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道总裁和一群霸道总裁的故事(11)


  王耀已经出差三天了,这三天里王家的气氛阴沉的像是随时要下雨一样,王濠镜这三天里说的话比平时一天说的话还少;王嘉龙的表情已经不是面瘫而是冷漠了;王湾刚好赶上放假,每一天都处在“想要出门躲过这个修罗场但是又想在家里等大哥回来”的纠结心理之中。


  三天之前,也就是王耀和亚瑟一起去拜访了凯撒的第二天,王耀将原本不属于他的出差计划调到了自己的名下。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逃,逃避身边人对他的感情。这个年轻人在二十多年的人生之中从未逃避过什么事情,曾经家庭变故的时候他没有逃,毫不犹豫地承担起来的照顾一家人的责任;曾经企业面临崩溃的时候他没有逃,进行了一场豪赌。但是这一次他却选择了逃避,或者说是换一个地方去更好地思索自己的人生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是如果王耀在此之前能够知道他会在出差的过程之中遇到本田菊,他是一定不会走这一趟的。


  王耀是在所有事务都谈好的差旅的最后一天遇到本田菊的。这天晚上王耀为了给年轻的女下属挡酒,被灌了不少,整个人都迷糊的像是个三岁孩子。


  同行的下属想要把王老板扶到酒店中他的房间里,但是已经神志不清的王耀完全不配合,坐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完全不肯起身。


  “哥哥?”正当所有人对着自家难得闹脾气的老板无计可施的时候,同样出差的本田菊踏进了酒店大堂。黑短发的年轻人看着被人围了一圈的王耀,有些迟疑和惊讶地这么小声叫了出来。


  出人意料的是,这么一声轻声的叫喊,居然被王耀听到了。已经醉眼朦胧的王耀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对着本田菊的方向露出了一个恍惚的笑容,“小菊啊……”


  围在王耀身边的下属们也都看到了本田菊,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当年本田菊带领高层出走不是秘密,若说这些还留在王氏的人心中没有记恨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一次他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王耀正属于谁都不认,谁的话都不听的状态,偏偏这时候,回答了本田菊的叫喊。


  “那个……本田先生。”最后还是一个最为年长也是资历最深的王氏下属开了口,“我们老板喝醉了。”


  本田菊正专注地看着王耀,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听过王耀叫自己小菊了,“我送他回房间。"


  就算是有不少人不满,本田菊还是暂时接管了王耀,毕竟没办法啊,喝醉了的王耀谁都不认,就对这个自己曾经一手带大的弟弟的话有反应。


  本田菊将王耀小心地放到床上,他其实没有什么照顾别人——特别是醉鬼——的经历,很久之前他一直是一个人生活,后来生活在王家的时候,王耀一向自律,更何况家里还有另外的三个他的亲弟妹,怎么也轮不上本田菊去照顾他。


  本田菊照着印象之中王耀照顾他的记忆,用湿毛巾擦了擦王耀的脸。不知道是因为睡梦的原因,还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这个平时成熟的男人现在看起来像个孩子。


  本来只不过是为了让王耀好受一些的普通的擦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却已经变了味儿,当本田菊的手指第三次滑过对方的嘴唇的时候,他才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一样一下子抽回手来。


  手指已经离开了,但是本田菊的视线却依然牢牢地盯着王耀的嘴唇,被酒精滋润过的嘴唇有种奇异的蛊惑,引诱着本田菊去亲吻。


  ‘只是一下……轻轻的一下……他不会知道的。’这么想着,本田菊俯下身去,轻轻地亲吻了王耀的嘴巴。


  ‘好软’本田菊用自己的嘴唇轻轻地摩擦着王耀的嘴唇,时不时还伸出舌头慢慢地舔一下对方紧闭的双唇,‘好甜。’


  王耀的嘴唇没有女孩子喜欢用的甜腻的唇膏味儿,而是一种茶香,现在喝了酒之后还有一种酒精的味道,甚至让本田菊有一种自己也喝醉了的感觉。


  他恋恋不舍的起身,替王耀关好灯,轻手轻脚地离开了这个睡着他最爱的人的房间。


  退出房间之后,本田菊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房门前停留了一会儿。“哥哥啊。”轻轻的声音回荡在深夜中的酒店走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宣告什么。


  本田菊一直都知道很多人叫他狼崽子,有的人是为了嘲笑他是王耀养不熟的弟弟,有的人是因为他那出手精准而且不留情面的作风,他一直不在意,甚至他有时候会觉得这个称呼也不错,因为他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像狼一样把王耀这个狡猾的狐狸捕获在手心之中。


