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道总裁和一群霸道总裁的故事(15)

  伊丽莎白组这个饭局最初的目的本来不过是想要感谢一下本田菊前几天帮自己整理文件,但是她看着现在这个局面,忽然觉得……这其实不是一场感谢宴,而分明是一场修罗场。


  路上偶遇的阿尔也不知是真迟钝还是装不懂,完全无视了伊丽莎白的眼色,强行要求让他也来参加这次饭局,而本不想参加的王耀也被他硬生生地拉来了。至于本来早早的到饭店等待的本田菊在看到伊丽莎白不仅拐来了自己喜欢的人,还顺带捎来了一个情敌之后,表情丰富的可以照下来当成表情包了。


  伊丽莎白从小就是一个有强大内心的女孩子,她能够以唯一一个女董事的身份在商界过的风生水起,还能够拎着凳子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满大楼的追杀基尔伯特,这些无不表明她有多么勇敢和无所畏惧,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现在在这三个人的暗潮涌动之中烦躁的想要落荒而逃。——天知道她一开始只是想要让王耀和本田菊有一个机会可以好好相处啊,怎么阿尔弗雷德一来,整个气氛都和想象之中不一样了呢?


  伊丽莎白虽然外表上看起来仍然是那个端庄大方的淑女,但是她的心思早就乱成一团麻。饭桌上的饭菜多数都是为了照顾王耀的口味而点的中餐,结果阿尔弗雷德正好找到了借口,缠着王耀让他叫自己用筷子。——明明上一次聚会的时候他用筷子用的比谁都顺手……


  一向对别人撒娇都没有办法拒绝的王耀自然是磨不过阿尔,阿尔弗雷德又趁着这个机会紧紧的贴到对方身上,伸出的手臂看起来像是要把对方圈到自己怀里一样。这两个人的近距离接触让坐在一旁的本田菊一直以一种低气压的态度盯着两人。


  ‘如果不是还有一些残留的理智在,这两个人会不会直接打起来啊……’伊丽莎白咬着筷子看着两个人的明争暗斗,而王耀作为风波的中心,早就是一副头疼的表情了。伊丽莎白端起一旁的茶杯用一种喝酒般的豪迈姿势将茶一饮而尽,幸好王耀现在正在烦躁和纠结之中,不然又少不了说伊丽莎白的喝茶方式是牛嚼牡丹了。‘不成,不能这样下去。’


  伊丽莎白一直都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不然也不能够以女孩子的身份掌管一个庞大的公司。她在意识到着急人不能够继续这样僵持下去的下一刻,就拎着包站起身理直气壮地对三个男士说:“我要去补妆,你们谁来陪我?”明明是一句的问句,但是不等三个个有心事的男士回答,伊丽莎白就抢先说了句:“耀先生?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嘛?”


  正巴不得离开的王耀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从阿尔的胳膊中挣扎出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阿尔弄乱的一副,“我的荣幸,女士。”


  因为凯撒的缘故,伊丽莎白见过王耀不少的黑历史,再加上对修罗场的恐惧心,她早就能够在面对王耀的时候做到心如止水了,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也不得不承认,穿着休闲小西服的王耀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站起身来的时候……实在是帅爆了。


  随着伊丽莎白的高跟鞋声离包间越来越远,原本还挂着一丝客气微笑的本田菊和阿尔的表情也渐渐地变得冷漠。——你不能指望两个情敌能够对着对方的脸笑容满面。


  实际上这两个人看到对方出现,就会在心里忍不住皱眉。


  哪怕他们曾经合作过很长的时间,刚刚离开王氏的本田菊借由那一次与阿尔弗雷德公司的合作迅速东山再起。


  两个人的火药味仍是很重。这也不怪他们,就像王嘉龙心目中最大的对手是伊万一样,在这两个人的心中,对方正是自己在感情路上最大的障碍。


  阿尔弗雷德看到了王耀对待本田菊这个弟弟的容忍和耐心,而且本田菊又不像王家两个男孩子一样和王耀有直接的血缘关系。这种可以打亲情牌却又不会被血缘拖累的外挂实在是让世界的hero觉得头疼。


