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长苏中心】愈合(二)

梅岭战后的林殊穿越到剧末梅长苏身上

一个关于所有人心伤愈合的故事

http://7ranran.lofter.com/post/1d070df8_8ab45ce 【一】

  二。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蔺晨,他原本就站在床边,此时便更是不敢有丝毫犹豫地将自己仍在发抖的指尖搭在了梅长苏的手腕上。

  所有人都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一般,屏住了呼吸,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和渺茫的希望等待着蔺晨的判决。

  蔺晨的手指在梅长苏的手腕上起放了多次,他还带着一脸的不可置信去测了测梅长苏的呼吸,最终用他这几十年来最惊恐地语调,从沙哑的嗓子之中撕扯出来了一句:“活……活着?”

  言豫津听到这句话之后从原本跌坐的地上连滚带爬的起来,到梅长苏的床前,小心翼翼地,像是怕戳碎了什么梦境一般地摸了摸梅长苏的手。

  “热……热的……”言豫津的性子在帐中众人之中最为活泼,此时他从刚刚的大悲之中缓过神来,自然是最先压抑不住自己情感去试探梅长苏情况的那个人。而在触碰到梅长苏的手掌之后,他也像刚刚的蔺晨或是蒙挚一般,像是受了什么莫大的刺激一般声音颤抖地扭过头对还呆愣在一旁的众人喊到。

  听到这句话,原本或站或坐在地上的人像是在悬崖边上被人拉了一把一样,原本混乱不堪的大脑纷纷恢复了应有的神智。

  离得最近,也是最为心急的飞流急冲冲的直起身来,将自己的脑袋凑向梅长苏,饱含期望地低声喊了句:“苏哥哥。”

  ‘如果……如果苏哥哥能够醒过来,以后再也不能吃甜瓜也无所谓,不能和别人打架也无所谓……’心思如稚童的少年这么想着,眼中带着谁都能够一眼看出的期待再次低声地呼喊着面前人的名字。

  在所有人期待到炙热的目光下,虚弱地躺在床上的人像是陷入了什么噩梦一般,原本还算平稳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双唇也在不断张合,“父帅……”一句痛苦的呻吟从他惨白的双唇中吐出。

  蔺晨也好,甄平等人也好,都非常清楚梅长苏会时常做噩梦和说梦话,但是像现在这样反应剧烈的情况,却是几个人从未见过的……

  不,不对,蔺晨把自己的眉头皱的更紧,双手也忍不住握成了拳,这么脆弱的梅长苏,他其实……是见过的。在很久之前,梅长苏刚刚被蔺晨和老阁主救回琅琊阁的时候,那时候重伤到面目全非的林殊,每夜也都是这般痛苦地挣扎在梦境之中的。

  这里蔺晨甄平等人为了梅长苏与平时不同的表现而暗自心惊,站在一旁的萧景睿却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白了脸色。

  萧景睿能够成为琅琊公子榜上名列前茅的一员,自然不会有多蠢,甚至可以说,这个在近三年之中经历了无数巨变的年轻公子在心智上远胜于常人,此时听到梅长苏的这一声低声呼喊,再联系上梅长苏之前的种种表现,只是稍稍一思索便就猜出来梅长苏究竟是何人了。

  这个经历了身世巨变之后就永远一副云淡风轻表情的年轻人此时脸色惨白地环视了一周,“他们早就知道……”在看到在场众人大都是并不吃惊而只有担心的神色之后,萧景睿用力握紧了拳头,在心里暗恨道,“我早该想到的……”他一边回想着梅长苏曾经看向自己时眼里隐秘藏着的纵容和怀念,回想着梅长苏在金陵这几年之中的种种作为、对靖王……当今太子殿下的不计回报的付出。“我早该想到的……”萧景睿神色恍惚地抬起头来看向在帐中唯一一个和自己同样一脸震惊的言豫津,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如果梅长苏就是林殊的话,一切就都有了解释,而梅长苏所曾经承受过的艰难和痛苦……也都让萧景睿更加觉得心口发痛。曾经的林殊,是萧景睿多么羡慕的对象啊,那个鲜衣怒马神采飞扬的少年形象在他的心中记了那么多年;甚至萧景琰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林殊投胎了,现今也该是个十几岁的小少年了,一定还会是多年前那个活泼而又无所畏惧的性子。

  可是梅长苏竟然是林殊……这个眉目之间永远凝着化不开的忧愁的人是那个曾经永远带着张扬笑意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里,萧景睿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个巨大的手掌紧紧地攥住了一样,疼痛难当。

  可是现在的状况不会给萧景睿太多时间去心痛和悲伤。躺在床上的人在表情痛苦的念叨了几句“父帅……”“不要……”之类的含糊字眼之后就又一次陷入了长久的昏迷。

  说是昏迷其实也不对,离床边近的蔺晨和飞流几人都能够看出梅长苏那不停发抖的身体。

  蔺晨神色凝重的再次伸手去试探了一次梅长苏紊乱不堪的脉搏,原本才松开的眉头就又一次地打结了。他沉声对所有或惊或疑的人们说:“我要为他施针,你们若是手上还有军务,就快去处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又一次开口“若是长苏醒来之后发现有人拖延正事守着他,定不会开心。”

