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道总裁和一群霸道总裁的故事(13)

【热度和评论决定明天几更><】

  今天是王耀离开家的第五天。整个王家的气氛从他出差的那一天起就怪怪的,平静无波的表面之下有让人望而生畏的暗潮涌动。


  不同于从第三天起就一直住在宿舍不愿意回家的王湾、像是为了发泄什么一样连续三天都一直住在公司的王濠镜,王嘉龙倒是每天都坚持回家,这到不是为了所谓的能够让王耀在回来的第一刻,就能够看见自己,——实际上,王耀回来第一个见到的人一定是他的秘书,毕竟王耀一直是一个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像是出差结束就立刻奔回家这种事,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的——王嘉龙只不过是希望在这个家多呆一会儿而已。


  大概是因为他曾经在这个家之中缺席太久的原因。


  王嘉龙今年二十五岁,在童年的时候就和王耀一起经历了家庭变故等等的风风雨雨。但是他却曾经被动的缺席了王耀的人生。那是在王氏集团崩塌的第三个月,王耀将一份堪称完美的企划书交给了柯克兰集团,换来了王嘉龙在他们公司的高位。


  ——这可真愚蠢。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这么形容王耀这一举动,王嘉龙在那时候也觉得不敢相信王耀会这么做。对于那时才刚刚步入社会的他来说,兄长的这一行为简直就像是抛弃了他一样。在调任书刚刚到手的时候,他不知道敲了多少次王耀办公室的房门,王耀一开始还会隔着一扇薄薄的门劝说他离开,到后来却开始一声不吭了。


  知道现在,王嘉龙回想起那时的感觉,还是会觉得心里充满了绝望和不甘。他不怕被人从云端打落,更不怕陪着王耀从头再来,只要王耀需要,无论吃多少苦,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扛下来。甚至在伊万刚刚离开王氏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未来的事情了。


  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到,王耀不需要他的陪伴。


  王耀,他的兄长,他喜欢的人,为他铺就了一条目的地注定是成功的路。王嘉龙觉得自己应该开心或者是觉得感谢,但实际上他那时心里只有不甘。


  “为什么你把王濠镜留下来了!却要送走我?!”王嘉龙在每一次敲门都没有任何回应的时候,总是会在最后绝望地对着门里的人嘶吼出来这句话。他知道这句话无疑是在王耀本来就内疚和悲伤的心里再狠狠地捅上一刀,可是他忍不住。他从青春期第一次梦遗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喜欢王耀了,那时候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这段感情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但在他的想象之中,至少他和王耀会一直在一起——就算只是兄弟,就算永远都只是兄弟。


  愤怒和悲哀在那个时候充满了他的思绪,以至于他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伤害王耀。


  “嘶。”大概是因为太过出神回忆当初,王嘉龙原本正在切菜的菜刀一下子划伤了他的手指。鲜血一瞬间从伤口涌出来,只能说幸好王嘉龙的反应够快,没有造成太大的伤。


  当王耀推开家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的弟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面瘫着脸在客厅之中翻找着医药箱,就好像在客厅中滴答了一大摊血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


  ……这种一推门就看见一副血腥场景的设定实在是太有冲击性了,就算是王耀也不免反应不过来的愣了愣。而听到推门声的王嘉龙也反射性的抬头,两个人就那么呆呆的对视着。


  “你这是干什么呢?!”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王耀立刻扔下手里的东西跑进了客厅。“手怎么弄的?”平时在谈判桌上运筹帷幄的王耀面对着受了伤的弟弟显得十分无措,他拿过王嘉龙手中的绷带,又把王嘉龙手指上的伤口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才敢小心翼翼地下手包扎。


  “……切菜的时候……伤到了。”王嘉龙看着正专心为自己包扎伤口的人,闷闷地回答,语气像极了犯错后被家长发现的小孩子。


  听了这个回答之后,王耀的动作一顿,小声地咳了几声才止住了想笑的欲望。他动作迅速地处理好王嘉龙的伤口,抬起空闲着的手揉了揉对方柔软的短发。


  “怎么忽然要做饭了?”平时王耀在家的时候可从来不舍得让他的三个弟弟妹妹下厨,哪怕是再忙他都会抽出时间来做这些做饭和打扫房间之类的事情。


  王嘉龙听到询问之后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是沉默了一会儿,等到王耀收拾好医药箱之后,他才像是后知后觉一样的开口:“你还从来没有吃过我做的饭。”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像是在回答王耀的问题,又更像是在自说自话。王耀疑惑地偏了偏头看向王嘉龙,神色之中都是询问和不解。


  “你喜欢的菜,我都已经学会了。可是你还没有尝过。”王嘉龙伸手握住了王耀搭在腿上的手,紧紧地攥住,像是怕他逃开一样。“一次都没有。”


  这个回答实在是太出乎王耀的意料了,他呆呆地看着表情认真严肃的王嘉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从来没有真正的认识过这个自己的亲弟弟。