  而本田菊看到的更加深刻,我们早就知道本田菊是一个心思细腻而且善于观察人心的人了,这种优势也常常被他在感情之中加以利用。


  在追求王耀的人之中,有天性沉默少言的王嘉龙,有闷骚的王濠镜,有傲娇的亚瑟,还有经常孩子气的伊万,以及已经没什么机会可以撒娇的本田菊自己;只有阿尔弗雷德是真正的天生活泼和善于寻找话题。这一点在追求恋人的路上不知道会带来多少方便,就像刚刚能够借这机会向王耀撒娇的人,就只会有阿尔一个人。或者说,王耀对于阿尔弗雷德的撒娇最没辙了。他可以对着伊万的撒娇毫不犹豫地说出“正常点别发疯”——毕竟他们太熟了,还可以对着……好吧,剩下几个人都是基本不会撒娇的类型。而阿尔弗雷德向来是以开朗的性格著称的,有意也好无意也罢,他还总是喜欢逗王耀开心,长期下来,早在王耀没察觉的时候,他就会在想到阿尔的时候不自觉地笑起来。


  王耀没有察觉,可不意味着其他的追求者们没有察觉,本田菊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却觉得王耀的这种倾向十分危险,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王耀迟早会习惯阿尔弗雷德,并且在不知不觉之中把他当做人生中的一部分。


  所以本田菊从来都看不惯阿尔弗雷德,当然,也看不惯其他情敌。


  而现在在种种巧合之下,两个人还不得不面面相觑的继续坐在这里等王耀和伊丽莎白两个人回来。


  本来两个人都是紧贴着王耀坐着的,结果现在王耀一离开,让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近了不少,就算是专心地看着面前的饭菜,也能够用眼睛的余光瞄到对方。


  无穷无尽的尴尬在两个人之间弥漫。


  善于在这种情况下调节气氛的阿尔弗雷德却只是冷着一张脸默默地夹菜吃,——要是王耀能够看到这一幕,他就一定会惊觉阿尔用筷子的姿势是多么的标准,——他才不想调节什么气氛呢,再说了,和情敌还能谈什么?难道要谈他们各自是怎么追求王耀的吗?


  “哥哥说琼斯先生已经对他告白过了?”


  阿尔被这句话惊得手立刻一抖,‘真要谈我们俩是怎么追求王耀的吗?’这个平时在赌场这种复杂世界之中都能够做到八面玲珑的男人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当机。


  不过就算是没有反应过来,气势上也不能先输,“对。”阿尔转过头,蓝宝石般美丽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本田菊,眼睛之中充满了坚定“我向他告白了。我告诉他,我喜欢他。有什么问题吗?”话说到最后,语气之中带了一丝充满恶意的嘲讽。


  他在质疑本田菊用什么身份来这么问,同为追求者,两个人的身份还能谁比谁更高贵,谁能够管着谁吗?


  本田菊听到这句话之后仍然显得很镇定,从这一点上看,他真的像极了把他抚养长大的王耀,他面不改色的看着茶杯之中的叶片,翠色的茶叶正漂浮不定,就像是他现在的心一样找不到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他在阿尔弗雷德看不到的角度冷笑了一下,“那你觉得王耀会接受你吗?”


  既然阿尔弗雷德质疑,本田菊索性连哥哥都不喊了,反正他早就不想要继续披着王耀弟弟的身份看着这几个人明争暗斗了。


  这句话未免有点太难听了,原本就冷着脸的阿尔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把手中的筷子随便一扔,语气不满的回答:“王耀不会接受我又怎样?难道他就一定会接受你吗?”


  被戳中痛处的阿尔弗雷德现在像一只要捍卫自己领地的狮子,神色之中全是愤怒,“你可别忘了,当年你挖走了王氏多少高层,这雪上加霜的‘恩典’,你不会觉得王耀真的不在乎了吧?”


  本田菊的表情也随着这句话有些僵硬,不过毕竟他在童年、少年时受到的痛苦比阿尔多了太多,心理承受能力也好不少,只几秒钟,招牌一样的王家人的微笑又重新挂在了他的脸上,他主动和阿尔弗雷德搭话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和他吵一架,“既然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把握,那你有没有想过合作呢?”