  听到蔺晨这么说,在场的人们无一不松了口气,虽然梅长苏平日里总是一口一个蒙古大夫的叫着蔺晨,但是在座的都深知这个琅琊阁阁主的医术有多高明。此时他既然能够说出“长苏醒后”这句话,就一定是有把握能够把这个刚刚还在阎罗殿徘徊的人留住。

  “我要留在这里守着宗主。”其他人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跪坐在地上的宫羽就抢先一步开了口。她见在场的其他人都将目光投向自己,心里一慌,却仍然又一次语气坚定的重复了一遍,“我要留在这里守着宗主。”

  便当做她目光浅短有妇人之仁吧,宫羽面色不改,甚至连目光都懒得移向别人,只顾专注地盯着梅长苏。反正她上战场也好,抛头颅洒热血也好,从来都不是崇高的为国为民。她任何的行为,不过都是为了梅长苏一人而已。

  宫羽可以肆无忌惮毫不顾及的留在这里,其他人却不行,现在虽然战局已稳,但是每日仍然会有源源不断的战报传来。

  蒙挚深深地看了一眼仍很虚弱的梅长苏,狠下心走了出去。如果可以,他也想这么不管不顾地留下来。他怎么舍得离开这个人哪怕片刻呢?只是在梅长苏之前,仍有国家大义和苍生百姓。那是不仅是蒙挚从小到大都要求去守护的,也更是梅长苏所心心念念想要守护的,所以蒙挚自然也会如梅长苏所愿。

  抱着与蒙挚类似的念头,原本在帐中的人们就算是再怎么心有不甘也都只能阴沉着脸离开。对于这些人来说,也许保家卫国这些对于大多数人都虚无缥缈的东西,早就是他们身上不得不背的责任了。

  有意无意地,言豫津落在了所有人的后面。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他才站到仍皱着眉不安的蔺晨面前。

  永远都是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言小公子此时冷着一张脸,就算是当日他在谢府之中被围困,也未曾出现过这般表情。

  他盯着面前的蔺晨,用大概是此生最冷也最脆弱的语气对蔺晨说:“倘若我来不及再看到苏兄……林殊哥醒来,还劳烦蔺阁主告诉林殊哥。言豫津这辈子最敬佩的兄长,便是他。”

  说完之后,也不等这个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琅琊阁阁主回答,便径直掀了帘子走了出去。

  整个大梁不知曾有多少人说过言家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也不知有多人暗地里嘲笑言豫津有个只知修仙从不顾家的父亲。而在这些话面前,言豫津总是会嘻嘻哈哈的刚做什么都没听到一样,都说言豫津随了言侯爷的荒唐,其实明明是随了言侯爷的执拗,那种被人戏称为打掉牙也往肚子里咽的执拗。只不过在刚开始的时候,言豫津总是会忍不住想,如果林殊哥还在的话,那些偷偷嚼舌头的人一定会被林殊哥狠狠地教训一顿吧。可是每一次这么想,言豫津都会更深刻地意识到,赤焰军已经不在了,林家也已经淹没在一场堪称疯狂的杀戮之中了,而曾经才华横溢意气风发的林殊。也已经死在了那个每一寸都是鲜血的梅岭了。

  每这么想一次,言豫津就觉得自己那看似随性风流的心变得硬了一些,甚至逐渐硬到冷漠,而他自己,也逐渐的都相信了自己是个风流不懂事的纨绔子弟。

  但是自从认识梅长苏之后,很多事情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一开始言豫津也只是单纯的敬佩这个虽身体孱弱但却智谋无双的谋士,而在一次又一次的相处之中,他口中的苏兄开始变得越来越真诚,在他心中,越来越将这个人当做自己的兄长,即使有无数人说梅长苏是个只会阴谋诡计、手段狠辣之人,言豫津却仍然不动于衷地陷了进去。

  在言豫津眼中,梅长苏虽然适合他的姓氏,像一株风雪之中傲立的梅,却也像四君子的另外一种,竹。虽然看起来圆滑,却在了解之后发现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在很多时刻,在强大外力的压制之下,即使是折断自己,也不会弯曲。而最相似的,应该是,只要施加的外力有片刻松懈,他就会以凶猛的攻势狠狠地反弹回去,不留丝毫余地地攻击对方。

  言豫津总想告诉梅长苏,自己对他的看法,但也许是因为不好意思,也许是因为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小心思,他迟迟都没有开过口。而此时他走出营帐没几步,便就下定了决心。

  “如果……如果林殊哥真的能醒过来,我一定要把所有的想法都告诉他。”那种眼睁睁看着人在自己面前变得毫无声息,而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对他说出自己心里话的感觉,言豫津此生,再也不想尝到第二次了。

  言豫津虽然没有等蔺晨的回答,但是这个风流才子还是扯出来一个有点难看的笑容,也不知是在回答已经远去的言豫津,还是对自己说:“他会等到你的。”他示意刚刚赶过来的晏大夫去探梅长苏的脉,继续小声地说,“他会等到所有人的。”

评论(15)
热度(103)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