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道总裁和一群霸道总裁的故事(12)

  【有多少评论,下次更几千】

      人生之中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它的不确定性,你永远没办法知道你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会遇见什么人。

  当王耀在酒店的餐厅看见伊万的时候,脑子里忽然蹦出了上面这样的一句话。同时他又有一点后悔,觉得自己应该在这次出差之前看一下黄历,挑个好的日子再出来。

  ‘这些人一个个的……简直跟车轮战一样……’王耀一边无奈地看着笑眯眯的高大男人拉开椅子坐到自己对面,一边这么自暴自弃的想。

  “你也是来出差的?”王耀边问边把勺子放在咖啡杯里搅动着,他一直都不喜欢这种饮品,如果不是因为担心宿醉和被告白后的迷茫影响自己的大脑运作,他是绝对不会碰这种东西的。

  即使在这种天气也围着厚重围巾的男人看着对方不自觉地孩子气举动,保持着笑眯眯的表情回答:“我是来找小耀你的。”

  如果这句话放在以前,王耀一定会头都不抬一下的回答:“开什么玩笑。”——那时候他可不相信会有人为了来见自己一面特地的跑这么远。

  可是这句话却发生在现在,这个王耀刚刚遭到了不少来自同性告白后的紧张敏感期。所以他原本正在搅动着咖啡的动作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脱口而出的便是一句质问,“不会你也是来告白的吧?”

  这句话的声音不小,不过所幸这个时间点没有多少人在餐厅,所以也没人注意到那个常常出现在各种新闻上的王耀总裁刚刚在这里说出了什么劲爆的话题。

  “也?”伊万没有回答是或者不是,而是像是个批改学生作业的老师一样,严肃的把这个‘也’字挑出来意味深长地重复了一遍。

  王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暴露了什么,他像是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把自己手边的咖啡一推,还小声抱怨了一句,“咖啡一点用处都没有。”还是让他的反应变慢了。

  这个小动作让伊万的笑容更深了一些,他知道王耀这是在无意识地撒娇,这种举动对于平时冷静到丧心病狂的王耀来说简直是稀奇的要命,不过曾经的伊万倒是看过不少次——曾经嫩的能掐出水的王耀可是没少像个骄傲的小狐狸一样伸出爪子挠自己。

  “让我猜猜……”这个仿佛生下来就带着极北寒冷气息的男人动作自然地把王耀推开的咖啡拿起来喝了一口,“是亚瑟?还是阿尔?再不然——”紫水晶一样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王耀,“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可正好碰见了本田菊。”

  对方说的每个人都恰好是自己烦恼的源泉,所以王耀也没有反驳或者是否定。——实际上不知是习惯还是怎样,王耀在面对伊万的时候总是会放松一些。

  “他们都有。满意了没?”王耀用和平时沉稳的作风完全不同的懒洋洋的语气回答,“接下来是不是你也要告诉我你喜欢我?”

  伊万的笑容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一凝,‘他在反抗。’

  王耀现在的态度有些蛮横,甚至可以被归结为践踏别人的感情。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凭着多年的相处,伊万一下子就意识到王耀是在用这种态度进行无声的反抗。他在告诉向他告白的人们,‘看啊,其实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完美,喜欢上我绝对不会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真是拙劣而又温柔的拒绝啊。伊万无奈地想着,将自己手里端着的那杯原本应该属于王耀的咖啡一饮而尽。同时灵活的大脑还在不断运作着,“你生意谈完了没有?”伊万这种生硬的转移话题如果换一个环境一定会被王耀嘲笑一番,但是此时却让他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事情就该交给年轻人了,”似乎是因为谈起了自己所骄傲的下属们,王耀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许多,“他们也该多历练历练了,王氏的未来终究是要属于他们的。”

  说这话的时候,王耀的表情专注,甚至都忘了自己原本正在烦恼的事情。而伊万也正在以非常专心的态度看着王耀,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很难过,伊万一直都知道王耀重视王氏,重视自己的家人,但是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直观地感受到过。刚才对方的表现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王氏对于王耀来说是高于自身的事物。

  ‘其实我应该早就知道的啊。’伊万想,‘原本我也是他这么在乎的人中的一个的。’

  “既然今天没有要紧的事情要做,”不管心里想着什么,伊万所露出来的表情仍然是看起来无比温和的笑脸,“不如我们去逛街吧?”