  这句话所包含的意思可太丰富了,阿尔弗雷德不由得怔了怔,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合作?”显然是想要借着这个重复让自己已经死机的大脑好好地理解一下本田菊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而本田菊显然已经没有耐心等待阿尔弗雷德自己想明白合作究竟是什么意思了,而且如果阿尔想的时间再久一些,可能本田菊就已经没有勇气继续这个话题了。


  “对,合作。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把握让王耀接受我们,那如果我们合作呢?成功的几率一定会大很多吧。”


  “王嘉龙和王濠镜现在一定会达成什么共识,而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插进他们俩之中。琼斯先生,我们曾经在商界合作过,现在再次合作也是一笔很合算的打算啊。”


  本田菊说的毫不犹豫,显然是在此之前已经考虑这件事情很久了。


  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并没有因为这些解释而变得缓和,他依然阴沉着脸发出质疑,“合作又能怎么样呢?即使王耀在最后接受了,那我们两个人不还是会继续争?”


  “我不相信你没有想过那个办法。”本田菊说到这里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实际上他也非常不愿意提起这件事,但是如果真的能够得到王耀,那他也愿意去尝试,“几个人和王耀一起在一起,这种方法,我不相信你会没有想过。”


  “王耀现在的问题是不愿意去爱人,而不是还没动心。如果我们能够合作,我想他应该会更容易去尝试一下接受别人的爱意。”


  阿尔弗雷德听到这句话之后沉默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许是第一次见到王耀时的那片星空,也许是无数个日夜想到王耀时的甜蜜和痛苦,又也许他什么都没想,只是在一阵沉默之后回答了一句。


  “好。”


  没有人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这个在赌场之中挥斥方遒的男人更不例外,但是如果真的可以让这一段本以为不可能的感情有一个好的结局,阿尔弗雷德也愿意去尝试和别人一起分享赌局的奖励品。


  在阿尔弗雷德和本田菊做出了这样一个足以改变他们后半生的决定的同时,陪着伊丽莎白去补妆的王耀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伊丽莎白说是要去洗手间补个妆,但是在座的几个人其实都心知肚明,她不过是想要找个借口出去溜达溜达而已。所以王耀也没真打算陪伊丽莎白去补妆,两个人出了包间之后就随意地找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一起发呆。


  伊丽莎白的品味很好,这次她特地挑选的酒店自然也是很有格调,两个人倚在二楼的栏杆处,恰好可以将一楼的景色全都收归眼底。


  不同于普通酒店,这一家店的大厅之中被仿造成了小小的中国风园林,精致的小桥与潺潺的流水,让本来心烦意乱的两个人的心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这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是出于沉默状态,但是却并不尴尬,现在也是如此,王耀在经历了好几天的思索之后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放空自己,而伊丽莎白正想着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事情。


  沉默被伊丽莎白率先打破。女孩子清亮悦耳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之中响起,“那两个人今天和你的相处方式好像很不一样啊。”明明该是一句询问的话语,却硬生生地被伊丽莎白悠哉悠哉的气势搞到像是一句简单笃定的重复,像是早就知道前因后果了一样。


  王耀的感受显然也是这样的,他挑了挑眉毛,学着伊丽莎白做了一个悠闲充满玩味儿的笑容,“我怎么感觉你知道原因了啊,”王耀用正宗的京片子回答,“他们俩对我告白了。”王耀摆出来的再好看再自然的笑容在说到这儿的时候都不免有些挂不住。


  其实如果问这个问题的是别的任何一个人,王耀都不会像这样坦白,伊丽莎白在他的心里……其实多少是特殊的。


  那可是凯撒的表妹。也是王耀唯一一个正儿八经敬佩的女孩子。


  绅士在面对女孩子的时候总是会温柔一些,而王耀在面对伊丽莎白的时候也总是会更加心软。


  王耀看着一脸‘果然如此’的伊丽莎白,不由得有一种无力感,他其实非常清楚伊丽莎白这是一种好无恶意的关心,但是他还是会感觉……非常的奇怪。


  毕竟王耀的爱无能是在凯撒离世之后才初现端倪的。


  伊丽莎白把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了自己倚着的栏杆上,她从二楼探出头来,试图数清一楼究竟有几盆盆栽。那样子像极了很多年前,她在学校教学楼上探出身来,去看操场上的王耀和凯撒。


