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道总裁和一群霸道总裁的故事(10)

  10


  王耀在受到亚瑟共享晚餐的邀约之后沉默了很久,时间长的甚至让天不怕地不怕的柯克兰绅士都出了一手的汗。


  “你的目的,应该不只是想和我一起吃饭吧。”王耀的声音从手机听筒中传出来,电波无法还原出对方的情绪,但是亚瑟却能够在心里想象勾勒出王耀现在的表情,他对王耀太熟悉了,熟悉到恨不得把对方揉碎到自己的身体里的程度。


  “既然已经猜到了,那王耀先生会不会赏这个脸呢?”亚瑟的声音听起来如同带着海洋的潮湿气息,令人一不小心就会一头沉进去再也出不来了。当这个声音用及其温柔的语调对王耀说话的时候,就算是沉稳如王耀也不由得觉得呼吸一窒,毕竟当一个人用那种温柔到能滴出糖的语调对自己说话的时候,任是谁也会觉得心软。


  不过心软和心动可从来就是两回事儿,王耀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手机另一边的那个人开口:“我们不去吃饭,你陪我去一个地方怎么样?”


  电波另一端的亚瑟·柯克兰诧异地眯了眯眼睛,王耀可是难得对自己提出要求。“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王耀一向不喜欢自己开车,甚至如果有可能,他连坐车的机会都会尽量减少。所以每天下班的时候,总是他的两个弟弟轮流做他的司机。可是今天当王嘉龙推开王耀办公室的房门的时候,却只看到桌子上有一张王耀交代自己有事外出,不必来接送的纸条。


  王嘉龙一向是个面瘫脸,就算是看到了这张引起自己强烈不满的纸条之后也不例外,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有多么的烦躁和不安。他知道王耀是和亚瑟一起出门的,而亚瑟在他的心中的危险度甚至能够和伊万追平。因为亚瑟和王耀有过共同的经历——从神坛跌落的经历。


  当年的王氏企业与柯克兰家族企业是多么辉煌的企业两大巨头,几乎是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无法超越的,甚至大多数人都不敢产生这样的念头。只是再辉煌的王朝都会有衰落的一天,王氏企业内乱,这个昔日巨大的雄狮无可避免的走向了拆分的道路,被人称作商界天才的王耀也无力回天,伊万带着他的手下出走王氏,重立招牌,王耀一手带大的本田菊一声不吭地带走了公司大半的人力——其中包括王耀的亲妹妹;而柯克兰家族也在不久之后出现崩溃的征兆,一直以复古为企业核心文化的他们因为守旧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昔日王朝摇摇欲坠。——那时候谁都没有想到,将这个企业从崩坏边缘拉回来的人居然是王耀。他将一份企划书交给了亚瑟,同时交过去的还有他的亲弟弟王嘉龙。


  那是一份稳赚不赔的企划,而王耀只要求柯克兰企业将王嘉龙聘请为这份企划的负责人。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王耀是疯了,如果他自己做这一单生意的话,也许这就是他的翻身战,可是他却偏偏没有,而是让自己的弟弟从这个泥潭之中脱身而出。


  最好笑的是,王耀所选择的柯克兰企业,分明就是在王氏内乱时添了一把火的人。


  只有亚瑟知道这个人想要做什么。自古官商不分家,王耀想要做的不是让王氏翻身,而是想要王氏和上面的人绑在一起,这样王氏就再也不会有后顾之忧了。这是个非常冒险的举动,所以他主动的将自己的弟弟之一送了出去,甚至对自己妹妹的背叛也不发一言,因为这本就是一场豪赌,王耀能够输的起,但是他不知道他的家人会怎么样。


  亚瑟在讨论这单生意的时候一直保持缄默,只在王耀最后来签合约的时候问了一句,“你怎么这么确定上面会选你呢?”


  那时候王氏的境遇其实已经非常差了,王耀的眼中透露出疲惫,但是眼神之中的纯粹的光芒依然在燃烧,他非常冷静地回答亚瑟:“我不确定,但是既然上边一定要和什么企业有合作,那为什么不是我呢?”


  是啊,如果政界要和商界有合作,那么王耀一定是最好的选择,他为人自律,所率领的企业也是如此,王氏成立多年,所有过的丑闻几乎为零。


  之后的事情便是像所有人都知晓的那样了,王氏以惊人的速度重回神坛,王耀、伊万、阿尔弗雷德,这三个人以差不多同样的高度站在商界的顶端;而柯克兰家族在经历过危机之后,重新焕发出了新的生机;本田菊所掌控的公司运转和兴起的飞快,即使是后来高层王湾辞职也没有阻挡他的脚步。


  ‘所有人的事业似乎都在前进。’王嘉龙在心里这么想着,他现在的表情足以被称作冷漠和疯狂,手中那张王耀留下的纸条已经被攥的发皱。‘不会让别人把你抢走的。哥哥。’王家的人永远都是固执的,王耀如此,他的两个弟弟也是如此。


  “我们要去哪啊?”亚瑟坐在驾驶座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坐在后面的王耀,“先找个花店吧。”王耀轻声地回答。


  亚瑟从后视镜中悄悄的看了眼王耀,今天王耀给他的感觉非常奇怪。不是自己想象之中的被亲弟弟告白之后的焦躁和苦恼,而是一种出自灵魂深处的疲惫。这让亚瑟有些不安,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王耀,像是一头无能为力的困兽一样。


  他本想开口说些什么的,但是他能够说什么呢?说让王耀放心,自己不介意被拒绝吗?可这却分明就是违心的,亚瑟明明就喜欢王耀喜欢的恨不得把这个人拴在自己身边,拴在自己的床上,恨不得把这个人整个吞吃下去。


  所以这一段两个人难得的独处时间,竟然是以死一样的沉寂贯穿始终,王耀不愿开口,而亚瑟无话可说。


  期间王耀下车在路边的一个小花店里买了一捧花,亚瑟特地打量了几眼,是他不认识的一种花。接着王耀又开口,“你知不知道全市最大的那个墓地?”