  “你又犯什么神经……”半是因为心情不好,半是因为曾经两个人一直把互相吐槽为乐趣的惯性,王耀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就本能接了这样一句十分无理的回答,不过话还没说完,他就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硬生生的把后半句话给吞了回去。

  “想起来啦?”伊万脸上的笑容在这时终于不只是一个死板的面具,而是一个真心实意的温柔的表情。他用自己清澈的像是水晶一样的紫色眼睛紧紧地盯着王耀,“今天是我的生日。”

  王耀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样,一下子消停了下来。在王耀和伊万还是最亲密的合作友人的时候,两个人各自的生日对于这两个人来说绝对是最重要的日子了。几年前伊万还曾经为了留出时间给王耀过生日而连续三四天住在公司里赶工作。而王耀这个平时感情内敛的男人,也在伊万生日的时候几乎是做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

  只是曾经有多重视,现在王耀想起来就会有多悲伤。

  王耀绝不是那种生活在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相反的,他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看透的人心易变与世事无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居然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曾经重要到提前一个月就在心底念叨的日子,几年之后的现在居然险些平平淡淡的度过去了。

  这么想着,原本打算拒绝伊万邀约的王耀就不免心软了,他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败给了那个正用孩子气的眼神专注看着自己的男人。

  “只有今天一天……”你看,谈判中战无不胜的王总裁在生活之中一直是一个心软的男人,这对于那些正虎视眈眈的猎人们来说可是个好兆头,他们可都是想要抓住这个人的软肋,然后一击致命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长期都是八卦杂志上‘最想嫁的钻石王老五’排名中的榜首。

  有钱有权,样貌俊俏,永远都挂着微笑,还不像王耀那样有一大家子弟弟妹妹。

  这些足以让无数个幻想着飞上树梢变凤凰的小姑娘以飞蛾扑火的姿态去追求伊万。

  但是这个人却始终保持单身。甚至态度坚决到别人怀疑他是个爱无能人士。

  只有伊万和他的情敌们知道这是为了什么。这个看似温和其实内心如同寒冰一样的男人早就把自己所有的爱情燃尽了。倘若王耀不给他一个允许他靠近的机会,那么伊万的下半生只会抱着一团曾经燃烧的那么旺盛的灰烬度过。

  这种想法如果被王耀知道了,他一定会笑伊万傻,或者是劝说伊万他的人生还很漫长,他会遇见更值得去爱的人。

  伊万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不紧不慢的跟在王耀身后。

  既然是单独外出,两个人就非常干脆的甩开了所有的下属和保镖,像是很多年前的那两个穷小子一样在大街上溜达。换下了名贵西装的他们看起来就像是再普通不过的两个年轻人了,没有经历过勾心斗角与尔虞我诈,也不必去承担整个公司的兴衰和命运。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必顾及太多。

  王耀接过伊万递过来的一串糖葫芦,顺手还记得塞回去一串棉花糖。这两个本应是小女生才喜欢的零食是曾经伊万每每惹了王耀生气后都拿来赔礼道歉的小礼物。

  伊万看着正津津有味吃着糖葫芦的王耀,因为天气炎热,糖葫芦上裹着的糖浆有些要融化的趋势,王耀伸出舌头小心的舔了舔……嗯……舌头是粉红色的……

  本来专心看王耀的伊万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了那一小块儿舌尖,粉色的,柔软的……‘真想尝一尝啊。’伊万这么想着,悄悄地吞了吞口水。

  也许是伊万的眼神太过热切了,所以王耀像是察觉了什么一样的,抬头看了看正用渴望眼神盯着自己的男人。虽然这几天经历了不少告白,但是很明显王耀还没有‘自己被很多人喜欢’的认知。不然他就会立刻明白伊万所渴望的是他,而不是做出立刻将手中的糖葫芦递给对方这一举动。

  看着伸到自己嘴边的糖葫芦,伊万在惊讶过后笑眯眯地学着王耀刚才的动作,用舌头绕着金黄色的糖浆舔了一圈。王耀看着这明明非常正常的举动,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脸有些发烧。‘……好色情……’王耀这么想着,装作无意的转移了自己的视线。——如果他的反应慢一些的话,他就能够看到伊万的表情从原本的漫不经心变成了志在必得。

  两个平日里出入各大酒店、高档餐厅的霸道总裁就这么在一个有些简陋的小吃街吃了一路,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是吃不下了,搞不好两个人还会杀个回马枪接着再来一遍。

  王耀揉着自己撑的稍稍鼓起来的肚子,带着他本人都没有察觉的撒娇口吻问:“这下你满意了吧?还想去哪儿?”