  “哥哥啊,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放开你的。”


  


  刚刚从床上挣扎着起来走向浴室的王耀觉得自己疼的要爆炸了,王耀难得尝到宿醉的滋味,事实上也没有几个人敢真的以灌醉他为目的去敬酒。刚创业的时候有伊万来帮他挡酒,能把伏特加当做水一样喝的男人几乎没有喝醉过,后来伊万离开之后,王氏怎么着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没有人敢真的去劝酒。王耀现在顶着疼的要裂开的头回想,其实昨天自己也是用一种‘借酒消愁’的态度喝醉的吧,也真是可怜了把自己送回房的人了。


  这么乱七八糟的想着,他抬手关了花洒的开关,用浴巾胡乱擦了擦就披上浴衣走出了浴室的门。


  也不知道是因为宿醉后的身体不适,还是因为心情不好,王耀就那么呆呆的坐在床边,手里拿着毛巾有一搭没一搭地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心里早就不知道去想什么了。


  “滴”一声小声的刷门卡的声音惊醒了正在出神的王耀,他抬起头,正好和端着餐盘的本田菊对视了。两个人都是一愣。


  本田菊没有想到喝醉了的王耀第二天会醒来的这么早,他走进房间,将餐盘在房里的桌子上放下。“我带来了一些早点,哥……耀先生您吃一些吧。”说完之后他就有些慌乱的准备离开。


  “……昨晚是你把我送回来的吗?”在本田菊刚刚摸到门把手的时候,王耀忽然开口了。


  “……是。您喝醉了,我就帮忙……”话还没说完,就又被王耀打断了,“来帮我擦头发吧。”


  “嗯?……是。”王耀的要求太出乎本田菊的意料了,他有些呆呆的回头,然后顺从的走回来坐到了王耀的身边,接过王耀手中的毛巾。


  曾经本田菊非常喜欢为王耀擦头发,不只是因为王耀有一头比女孩子还柔顺的长发,还因为这个举动在本田菊的心中象征着亲密,“就像是在跟哥哥撒娇一样。”他曾经这么对王耀说过。


  后来本田菊离开王氏,离开王家,别说是撒娇了,就连和王耀见面的机会都少的可怜。


  今天的本田菊出奇的乖,王耀让他给自己擦头发,他就乖乖的擦,连多余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王耀透过房间中的镜子里的倒影看着本田菊,对方的眼睛可怜的像是要被遗弃的小型犬一样。王耀觉得自己不该心软,可是却又偏偏控制不住,最终他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主动开口:“你也是吗?”在本田菊停下手中的动作之后,王耀还想是怕他不明白一样的补充了一句,“你也像他们一样……喜欢着我吗?”


  这句话太直白了,一点都不像王耀平时那每每说话都留半句的风格,本田菊不免被这句话打的有点懵,“……是……不对,我是爱着您的。……是谁对您说出来的?”


  王耀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有些自暴自弃的想‘果然啊。’


  “濠镜、亚瑟、阿尔他们说的……其实我真的很不明白,你们完全可以去找更好的,可以全心全意喜欢你们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来喜欢我呢?”


  本田菊听到这个问题之后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将王耀的头发用酒店自带的梳子梳好,还主动帮王耀绑了起来。“因为别人都不是您啊,而且您就是最好的。”年轻人的动作轻柔,让人感觉他手中所捧着的是什么稀世珍宝。


  “哥哥啊,我很小的时候就没有家人了,如果不是您把我带回……带到王家,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什么叫做家人的。”


  王耀听到这里忍不住出声打断了对方的话,“那我们不能只做家人么?”


  “不行的,”说话的男人捧着王耀的一缕头发轻轻地亲吻,“因为我是不会满足的,我想要得到您。”


  “……你啊……你怎么还固执的和小时候一样呢?”


  本田菊带着微笑看着身边苦恼的男人,他知道王耀的态度在松动,王耀可以瞒过所有人,但是却瞒不过他,本田菊在童年时就失去了家人,很长一段时间的寄人篱下让他学会了如何去揣测别人的心思。现在所有人都在觊觎的猎物已经开始试探着迈出第一步,就看接下来是哪位猎人更胜一筹了。


  ‘我可不会输的啊。’这个年纪轻轻就已经创立下极大企业的男人笑的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


  巨大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各怀心思的人们纷纷就位,而宝物只有一个。


  抢夺要开始了。

评论(6)
热度(24)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