  “你……”


  王耀记忆之中一直沉默话少的王嘉龙忽然一反常态地出声打断了王耀的话,“ 那段时间,”话到这里,王嘉龙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他早就不是那个冲动起来会去伤害王耀的年轻人了,他不愿意再去戳王耀的伤疤,但是却又很清楚有些伤口必须要揭开才能够真正的愈合——“我很想你,但是又不敢去找你,打电话甚至发短信都不敢,所以闲下来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躲厨房里做饭,学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菜。”他说的是刚刚被柯克兰集团雇用的那会儿,“一开始做的特别差,做出来连我自己都不想吃,后来好不容易做的像样了,我还是不敢去找你……就算是现在,我也不敢让你尝尝。”


  年轻人原本清亮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沙哑了,甚至还带着一点哭腔“因为我怕你察觉出来。察觉出来我喜欢你这件事情。”


  一直沉默着的王耀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自然的把被王嘉龙攥住的手往回抽了抽,“嘉龙……”他试图打断这个情绪不稳定的年轻人想说的话,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听完这些,一定会发生什么控制不住发展走向的事情。

  “你听我说完,”压低了的声音带着一丝痛苦响起,“我知道他们对你告白的时候其实觉得特别的恨。为什么我不敢做的事情他们就那么干脆的做了呢?”


  黑色短发的年轻人神色痛苦的盯着他身旁的兄长,像是想要把这么多年来他所有的委屈都说出来一样地倾诉。


  而原本坐立不安的王耀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平静下来了,他像是曾经听幼年的弟弟讲心事一样,沉默地听完了王嘉龙所有的话,但是奇怪的是,表情却始终是平静到让王嘉龙发慌。


  两个人渐渐地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王嘉龙已经没有勇气继续说什么了,实际上,他觉得自己的所有勇气都已经用在了这次告白上了。


  而王耀……王耀在思考自己的人生究竟哪里出了错。他可以说服自己,伊万的爱是因为日久生情,伊万和阿尔的爱是因为棋逢对手;可是他一直都没有办法理解自己的两个亲弟弟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


  既然弄不明白,他就毫不顾忌的开口问了,“嘉龙啊……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啊……”王耀的声音之中仍然充满着疑惑和不解,不过却没有了之前的那些不自觉的抵抗和烦躁,王耀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无论是对这几个人的态度或是对他们感情的认知,都在一次又一次的告白之中,变得更加成熟和清晰。


  听到这个疑问,王嘉龙先是愣了一下,他实在是没想到,王耀的反应会这么温和。,实际上,王耀没有立刻翻脸,对于他来说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他沉吟了一会儿,十分郑重地回答:“我没有办法很准确的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对于我来说,不是你就一定不行。如果我这辈子会和谁在一起的话,那么那个人就一定会是你,否则我宁愿这么一直的一个人下去。”


  王耀静静地听着对方的宣誓,那是那么自然就说出来的一些话,好像在这之前他就已经在心中想了无数遍一样,也许他是真的想了很多遍吧,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抱着悲哀却又无可奈何的情绪,绝望的想着这一段他原以为没有结局的感情。


  王耀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从王嘉龙的手中抽出来自己的手,站起身来说:“你不是说要给我做饭吗?我也蛮想尝尝你的手艺的。”他的语调平静,像是刚刚没有收到自己亲弟弟的告白一样。


  听到这句话,王嘉龙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刚刚在心里想了无数种王耀的反应,但是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的,他没反应过来一样的呆呆地回答:“好……好。”紧接着心中就涌现了一阵狂喜,王耀现在的这种反应,是不是意味着,他正在努力尝试接受自己呢?这种想法刚一在王嘉龙的脑子中形成,他就觉得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这个人都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满足感,仿佛他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实际上,如果他真的能够得到王耀,那么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这个说法其实也不为过。


  在王嘉龙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专心做饭的时候,王耀坐在客厅沙发上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王耀现在的心情已经不再是几天前的那种惶恐和惊讶了,在这几天的外出之中,他除了忙工作,还想了很久他对于这几个人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他在一开始告诉自己,他对伊万的依赖是因为友情,对阿尔和亚瑟的欣赏是因为棋逢对手,两个弟弟的爱护是因为亲情。


  可是在一次次的回想和思考之中,王耀越来越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了。他想起这几个人往日中对自己若有若无的触碰、小心翼翼的保护,和这几天中那几个充满爱意的吻。——王耀忽然发觉,他在接受这些的时候心里只有惊讶,而没有厌恶。


  倘若这些动作换成别的任何一个所谓的‘朋友’,王耀的反应都不会这样。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王耀对于他们感情也不再像最初那样那么抗拒。反而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地顺其自然。


  他看着正忙碌的王嘉龙,心里不知怎么的,忽然冒出来一个,“这样下去也不错”的想法。


  


  


  

  


  


  


  


  


  


  


评论(8)
热度(41)
  1. 不属于人类 转载了此文字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