  “满意,怎么能不满意呢?”伊万伸手把王耀垂下来的长发在自己的手指上绕了几圈,这是一种亲密到暧昧的动作,偏偏王耀还没察觉到,而是依然正儿八经的询问伊万他们下一站要去哪儿。

  伊万爱不释手般的摆弄着王耀黑的耀眼的头发,像是随口一说一样的接了一句,“这附近有个非常漂亮的海边,要不要去看看?”

  至于真的是随口一说吗?这可不敢妄加判断,只不过如果王湾在场的话,她就会立刻揭穿伊万,他昨天h还连夜向自己打听‘有哪几个地方是最佳约会圣地。’呢。

  王湾的审美和判断一向都是很精确的,她昨天既然对伊万重复了好几遍“海边很适合约会”,那就是一定有着十足的把握。这不,王耀一看到这个人迹稀少的海边,眼睛就亮了起来。

  在内陆长大的王耀是没有什么机会看到海的,而且就算看到了,游客密集而且被污染过的海洋也没办法激起他的兴趣。

  但是伊万精挑细选出来的这一片海是不一样的。这片由王湾推荐、最终伊万敲定的海边,平时一直都是个停船码头,来来往往的都是渔船货船,经过的游人非常少。现在又正是休海期,只有少数的几辆货船还停靠在这里。

  没有密集的游人和让人心烦的污染,这片海洋干净清澈的简直像是王耀的双瞳。

  “这可……真美啊……”为了方便行动而换上简单白色衬衣的王耀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这片美得令人窒息的海,现在的他哪里还有一丝霸道总裁的影子?幼稚可爱的简直像个正在上学的小男生。也许是这个气氛实在是太容易让人放松了,王耀甚至连平时所顾及的形象问题都不在乎了,他脱下鞋,索性赤脚踩在了沙滩上。码头海滩上的沙子多半是比较粗糙的,踩在脚下有些磨脚,甚至有种被人挠脚心想要发笑的感觉,王耀踩在上面歪歪扭扭地走着,时不时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回头看看自己留下的脚印。

  伊万就这么看着王耀这么幼稚地走向海岸,这个平时无论对谁都是一颗冰冷内心的男人此时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化成了一滩水。‘真可爱啊。’他眼睛一点都不敢移动的盯着王耀,他很少见到王耀这么孩子气。这个人的自我控制力已经可怕到令人不寒而栗的地步了,他总是喜欢把所有责任——王氏的、家庭的——都归结到他自己一人身上,有时候伊万会觉得王耀就像是一个笨拙的蜗牛一样,把沉重的壳背在身上,明明有一颗柔软的内心,却又总喜欢把它藏起来。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伊万才特别热衷于和王耀在工作之外碰面,他想要看到不一样的王耀。不是带着冰冷冷的、模式化微笑的王耀,而是表情鲜活、态度自然的王耀。——那曾经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每天都能够看到的,但现在却已经丢失了的场景。

  伊万从他所坐着的礁石上跳下来,也不管粗糙的沙子和碎石子会不会划伤昂贵的皮鞋,就一路小跑着跑到了王耀的身边。他像曾经做过无数次的那样伸手搂住了王耀的肩膀,‘好像又瘦了’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嘴上肯定是不能够说出来的。他露出一个平日里绝对看不到的活泼的微笑——没错就是活泼,虽然这个词经常用来形容他的情敌阿尔弗雷德,但是伊万可从来不介意去学习自己的情敌是怎样追求王耀的——,“要不要去海里玩玩儿?”男人的声音是如此温柔,让原本专心看海的王耀忍不住走神想起了这个人还是个少年的时候,曾经也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询问自己:“要不要和我合作去商界闯下一片天来?”

