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长苏中心】愈合(3)

  #梅岭之后的林殊附身到剧末战后重伤的梅长苏身上

  #all长苏,介意慎入。

  #一块关于伤口愈合的小甜饼

http://7ranran.lofter.com/post/1d070df8_8ab45ce

http://7ranran.lofter.com/post/1d070df8_8d4cf24

  随着人们一个接一个的离开,营帐之中很快只剩下了梅长苏、飞流、蔺晨、宫羽和晏大夫五人。

  自然是不能指望心智不全的飞流能够做些什么的,甚至蔺晨连心思恍惚的宫羽都未曾指望。——因为蔺晨知道,若不是这些年来医治梅长苏时一次次锻炼出来的承受力和他本身性格使然,连他自己都会因为情绪不稳而没办法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

  但即使如此,蔺晨看着梅长苏皱紧的眉头,居然有一种不忍心下手施针的感觉。

  医者本当稳健的手,此刻却一直带着微微地颤抖。蔺晨知道自己此时不应该去想梅长苏会怎样这件不该由医生来想的事情,但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

  他刚刚说的有多么言辞凿凿啊,说“长苏醒来之后”。但其实蔺晨自己根本就没有别人猜测中的十足的把握,甚至他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

  阎王殿,如何留人?刚刚梅长苏的呼吸时的的确确在众人面前停止了的,蔺晨根本不知道这个躺在床上虚弱无比的男人会不会再想刚刚一样一下子就没了和这个世界的联系。

  看着面色强装冷静,但手早就抖的不成样子的蔺晨,晏大夫又皱紧了他那长年不曾舒展过的眉头。“你要是不敢下手,就趁早出去。”这个在一日日地相处中早就将梅长苏看做自己家人的老人虽然能够理解蔺晨此时的心情,但是却也无法容忍这个被梅长苏信任万分的医者居然连心无旁骛的施针都做不到。

  像是在什么噩梦之中被惊醒了一般,蔺晨的手狠狠地抖了一下,接着整个人都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闪着冷光的针一个接一个地落在梅长苏苍白的身体上,梅长苏的身子本身就瘦弱,这几个月来为了大小军务更是耗尽了心血,以往穿着厚重的衣服还没什么感觉,此刻蔺晨除去了他的衣服,竟然心酸地想到“瘦骨嶙峋”一词。

  诊治的人痛苦万分,在帐内等候的人也不好受,尤其是对于宫羽和飞流这两个看到梅长苏受苦就恨不得以身相代的人来说,看着梅长苏被疼痛和噩梦折磨的拳头紧握,眉头时不时地紧紧皱起来,简直心如刀绞。

  时间就在这些人的痛苦和期待之中一刻刻地过去,当梅长苏终于不再是悄无声息的躺在床上,而是手指开始动弹,有了清醒地征兆的时候,所有留在帐中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可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

  

  “蔺阁主,我听说小殊醒了?”蒙挚的人还没到,声音就先从账外传了进来,接着才是一双久经沙场古铜色的手掀开了帘子。

  刚刚从一堆战后军务中脱身而出的蒙挚眉眼之中带着掩饰不住的疲倦,但也同时带着所有人都能给看出来的欣喜。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大串听说梅长苏醒了便一定要来的人们。

  宫羽一将梅长苏醒过来的消息告诉他们,这几个人就实在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将手里的事务快速解决完,一个跟着一个要来探望梅长苏。只顾得上高兴地几个人显然没有留意,宫羽在说起梅长苏已醒时的表情,不是完全的喜悦,而是夹杂着深深的苦恼和些许惊疑。

   蒙挚一进帐中便看到了坐在床上,被层层被子围住的梅长苏。这个饱经风霜的大将军像是个小孩子一样眼前一亮,依旧是人未至声先扬地快步走了过去,语气热切地喊了一声“小殊。”

  坐在床上发呆的梅长苏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抖了抖,抬起头来愣愣地看向蒙挚,像是还没回过神一样犹犹豫豫地回应了一句,“蒙大哥……?”

  听到这句话,原本冷着脸站在一旁的蔺晨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连站在门口处的宫羽都眼圈一红,像是要落下泪一样。

  怪异的气氛惹的甄平和黎刚几人奇怪的打量了几下神色明显不正常的蔺晨与宫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梅长苏的声音。

  “景睿……豫津……”平日里总是一副运筹帷幄、不慌不乱表情的梅长苏此时却脸色茫然,他怔忪地看着刚到帐中的几人,脸色如同个孩子一般的紧张。

  这种奇怪的表现就俩原本激动不已的蒙挚也察觉出了不对,他皱紧了眉头,耐下心来用与自己形象完全不符的柔和声音问到:“小殊?怎么了?”