  “啊?……知道。”这个目的地显然太过出乎亚瑟的意料,让他忽然有一种自己还不了解王耀的感觉。


  王耀这一次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他一边扣安全带一边对着身旁的亚瑟说:“我们去那里。”


  亚瑟在停下车之后,看着表情冷静地王耀,“你有什么亲密的人……在这里吗?”虽然对方的表情一点都看不出悲伤,但是亚瑟却战战兢兢地不敢多说,怕引起对方的负面情绪。——你看,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你比对方自己还要紧张他。


  王耀原本开车门的动作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一顿,“是啊,有一个……最好的对手在这里。”他示意亚瑟和自己一起下车,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向目的地走去。


  走到一座墓碑的时候,王耀停下了脚步,蹲下身将他手中捧着的花放了下来,“好久不见了阿鲁。”这个才不过二十几岁却已经经历无数风风雨雨的男人此时笑的像个孩子。如果沉睡在这里的那个少年能够看得到的话,他一定能够认出来,这是王耀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表情,天真又带着一些狡黠,可爱的如同一只小狐狸。


  亚瑟在听到王耀开口的第一句话之后就觉得心一沉,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王耀说话的时候带着他的口癖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离开他之后?还是本田菊离开他之后?


  接着他又听见王耀对自己说,“这是凯撒,”王耀拍了拍墓碑,就像是很多年前拍那个性格张狂活泼的少年的肩膀一样,“伊丽莎白的哥哥,你应该知道的吧。”


  “……我知道。”伊丽莎白有个才华横溢却又英年早逝的表兄,亚瑟曾经偶然听说过这件事,但是他没有想到王耀认识那个人,而且……看起来交情不浅。


  “这人啊,从小就和我争,”王耀索性席地坐在了地上,也没有回头看着亚瑟,而是对着墓碑开口说话,“我们俩一直是同学,也一直是对手。从小到大,只要是我参加过的竞赛,他也一定参加。”王耀说到这里顿了顿,像是回忆起来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样,表情变得有些飘忽,“后来……后来我家里出事,爸妈都不在了。那时候感觉像是天一下子就塌了一样。”


  “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很独立也很成熟,但是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根本离不开父母。”


  “我消沉了挺长的一段时间的。不过谁都没看出来,嘉龙也好,濠镜也好,湾湾也好,都没看出来。后来是凯撒看出来之后把我揍醒的。”说到这里王耀忽然笑了起来,“你不知道这家伙下手有多重,我脸上都被他搞的一堆伤口,连课都不敢上,家都不敢回,躲在这家伙家里好几天才敢回家。”王耀在说起这些的时候,表情之中充满了怀念。那是王耀最青春的一段时光,不用考虑别的,顶多考虑一下自己和弟弟妹妹们的未来和生计,勾心斗角这种事情更是天方夜谭,八竿子打不着的。


  “王耀。”原本一直沉默着的亚瑟忽然开口,“你把我叫过来,是想告诉我,这个人是你喜欢的人吗?”


  王耀沉默了很久,久到亚瑟已经都要绝望的时候他才摇了摇头,“不,我只是想告诉你。死亡是一件多么容易和突然的事情。”黑发的年轻人抬起手抚摸着墓碑上凯撒的照片,沉睡在这里的那个少年的时光永远的停留在了二十一岁。“凯撒走的非常突然,车祸。他走的前些日子我还和他说,如果下一次竞赛他赢了我,我就答应他给他做一顿饭吃。那家伙啊,嘴馋还好色。可是没有下一次了。再也不会有了。”王耀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是为了遮掩自己眼睛里的水汽,还是不想让身后站着的亚瑟看到自己的表情。


  “亚瑟啊,今天你们说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但是未来呢?甚至说的悲观一些,如果哪一天,我像这家伙一样,忽然不在了呢?留下的那个人该怎么办?”


  ‘找到了。’虽然在谈论这么悲观的话题,但是亚瑟却忽然觉得一阵狂喜。王耀这么多年来保持单身的原因终于找到了。他不愿意把爱人留下,所以干脆不给任何人希望。


  亚瑟学着王耀一样席地而坐,这个动作对于绅士来说可真是一个挑战,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亚瑟为了王耀做过的挑战和傻事还少吗?“如果我说,只要是和你在一起过,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呢?”


  亚瑟说完之后还摇头示意王耀不要说话,“你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吗?一开始我想的是站在你旁边看着你就足够了,不必奢求那么多了;可是后来我又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把你变成我一个人的。可是现在我的感觉居然又回去了,只要你曾经和我在一起过,哪怕只有一天,我也已经很满足了。”这个平时傲娇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男人现在却是如此深情与直白,他知道有很多人在觊觎王耀,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柯克兰想要得到的,没有人可以阻止。


  两个人之间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过了不知道多久,也许十几分钟,又也许一个小时,王耀才站起身,冲着还坐在地上的亚瑟伸出手,“走吧。”


  “喂,您好,是西泠花店吗?我刚刚给您发过去了一张图片,您能告诉那是什么花吗?……黑桑?请问花语是什么?”


  ‘生死与共……’亚瑟面无表情地将车停在了家门口,心里有着一丝雀跃和痛楚,以及更多的对于王耀的担忧和心疼‘其实你也是希望有人可以与你生死与共的吧。如果当初我没有对王氏出手……对啊,没有如果了,以后也不会有如果。’


评论(2)
热度(31)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