  忽然闯进脑子里的回忆是如此清晰,以至于让王耀不由得愣了一会神,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伊万连拉带扯地忽悠到海里去了。

  浅海的海面只刚刚没过王耀的小腿,经过太阳照射后的海水不会让人觉得冰冷不适,反而暖洋洋的让王耀整个人都感觉懒散起来了。甚至连伊万捧起来一捧海水泼向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喂!”突如其来的攻击让王耀一边笑着一边狠狠地踹了攻击发出者一脚,还不忘也用海水又泼了回去。

  虽然伊万是这场水战的发起者,不过这真一打起来,他却是处于劣势的。毕竟伊万那条一年四季都带着的围巾可是会给他带来不少的麻烦。

  就比如现在,王耀在遭受了伊万几轮攻击之后,毫不犹豫地拉住对方的围巾就是一扯。王耀的目的本来是想将伊万扯进水里去,不过王耀显然是忘了自己也正在水里,他在成功把伊万推到水里的同时,脚下一滑,自己也一同跌了进去。

  ——就像是王湾曾经喜欢看的恶俗偶像剧一样,王耀狠狠地摔到了伊万的身上。

  不幸做了肉垫的伊万先生倒是一丁点不情愿都没有,他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王耀,那人显然是还没从刚刚的嬉闹之中回神过来,正笑着看着自己,看起来似乎还想爬起来再继续闹一会儿。

  不过伊万可没有这个心情了。‘小耀一定不知道他有多诱人。’伊万这么想着,用视线代替手抚摸了一遍王耀的身体。

  王耀穿着的白色衬衣早就被水打湿了,几乎已经成为透明的布料贴身裹着他,将他的肌肤纹理几乎都暴露的一干二净,更别谈他胸前挺立着的两点了,直勾的伊万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地咬几口。

  在打闹之中弄湿的头发更是引人遐想,伊万忍不住想,如果这个动作发生在床上,该会有多么旖旎。

  伊万的眼神越来越露骨,即使是迟钝如王耀也不由发现了不对劲,他收起笑容有些尴尬地准备站起身来。

  可惜伊万却不允许他做完这个动作。

  在王耀刚刚撑起身体来的那一瞬间,伊万就反应迅速的伸出手把对方死死地扣在了自己的怀里。紧接着又不等王耀反应过来,就捧着对方的脸——或者说是用力掐着对方的下巴——不管不顾地吻了上去。

  这一系列动作发生的太快,王耀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直到伊万态度蛮横强硬地试图将舌头伸进王耀的嘴里,他才像是如梦初醒一样地挣扎起来。但是这种挣扎显然一点效果都没有,伊万用力将他扣在自己的怀里,手臂死死地钳住他的腰,舌头也不肯闲着,不停地舔着王耀紧闭的双唇,试图撬开它们,让自己的舌头与王耀的舌头好好的纠缠一番。

  “唔……”王耀惊恐地看着这个正舔弄着自己双唇的男人,那人往日里带着的笑容面具早就已经摘下,现在对方的脸上充满的都是执拗的偏执和求不得的痛苦。

  也许是伊万那痛苦的表情给王耀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他原本死死咬住的牙齿都不自觉地放松了。而伊万也毫不犹豫地抓住了这个机会,舌头长驱直入,伸进了王耀的口中搅动着。这个平日里温柔而且充满稚气的男人终于暴露出了他充满侵略性的一面,他凶狠且不容拒绝的亲吻着王耀,王耀印象中柔和如紫水晶般的双目现在锋利的让王耀从心底有种战栗的恐惧。

  王耀感受着伊万的动作,觉得自己已经被对方揉成了一滩水,软的没有一丝力气。那色情的舔过自己口腔每一处的是什么?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是什么?好像意识已经被抽走了,只有酥麻如触电般的知觉游走在身体之中。

  当伊万恋恋不舍的把自已的双唇移开的时候,王耀已经没有任何力气的瘫在他的怀中了。

  伊万看着王耀被自己亲的水润红肿的双唇,又有一种再次亲上去的冲动。可当他发现王耀仍然用恐惧的眼光看着自己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所有力气和欲望一下子被抽空的感觉。

  伊万不后悔刚刚那场自己渴望已久的亲吻,但是他却觉得恐慌,他不知道王耀在这之后会怎么对自己,是会厌恶?还是会远离?或者是从此完完全全的无视自己。

  这几种可能仅仅只是稍微想一想,伊万就觉得心痛难忍,他没有办法接受他的人生之中缺失掉王耀这最重要的部分之一。他看着慢慢回过神来的王耀,那人正眨着这世界上最好看的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眼里有迷茫,有惊讶,甚至还有一些藏的很深的恐慌。对着这双眼睛,平日里无论面对什么情况都能够侃侃而谈的伊万忽然有些手足无措,他觉得自己有特别多的话想要告诉王耀,比如自己有多么喜欢他,比如自己不后悔刚刚的举动,但是很想对王耀说一句抱歉,再比如……他想问问王耀,他能不能接受自己。