  这句话似乎让惴惴不安的梅长苏显得镇定了些,他放松了自己原本因紧张而绷得笔直的背,却又在下一刻再次绷成一个紧张的弧度。

  梅长苏那终日里苍白到病态的脸色因为激动和心思的起伏居然难得的显出些红润来,“父帅……父帅和赤焰军怎么样了?”

  ……林帅和赤焰军……自然是毁灭在多年前的那一场大火之中。

  这个答案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梅长苏自然也没有理由不知道,更何况,他这个曾经亲身经历过那场大火的人,应当是对此事有最刻骨铭心感受的人才对。

  所以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莫名奇妙,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去回答,甚至都没有人敢发出声音来。帐中一时安静地只听得见梅长苏粗重的呼吸声和火盆中炭火燃烧的噼啪声。

  这种安静让还一脸茫然坐在床上的梅长苏更加不安,他看着帐中这些与自己相熟或是从未见过的人们,发白的唇瓣张合了几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人打断了。

  蔺晨一反他那喜欢黏着梅长苏的常态,在床边站了很久,平日里总是嘻嘻哈哈的表情现在却是阴沉冷漠的。

  他抬起眼,盯着自己面前这神色、表现无一不奇怪的梅长苏,冷静到漠然的发问,“林殊。”终日吊儿郎当的语气现在却无比的正经严肃,“你可知道……梅长苏是谁?”

  这个问题简直和刚才梅长苏的那个问题一样没头没脑,正站在营帐门口的言豫津和萧景睿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睛中的惊疑。这两个刚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的男人,还没来得及从那个震撼无比的消息之中回过神来,就又被连续这两个莫名奇妙的问题打的有些发懵。

  蔺晨现在却顾不得去管帐中一脸诧异的其他人了,他死死地盯着梅长苏,这个人的眉眼依然和以前一模一样,却又偏偏是如此的陌生,他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一阵阵地发紧,也不等一脸迷茫的梅长苏做出回答,就接着发问,“你……刚刚在梅岭……是不是赤焰军被袭……一场大火……”

  琅琊阁原是做为人解惑生意的,琅琊阁的阁主也自然会有一张口齿伶俐的嘴,但是现在蔺晨看着自己心尖尖上的那个人,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话刚落下,人们就看到原本脸上还带有一些红润的梅长苏瞬间苍白了脸色,眼睛却一下子变得赤红,“你……”那句“你怎么知道的。”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蔺晨的一记手刀打断了。

  身体孱弱的梅长苏自然受不了蔺少阁主这下了五分力的手刀,立刻软塌塌地倒在了床上。

  这一系列发展实在是出乎了在场人的意料,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那一直蹲在床边的飞流,他见苏哥哥自醒来之后就未曾理会过自己,此时还被蔺晨给打昏,一下子便跳了起来,想要狠狠地教训一下蔺晨。

  蔺晨现在却没心情像往常一样去逗弄飞流,他声音嘶哑地斥了一声“别闹!”也顾不上管被这声吓到的飞流,像是要用尽所有精力一般痴痴地看着在床上虚弱躺着的梅长苏。

  ……如果你能够一直像现在这样听话该有多好,就这么一直在我的照顾之下……该有多好。也许是冬日里的火盆烧的实在是太旺了,以至于让蔺晨居然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而最终他还是像接受了什么超出自己想象的事情般虚弱地垂下了眼,不去看身旁那不安的飞流和不知所措的众人,从自己的喉咙之中硬挤出来一段话。

  “当日……长苏刚开始接受医治之时,我正巧从苗疆得了个他们那里价值连城的蛊,说是可解百毒、医百病,只是那蛊是个有违天命的东西,据苗疆人说……中蛊之人,不出十五年,魂魄便会离体,到时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说到这里,蔺晨像是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握紧了拳头,“那时长苏执意要试,我便为他中了此蛊,可是在那之后,他体内的火寒之毒却没有丝毫减少,我们便都以为关于那蛊是以讹传讹。却不曾想到……居然……”

  蔺晨的这番话让本就惊疑不定的众人心中更是咯噔一下,平日或是运筹帷幄或是八面玲珑的几人却在此时统统的茫然不知所措。

  “那……宗主他……”一直站在门口低着头的宫羽红着眼眶带着欲落未落的眼泪,声音颤抖地问。——这个一直爱慕梅长苏的姑娘显然被刚刚梅长苏醒来后对她不认不识的陌生态度吓到了。

  “不是很明显了吗。”蔺晨苦笑一声,不知是不是该感谢那救了梅长苏一命,却也彻底带走梅长苏的蛊,“现在长苏体内的魂魄,是他自己,也不是他自己。是那梅岭一役之后,正生不如死的赤焰军少帅,林殊。”

评论(19)
热度(81)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