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长苏中心】愈合(一)

  #梅岭之后的林殊附身到剧末战后重伤的梅长苏身上

  #all长苏,介意慎入。

  #一块关于伤口愈合的小甜饼

  #女性角色X梅长苏有,介意慎,介意慎。

  都能够接受的话,感谢阅读。

  蔺晨其实想过很多次,如果有一天,自己只能够看着梅长苏的生命走向尽头,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

  琅琊阁号称无所不知,琅琊阁的少阁主也在江湖流言之中是个极为睿智的年轻人。可是在这个问题上,蔺晨无论考虑过多少次,都只能无可奈何的以“不知道”这三个字作为答案。

  ——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法确定,自己究竟是想不出答案,还是不愿意面对。

  而很多事情都会在人们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发生了。

  蔺晨一边仿佛怕这个人会从自己眼前消失一般死死地攥着梅长苏的手指,一边这么绝望地想着。

  梅长苏的这场发病来的太过凶猛,为了大梁几乎熬干所有气血的他已经再也熬不住了,传言之中江山为指间棋的麒麟之子现在只能够虚弱的躺在床上,每一次呼吸都微弱地像是下一刻就会断掉。

  “宗主!”忽然有人从外急匆匆的冲了进来,带进来了一阵外面的寒气,惹的梅长苏那被蔺晨握在手中的手指不适般的缩了缩。

  蔺晨的世界之中仿佛只剩下了梅长苏一般,他意识不到杂乱的脚步声或是帐中越来越多的人,只感受到梅长苏那像是受凉了的反应。蔺晨伸出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为梅长苏掖好了被角。——他忽然想起来,这不是他第一次为梅长苏做这件事,在梅长苏刚到琅琊阁养病行动不便时,自己经常在和他随心畅谈之后,充当当时还被层层药纱包裹的梅长苏的小厮。

  “可是以后自己还会有这个机会吗?”不知为何,蔺晨的脑子之中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他像是被这个想法吓到了一般瑟缩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心在随着梅长苏越来越微弱的呼吸不断下沉。

  “苏哥哥……?”刚刚从外面赶回来的飞流跌跌撞撞地冲向梅长苏,心智仍然是个年幼孩童的他不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一次他的苏哥哥会睡的那么久,也没有人忍心去向他解释,现在发生了什么,梅长苏以后又会变成什么样。

  沉迷于自己世界的蔺晨似乎被飞流的这句话惊醒了,他直起他那原本因为痛苦和悲伤而弯下的身体,扯出一个一点都不符合他形象的笑容,对飞流说:“飞流啊,你苏哥哥要睡了,”蔺晨声音之中的呜咽声已经压抑不住,泄露出了这个男人内心正在经历着巨大的痛苦,“你苏哥哥一向都喜欢安静,飞流不要打扰他好不好。”倘若梅长苏还尚清醒,他一定会嘲笑蔺晨现在的语气像极了平日里的自己,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梅长苏究竟还会不会有清醒过来的时候了。

  被蔺晨拦住的飞流懵懵懂懂地环视了一周,他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所有人的眼睛之中都有泪水,但是却能够以他小兽般的直觉察觉出梅长苏绝对不是蔺晨所说的“睡着了”那么简单。

  这个从东瀛被梅长苏救回来后就鲜少离开梅长苏左右的小少年神色慌张地想要去摇醒躺在床上的人,飞流的世界在年少时只有“训练如何去杀人”这一件事情,后来他被梅长苏带走,世界之中就只剩下“跟在苏哥哥身边”这一件事情。

  ——所以对于飞流来说,梅长苏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而现在自己的整个世界就这么虚弱地躺在床上,眉头紧皱,丝毫看不出曾经逗弄自己与自己猜手指时的眉眼弯弯。

  关于梅长苏的身体,飞流其实比其他人想象的懂得更多一些,他知道梅长苏自从到了金陵之后就常常吐血昏迷,也知道梅长苏常常会在孤身一人呆在房间时皱着眉捂住自己的心口——那时的他脆弱的像是一株要被风折断的竹子。

  但是飞流却从未想过梅长苏会像佛牙一般一睡不醒。在飞流的印象之中,梅长苏总是在说:“等苏哥哥好起来之后,带着飞流去各地游玩如何?”