  “你想要怎么处理他们的感情?”难得八卦一次的伊丽莎白显然是想要刨根问底了。


  其实这也正好是王耀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但是他却迟迟找不到答案。他本以为在和王湾谈过之后,自己的思绪会清晰一些,但事实是原本就混乱的头脑变得更加混乱了,他也没想在伊丽莎白的面前遮掩自己的迷茫,毕竟这小丫头聪明的和她哥哥一样,“我也不知道。”


  王耀那柔和到像是一掐都能有水的嗓音仍然在这个静谧的空间之中回响,“我总觉得在我的心里,这几个人的地位都是一样的。我没有办法接受一个然后拒绝其他人。这样太残忍了……其实我本来宁愿装作一直都不知道的,但是我没有想到……从来都没有想到他们对我的感情会这么深。”王耀的神色之中充满了不忍,和对自己的怀疑,甚至有些自我厌恶。


  这些负面情绪浓烈的几乎肉眼可见,落进伊丽莎白的眼里之后,对于她来说简直像是一只猫在用爪子挠自己一般揪心。


  “你是想全部拒绝他们吗?”得到了意料之中肯定的回答之后,伊丽莎白咬了咬嘴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再次开口说:“你知不知道……我哥哥他……其实在出事之前,是想要跟你告白的。”


  这句话带给王耀的感受无异于一道惊雷,“什么?”自小受到良好家教的他现在连自己处在公共场所里不应大声喧哗都不顾了,“你说……凯撒他……”本来气势汹汹的问句越到最后却越无力。


  他有些不太想知道伊丽莎白的答案,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呢?那句本应该在多年前就说出的告白早就因为一方的死亡而永远的尘封在时间之中了。


  就算王耀不想听到答案,伊丽莎白的回答还是会继续,她曾经一直以为让这件事情成为一个秘密是最好的做法,但是现在她才知道,这只会让王耀的心结越来越重,永远都解不开。美丽的女子用手指不安地绕着自己的卷发,小心地挑选着措词,“哥哥当年出事之前,正是你们要毕业的时候,他的毕业设计一直都瞒着你吧。”


  的确,王耀和凯撒虽然是多年的对手,但是两个人的私交却非常好,甚至可以说,两个人都是对方最好的朋友。按理说,关系这么好的两个人,毕业设计也应该是合作完成的,再不济两个人也会互相对彼此的策划知根知底。但是偏偏没有,凯撒的毕业设计全程都独立完成,而且从头到尾都没有向王耀透露丝毫。


  那时候的王耀虽然觉得奇怪,不过他天生不是喜欢怀疑别人的性子,也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追究。现在伊丽莎白却把这多年前的事情重新翻出来……


  “他的毕业设计是为了你而做的。”


  “哥哥说你非常喜欢古罗马。你们两个有一年假期不是还曾经单独去过一次遗址吗?哥哥说你当时对着已经是繁华都市的旧址显得非常的失望,所以他就花了很大的心血和时间想要复原出当时罗马最繁华的样子。结果……结果他的画稿才刚刚进行到一半,就……就再也没有机会进行下去了。”说到这里,向来坚强的伊丽莎白咬了咬牙,努力想要把自己眼眶里的眼泪眨回去。


  “后来哥哥的导师曾经辗转找到我,希望把哥哥的画稿发表出来,我犹豫了很久,还是拒绝了。我想,在哥哥的心里,那时专门为你而做的,别人的欣赏和夸奖不过都是附带的而已。”


  说到这里,伊丽莎白转过身来,正对着王耀说:“我今天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不是想要你记我哥哥一辈子,也不是想要和你一起回忆他,”女孩的声音带有一些哭腔,但仍然语气坚定,“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你已经错过一个人了,永远的错过了,我希望你能够去珍惜还能够抓得住的人。”


  女孩用手胡乱擦了一下自己脸上挂着的眼泪,匆匆丢下一句,“我去一下洗手间。”就立刻跑开了。也许她是怕自己继续呆在这里会忍不住大哭,又或者是不知道该怎样继续面对王耀。总之她离开的非常匆忙,像是慢一步就会遇见什么危险一样。


