知道江左盟的宗主梅长苏永远都是个沉静平和的性子,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是只有蔺晨知道梅长苏曾经有过多么极端的一段人生。

  在蔺晨和琅琊阁的老阁主刚刚将梅长苏从生死线上救过来的那一年时间里,蔺晨几乎看过了梅长苏的所有痛苦与不堪。那时候的梅长苏刚经历了一场痛彻心扉的背叛,又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陆续失去几乎所有的亲人。这些打击让原本性格开朗的小少年变得彻头彻尾,蔺晨甚至都记不清自己有多少个偷偷去看望对方的夜晚发现梅长苏在痛哭或是用他能够拿到的任何利器伤害自己。

  如果说林殊是一簇旺盛而且充满活力的火焰,梅长苏是一把心灰意冷的灰烬,那么刚刚经历过梅岭战的林殊,就是试图自己将自己毁灭掉的鬼火,充满了不可控制和极端的消极。

  蔺晨那时候最担心的事情甚至都不是林殊会因为用药不当或是身体虚弱而出现险情,而是怕林殊会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该怎么办啊……长苏”蔺晨魂不守舍般地念叨着,手指恋恋不舍的放在“梅长苏”紧皱着的眉头上不忍离去。

  在梅长苏清醒后的短短两天时间里,蔺晨却做了很多事情:传书给远在金陵的霓凰萧景琰等人,安排好梅长苏手中原有的军务,甚至还找到了一辆适合病人坐卧的舒适马车,接着又马不停蹄地带着梅长苏和江左盟的几人返回金陵。

  他就像是曾经的梅长苏一样,恨不得将所有的事情都独自解决完。平日里的举动还都努力维持着原本的样子,生怕别人看出来自己内心中的惊涛骇浪。

  但是每当蔺晨闲下来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怨恨自己。曾经无依无靠的林殊能够俯身到梅长苏身上,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可是谁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知道了事情真相的林殊会不会像十三年前那样试图以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呢?林殊的魂魄会不会再次离体?而如果林殊的魂魄不在了……那么梅长苏……又会怎样?

  这些问题没日没夜地在蔺晨的心里打转,但是蔺晨却又偏偏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与之商量,只能够把所有的无措和茫然都藏在心里,然后每次抱着每多看一眼都是上天恩赐的想法去接近林殊。——多可笑啊,出了名天不怕地不怕的琅琊阁阁主居然也会无措茫然。

  不过谁让出事的人是梅长苏,谁让蔺晨心心念念的人是梅长苏呢。

评论(6)
热度(63)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