  在战火之中褪去了最后一丝稚气的小少年握着梅长苏瘦弱的手臂,不愿意去想,是不是这一次,梅长苏骗了自己。

  “苏哥哥……”少年特有的清亮声音带着任何人都能听出来的惶恐无措,让再硬心肠的人听到了都会忍不住落下泪来,更何况此时站在帐中的人,哪一个不曾和梅长苏掏心掏肺荣辱与共过?故而听到了飞流这声浸满悲伤的喊声之后,在场有好几个人都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低声抽泣了起来。

  但即使有万斤重的悲伤压在几人的身上,他们依然挺直着身体,像是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够压弯他们的脊梁一般——这是梅长苏教给他们的风骨与坚持,即使现在教给他们这件事的人已经没有办法睁开眼看到了,但是他们仍然不会露出丝毫软弱来。无论是倾慕梅长苏多年的宫羽,还是一直跟随梅长苏左右的甄平与黎刚,在无数个日夜的相处之中,他们早就能够猜测出倘若梅长苏还能够清醒过来,开口所说的,一定会是……

  “别哭。”

  虚弱而沙哑的声音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响起,躺在床上的梅长苏像是用尽全部力气一般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蹲在自己身边抽噎不停的飞流,努力扯出来一个微笑,想要再最后一次哄这个孩子开心。

  看到梅长苏清醒过来,人们还没来得及高兴,便眼睁睁地着梅长苏的双眼无力地合了起来,原本起伏的胸膛也再没了动静。

  蔺晨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他一步跨到梅长苏的床前,按住梅长苏的手腕。医者的手向来都应当是很稳的,但此时蔺晨的手却抖个不停,早就失了琅琊阁阁主应有的风度。

  ——他还有太多话没有对梅长苏说,还有太多曾经与梅长苏约好要一起去游历的景色没有去过……如果梅长苏不在了……如果梅长苏不在了……

  蔺晨像是陷入了什么癔症般的死死地按住梅长苏的脉搏,即使他早就感觉到那里已然没有了跳动,但却仍然像是不死心一般地不肯放手。

  “噗通”脸上还沾着来不及洗净的血迹与灰尘的宫羽终于已经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这个被众多王公贵族所追捧的年轻女子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与飞流一样,将梅长苏当成了自己的整个世界。“倘若没有宗主,宫羽不会活到现在。”她总是会在十三先生劝她放手的时候用这句话来回答,身为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子,宫羽怎么会看不懂梅长苏身边的人与梅长苏那千丝万缕的联系、或明或暗的爱恋呢?可是那又怎样呢?她为了梅长苏花费大把大把的青春时光,以一个女子的身份刺杀、入死牢、毫不犹豫地令自己陷入龙潭虎穴之中,如此种种,也不过是一个心甘情愿而已。

  宫羽在年幼时希望和母亲一直在一起,再也不要经历任何苦难,这个愿望与她母亲一同死去;后来她想要的是陪在梅长苏身边,这个愿望又与梅长苏一同死去。——此后即使她拥有普天所有女子都羡慕的容貌和才艺,却也仍然是一无所有。

  宫羽的动作像是一个开端一般,原本还努力抑制着自己情感的众人或是放声大哭,或是全身发抖地跪在梅长苏的床前,蔺晨也终于像死心了一般 无力地放开了梅长苏的手腕。浓重的悲伤席卷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都是梅长苏的亲友至交,都将这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谋士智者放在自己的心尖上,都或明或暗地对这个人有着不同的情愫……可是现在这些话说来,又有什么用呢。

  在所有人之中,蒙挚出人意料的是最冷静的一个。事实上,蒙挚能够在十几年中一步一步摸爬滚打当到禁军统领一职,又怎么会真的毫无城府?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暗中感叹蒙挚虽然行为举止都无比粗狂,却在关键的时候总有一个冷静的大脑。

  可是曾经的林殊也好,后来的梅长苏也好,都未曾有机会看到蒙挚的这一面。因为在有梅长苏的时候,蒙挚便可以只负责完成梅长苏所嘱托的事情就好了,完全不必勉强自己将一颗赤子之心掰成七窍玲珑心来用。

  ——蒙挚对于梅长苏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所以直到此刻,这个在战争中经历过无数次生离死别的男人,仍然非常执拗地盯着梅长苏,不愿相信这个与自己约好每过几年便去金陵看自己的人会这样失约。

  正当所有人都陷入无法自拔的悲伤中时,一句话宛如一道惊雷在他们耳边炸开。

  “小殊……小殊的手动了……”蒙挚颤抖的声音在帐中响起,将众人的目光牵引到了梅长苏身上。

  蔺晨不会将还在跳动的脉象断成没有,众人也不可能将起伏的胸膛看作一动不动。

  可是,梅长苏那垂在床边的手,手指却又是确确实实地动了。

评论(10)
热度(114)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