  伊丽莎白离开去平复自己的心情了,被留下的王耀却迟迟没有办法从浓厚的悲伤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


  他刚刚所听到的消息,是他从未想象过的。


  在王耀眼中,自己被那几个男人喜欢,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而伊丽莎白却在刚刚告诉他,他最怀念的、关系最亲密的友人也曾经想要对他告白。


  王耀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会被很多人追求的男人,在很多男生都忙着谈恋爱忙着你侬我侬的少年时期,王耀就已经必须去承担一个家庭的压力了。这么想想,也许他的感情缺失从那时候就已经埋下祸根了。


  至于成年之后,既有失去凯撒后的感情疲倦,又有为了公司打拼的忙碌,这个各方面条件都十分优异的男人硬是没谈过一次恋爱。


  事实上他早就有一种一直单身到底的打算。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别人,并且负责起另一人的后半生,这种假设会让王耀有一种恐惧感。


  在感情方面,王耀一向是一个胆小鬼。


  王耀靠着栏杆慢慢的坐下,觉得自己这几天经历的感情起伏比平时一年所经历的还要夸张。


  当本田菊走到走廊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正把脸埋到自己曲起的双膝中的王耀。这种恶俗偶像剧之中常常出现的姿势把本田菊吓了一跳,他可不记得王耀曾经有这么脆弱的时候。


  本田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上前去,小声地叫了一声:“耀先生?”


  被叫到名字的人动了动,但是没有站起来,本田菊皱了皱眉,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要扶他一把。


  这时候王耀闷闷地声音传了过来,“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过去。”


  本田菊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仍然非常坚定地站在王耀的身前,等了一会儿还没听见脚步声的王耀疑惑地抬起头来,“我说……”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本田菊的动作打断了。


  本田菊捧着王耀的脸,小心翼翼地把他脸上还挂着的眼泪擦干,专注深情地让王耀以为他所捧着的是什么举世无双的稀世珍宝。


  “怎么哭了?”等到王耀的脸上再看不出一点泪痕的时候,本田菊才用温柔却又带一点担忧的声音发出疑问。


  也许是王耀已经在这几天经历了太多的感情欺负,又也许是本田菊的举动和话语让王耀想起了很久前他还是自己弟弟的日子,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这几个人感情王耀出乎本田菊意料的伸出手搂住了正蹲着为自己擦眼泪的本田菊。


  这个举动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本田菊一下子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耀先生?”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已经超出了人体所能接受的最大限度,搞不好过一会儿就会因为狂喜和惊讶而昏厥了。


  王耀感受到了本田菊的吃惊,但是他仍然维持着环抱着对方的动作。手臂将本田菊抱得紧紧的,像是溺水者抓住的唯一一块木板一样。


  过了很久,等到本田菊都以为王耀不会说话的时候,才听到他语气疲惫地对自己说:“小菊啊。你是认准了我吗?”


  本田菊一愣,接着才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什么,他点了点头,随即又意识到把头埋在自己怀里的王耀其实看不到这个,“对。只会是你。也只想要你一个。”


  “我不明白……”正在钻牛角尖的王耀抬起头来,直直地盯着本田菊的眼睛,“为什么你们会喜欢上我?”苦恼的样子像是一只被毛线球缠住的小奶猫。


  “因为最好的谁都想要,而你就是最好的。”不等本田菊回答,就有声音率先回答了王耀的这个问题。


  一蹲一坐的两个人抬起头来,看到的是正走过来的阿尔弗雷德。他在长时间等待之后仍然不见另外三个人回来,只好自己也出来找人了,却没想到正好碰见难得这样脆弱的王耀。


  阿尔弗雷德走近了之后看着眼睛还有些发红的王耀,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记得我早就对你说过,我希望你不要因为我们的感情而觉得有负担。”平日里爽朗的年轻人现在的心情也有些闷闷的,“你也不要因为觉得愧疚而接受我们任何一个人。我……”阿尔弗雷德想起刚刚和本田菊的那番谈话,犹豫了一下,“我们会努力让你接受我们的。”