  可是这些藏在心里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来,此时的布拉金斯基先生手足无措地简直像是个面对青涩初恋的小男生,不过实际上也差不多了,他从十几岁正在上学的那一段最美好的年轻时光,就喜欢上了面前的这个人,一喜欢就是,近十年。有时候他会忍不住去想,如果当时他在刚刚明白自己对王耀的感情的时候,就出手去追求他,会不会两个人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呢?

  但是这是现实世界,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伊万·布拉金斯基曾经是王耀最亲密的伙伴,然后却又亲手使自己失去了这一特权。

  伊万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从水里站起身来,连抱带扶地把王耀从水里也捞了出来。两个人现在都是浑身湿漉漉的——脑子也是,湿漉漉的、乱七八糟的。他本想用自己的围巾替对方擦一下已经湿透了的长发,但却又非常尴尬的发现自己很少离身的围巾也已经被海水打湿了。伊万只好无奈地准备开口劝王耀赶快回酒店,免得原本身体就弱的他再次生病。

  “小耀你……”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王耀拉过他的围巾拽向自己——这动作可真像刚刚那个吻的开始——两个人对视着,眼神也在不断交锋着,输了的那个人就意味着妥协。

  妥协的还是王耀。他的脾气其实多年前就被人说过不适合商场,太过温柔也太容易心软。他声音沙哑地开口:“是不是无论怎么样,你都不会放弃?”

  ——如果说在‘被同性喜欢’这件事情上,王耀有什么预感的话,那一定是因为伊万布拉金斯基。他对王耀实在是太好了,关注度甚至超过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而伊万也正是王耀最不知道怎样拒绝的那个人,他们两个人都太过熟悉对方了,王耀很清楚,以伊万的脾气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做出半途而废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抱有一些幻想,希望对方回答自己,他会放弃。

  可是看起来伊万十分擅长打破别人的幻想,他伸出手揉了揉王耀湿漉漉的头发,及其笃定地回答,“无论怎么样,我都会一直喜欢下去。”他非常专注地直视着王耀的眼睛,“你是我人生之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我绝对不会丢掉。”

  这个正信誓旦旦的男人在很多年前就爱上了王耀,他将王耀归为自己人生的一部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很多情敌都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对王耀的感情有什么不同的时候,伊万就已经设定好一个可靠的牢笼,要捕获这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小狐狸了。即使他曾经为了很多事情不得不选择离开这只小狐狸,但是,‘结局都会是一样的。’伊万这么笃定地想着。他只会也只想要一个结局,那就是他最终得到王耀。

  得到了这个不想接受但是在意料之中的回答,王耀的心情却出奇的平静。甚至他自己都已经搞不清楚,这种平静究竟因为疲惫还是因为麻木。他移开视线,不忍继续盯着那双稚气的如同孩童一样的眼睛。像是转移话题又像是无可奈何的妥协一样回答:“我……我会仔细考虑这件事情的。”

  几天前,王耀在接到接二连三的告白之后选择了逃避,试图用这种方式给这一段段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感情画上句号,但是现在他忽然明白了,这种逃避只会让所有人更加痛苦。

  ‘那就去寻找解决的办法吧。’王耀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被塞了苦涩的咖啡豆一样,难受的让人说不出话来。但是他却在逼迫自己去面对,因为他不愿意耽误任何人,也不愿意让任何人痛苦。

  也许在他的心目中,这些人都值得最好的对待。

  ——但是偏偏,他认为自己除外。

  这句话的冲击对于伊万来说不亚于彗星撞地球,他现在像是在沙漠中的旅人看到绿洲一样,心里满是狂喜和不敢相信。激动到想要大喊,想要再次压倒王耀狠狠地再亲几次。但是最终他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用非常轻的力度再次揉了揉王耀的头发。

  后来很久之后,伊万回想起今天,还告诉王耀:‘那时候我觉得我能听到你这句话,这辈子就值了。’

  听到这样一个描述之后,原本正趴在电脑前看股市的王耀总裁分了会心,给了他一个吻。

  

  

评论(4)
热度(32)
  1. 不属于人类 转载了此文字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