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道总裁和一群霸道总裁的故事(9)

   王濠镜今天有些坐立不安,心绪不宁这本来应该是任何一个在赌场工作的人员的大忌,但是此时他却控制不住自己。

‘有什么要发生了。’王濠镜对自己说。

  带着一些不详的预感,王濠镜提前了很长时间回家,而在他打开家门的那一刻就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他没有想到发生的事情是这样。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王耀,他的兄长,他最喜欢的人。而在王耀身前的矮桌上摆着的是让王濠镜失态的罪魁祸首。

那是一条在普通不过的红色丝带,甚至王濠镜也不得不承认这种东西在任何一个可以许愿的地方都是随处可见的。

但是这个又是全天下唯一的一个,也是对于王濠镜来说最重要的一个。

大概七八年前在王濠镜的那一场大病之时,王耀亲手将一条希望自己弟弟安康无忧的丝带系在了树上,而很久之后,王濠镜亲手将它摘下,在王耀笔锋柔和的笔迹旁小心翼翼地写下了一句那时候就藏在他心底的愿望之后珍重地收了起来。

也许有不少曾经偶然撞见王濠镜去取下那条丝带的人对那个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的男生有很深刻的印象,那时候还年幼的王濠镜的身体不能被称作是健壮,甚至可以说是有一些文人的瘦弱气,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男生,在众目睽睽下爬到树上摘下了一条看起来已经时代久远的丝带。虽说一直都有传说,摘下自己喜欢的人所系的丝带,两个人就会在一起,但是真的能够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的人又有几个呢?

而王濠镜却偏偏这么做了,哪怕那个时候他一直以为王耀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曾经犯傻过这么一次。他只是想要为了自己喜欢的人疯狂一次,不计后果,也不求回报。

那时王濠镜刚刚发觉自己对王耀的感情已经从亲情发展到一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感情,喜欢上自己的兄长,应该慌张的,也应该放弃的,可是王濠镜却几乎是立刻决定要追求王耀了。王濠镜并不是不知道世俗的眼光或者是任何一种有关的负面评价,但是“能和王耀在一起”这个最终奖励太过诱人,足以让王濠镜忘记一切障碍。

王濠镜想过告诉王耀自己的感情,他甚至像是执子下一盘落子无悔的棋局一样让自己的感情慢慢地浸润到王耀的生活之中,至于其他的人对王耀的感情,他不在乎,他只求老天能够让自己得到自己想要的。

可是人生之中总是处处有意外,倘若今天王耀没有在撞倒王濠镜书柜之后发现这个藏着王濠镜心底秘密的东西,也许王濠镜真的能够凭借亲情和王耀对他无条件的信任成为最后的赢家。

只是人生中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永远不会如果和也许。

王耀和王濠镜就这么像是静止一般地一站一坐在客厅之中,两个人就像是处在天平的两端,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去破坏这种平衡。王濠镜担心自己的感情遭到怀疑甚至是厌弃,而在王耀心里出现的更多的是无措和无奈。

王耀知道亚瑟对自己的感情,也知道阿尔弗雷德的,后者前几天还在醉酒之后对自己告过白,知道伊万的,甚至他也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一些本田菊对自己的感情,但是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王濠镜对自己的关心和在乎是因为比亲情更深刻的感情。

被自己的亲弟弟用喜欢爱人的感情去热爱,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王耀没有去想过这种可能,也不敢去想。

谁也不知道这种沉默持续了多久,在王濠镜的心中,这甚至比他的前半生还要长。王耀的反应如同一把摇摇欲坠的利器悬在他的头上。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王耀低头看着那窄窄的一条丝带,自己的字迹旁不知道何时被王濠镜写下了一句“想要和哥哥在一起。”他甚至不敢抬头,不敢看向那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

王濠镜在听到质问之后反而出奇的冷静了下来,“如果我说,从很多年前就开始了呢?”他不等王耀回答,就接着说,“就算你觉得这种感情对于来说是累赘,我也不会改变,哥哥,”他顿了顿,“我很久之前就不想这么叫你了,王耀,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能够用看待一个追求者的眼光来对待我,如果你要拒绝我,那以后我仍然会做你的弟弟。”王濠镜的表情认真的像是他平时在谈那些价值千万的生意或者是进行价值千万的赌局一样,不过其实也差不多,这关系的可是商场众多总裁的下半生的归属。

王家的三少爷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就立刻转身离开,留下了王耀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客厅之中。

正如阿尔弗雷德在几日之前用一场豪赌来告诉王耀自己对他的感情一样,王濠镜也在用着看似退让的方式来告诉王耀,他不会因为血缘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放弃,就算王耀拒绝,他会退回到原本的亲人的身份,但是感情,却永远都会是现在这种浓厚到无法令人忽视的爱情。

王耀坐在因为只有他一人而显得十分冷寂的客厅之中呆呆的看着矮桌,没错,是呆呆的,这个平时和王耀绝对不会扯上任何关系的词,现在能够精准的概括他的状态。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王耀因为无奈和刚刚长久的沉默而有些干涩的声音在客厅响起。

但是没有人可以回答。感情这种事情又有什么道理可以讲呢?

王耀在家里苦恼的时候,看似平静离开的王濠镜也躲在自己的车里苦恼,他把眼镜摘下来揉了揉鼻梁,觉得自己哪怕是第一次进赌场都未必有这么紧张,事情发展的太出乎于自己的意料,就算是他把大脑运转到极致也没有办法去独自解决。

这么想着,他拿出手机犹豫地打了几行字。如果是按照他原来的计划,他一定会是最后也是唯一的一个陪王耀站到最后的人,但是现在事情有变,他也不介意及时寻找同盟。

“我刚刚向哥哥告白了。”这条由王濠镜发送,本该是王嘉龙收到的短信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王嘉龙看到。

第一时间看到的人是亚瑟,他本来只是想把王嘉龙在敲定一笔合作之后不小心落下的手机物归原主,却发现了这一天信息量无比巨大的短信。

这是一个十分不符合亚瑟绅士准则的行为,但是莫名其妙的是亚瑟一点都不后悔刚刚做了这件事,他甚至有些庆幸,因为他比别人落下的还不算多。抱着这种难言的庆幸,亚瑟拨打了王耀的电话。

亚瑟柯克兰一直是绅士中的绅士,但是当他寻觅到可以捕获到王耀的机会时,他也是一个精明的猎人。

评论(4)
热度(33)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