  听到这句话,王耀有些惊讶的看着阿尔弗雷德。这个平日里一向骄傲到自负的大男孩儿现在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不,不是面无表情,王耀自嘲的笑了笑,阿尔的眼神里其实有着非常明显得渴求和担忧。‘王耀你还想欺骗谁呢?’他在心里问自己,忽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做法真的是蠢透了。‘没有办法继续自欺欺人了啊。’平日里叱诧风云的大总裁无奈地揭穿了自己,王耀在此刻终于非常清晰的认知到,原来他们对自己的感情是如此的浓厚,而且不容拒绝。


  王耀挪动了一下,示意本田菊松开自己,然后站起身来,恢复了他原本的神态……不,这么说也不对,像他刚刚那个走到阿尔弗雷德身边伸出手揉了揉对方头发的举动,绝对不是平时的他会做出来的。


  头发被揉的乱乱的阿尔弗雷德愣愣地看着王耀走回包厢,他那平日里转的飞快,堪比最精密的计算机的大脑又一次的当机了。


  不过还好他身边还有一个理智尚存的本田菊,嗯……确切的说是还有一丝理智尚存……毕竟那个眼睛亮亮的,露出和小孩子得到了喜爱的糖果般表情的人,实在是和本田菊平日的样子太不一样了。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爱情令人……脱胎换骨。


  比起来今天被王耀主动亲近了的本田菊和阿尔弗雷德两个人,王濠镜这几天一直过的非常的烦躁与不安。


  其实他对王耀的一番表白可以说是正式打开了人们追求王耀的局面。但是他却完全没有因此得利。


  王耀自从出差回来之后,就用尽了一切办法去躲避他,还有王嘉龙。其实原因也可想而知,就算王耀已经开始慢慢地接受自己被同性喜欢这一事实,但要他接受自己的两个亲弟弟也喜欢自己这件事情,还是有一些难度的。


  王嘉龙还稍好一些,毕竟他在王耀刚刚回家的那一天就凑巧见到了他;而那几天正住在公司的王濠镜可就惨了,从表白之后就没怎么和王耀说过几句话。


  ——这对于他们俩可真是个噩梦。


  不过还好他们俩有个神助攻。王湾今天一和王耀告别,就立刻打电话给了王濠镜,语气严肃地向他报告了自己刚刚和王耀的谈话。内容详细到连两个人点了什么甜点都说的清清楚楚。


  王濠镜听到王湾的‘汇报’后,立刻就觉得原本压在自己心上那块沉甸甸的石头落了地。他太了解这个从小就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了,王耀的这种表现完全就是正准备接受他们感情的前兆。——即使王耀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意识到了这个,王濠镜觉得自己的日子舒服多了,连这几天有事儿没事儿就挥舞着手上的伤口,恨不得告诉全天下‘这是大哥给我包扎的’的王嘉龙都看的顺眼了不少。


  不过他也没高兴多久。


  得到了王湾第一手消息的王嘉龙和王濠镜今天早早地就回了家,准备趁着这个王耀的感情防线稍稍松动的机会和他来一次长谈。


  可是这两个人直等到天色变暗都没有等到他们心尖尖上的那个人出现。


  那种感觉就像是黑暗中的旅者点燃了火焰之后又眼睁睁的看着它熄灭一样。充满了绝望和不甘。


  两个人从一开始紧张的措词,想象着过一会儿该怎么去说服王耀,到最后开始绝望的想,是不是王耀因为他们俩的关系,已经不愿意再回这个家了。


  王嘉龙和王濠镜是早早就父母双亡了的,但是在自家大哥的细心看护之下,两个人几乎可以说是从来没受过什么苦。人生之中最大的一次挫折大概就是曾经王氏的没落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成长起来的两个人年轻人虽然有着比起普通同龄人更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但是面对着可能会被喜欢的人拒绝甚至是厌恶这种可能,也会觉得悲伤和绝望。


  正当两个人沉默了不知道几个小时,已经都要站起身摔门而走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钥匙扭动锁的声音。


  两个人像是很多年前等待哥哥回家的小学生一样,齐刷刷的抬起头来看向门口。


  刚刚打开房门的王耀正带着熟悉的温和微笑看着他们,像往常一样的说一句:“我回来了。”


  

评论(3)
热度(38)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