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道总裁和一群霸道总裁的故事(4)

一场主宾尽欢的聚会——毕竟大家都很给面子的什么事都不在今天闹——结束之后,作为主人和大家长的王耀理所应当的在大门口送客人,在不情不愿的阿尔和仍然笑眯眯的伊万分别驾车离开之后,只剩下酒量不好还逞强喝了不少酒的亚瑟柯克兰。

“散会儿步?”亚瑟把西服搭在胳膊上,如果不是王耀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也没法看出来这个人已经醉了。被如同翡翠一样的眼睛盯着的王耀没能说出拒绝,只好点了点头,沿着王家附近的一条路陪着亚瑟慢悠悠的晃荡。

“前几天我接到邀请其实挺开心的,”亚瑟带着一些醉意的声音在如墨的夜色之中响起,“我一直都觉得你一定会特别讨厌我。”

‘这得醉成怎么样了才会说出这些话啊’王耀在心里吐槽着。把心里怪异的感觉往下压了压。

“王耀,”亚瑟索性停了脚步,直直的站着看向王耀,“我不相信你一点都不懂。”

王耀也在此时冷了表情,看向对方。说实在的,亚瑟的长相不得不得说是顶尖的那种,常被熟人调笑的粗眉毛也只是让他显得更加成熟,更何况此时微醉的他看向自己喜欢了许多年的王耀,又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温柔和吸引力。在这个人全心全意的注视之下,王耀也不免有些心软。

王耀向前走了几步,好让自己能避免看到这个人固执的人,“知道又怎么样呢?”此时的王耀让人完全想不到平时别人对他的评价【温润】,冷下的面容让他有点像一把出鞘的剑,锋芒毕露。“亚瑟,别为不可能的事情和不可能的人执迷不悟。”

 

直到亚瑟到家的时候他还是满脑子都是王耀刚刚的那句话,执迷不悟?亚瑟把自己摔进沙发里,对啊执迷不悟。

早就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他就开始对王耀执迷不悟了。第一次动心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啊?亚瑟仰起头,不顾开着的灯让自己有种掉眼泪的冲动。是在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吗?那时候他才多大啊,刚刚大学毕业就敢来和自己谈合作谈策划。说实话,这种毕业生亚瑟不知道见了多少个,可是他却只和王耀合作过。日后的记者总是会说这是亚瑟有眼光有远见说王耀用优秀吸引了投资之类的废话。只有亚瑟自己知道,当时那类似于豪赌的投资不过是因为王耀眼中的光芒。

——没错,光芒。从亚瑟第一眼看到王耀的时候就知道这个还青涩的大男孩是个纯粹的做梦者和造梦者。他有一种可以说是恐怖的力量能让身边的人对他信服,这简直是可怕到胜过罂粟的力量。但是亚瑟却对此甘之若饴,他信任了那个人,以及他的梦想。然后看到了梦想成真。

如果故事这么发展下去,亚瑟觉得自己一定能得到一个“从此王子与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这样一个充满了童话傻白甜的结局。可是他们生活在现实,被王耀吸引的也不只有亚瑟一人。同甘共苦的合作者伊万就像是童话中的巨龙一样把宝石王耀牢牢地看守住;王家的两个少年虽然私下也有不少腥风血雨,但是在一致对外的时候却是毫不含糊;谁都猜不透阿尔弗雷德的笑容究竟什么时候是真心什么时候是伪装;本田菊当初是由王耀亲自照料的,用心程度甚至丝毫不逊于他的两个亲弟弟。

这么想着,这个碧色眼睛的绅士就觉得心里满满的全是苦涩。有时候在涉及到王耀的事情上,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只是肌肉,而是一块任人揉捏的泥团。

如果说敌人不是最可怕的,那么还有亚瑟当年将王耀拉下神坛的旧恨把他们之间原本就微小的可能性变成必须要数到小数点后才看起来是存在的数据。

可是令人嘲讽的是,直到现在亚瑟也不能认为自己的做法是错的,商场如战场,更何况他所统治的并不是王耀手中那由王耀创造的辉煌,而是承载了整个家族的继承性的家族企业。“一切为了最伟大的利益。”亚瑟瘫在沙发上,心里把这句从小就被教导的话放在齿间咀嚼,望着天花板上和王耀一般耀眼的灯光,充满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在亚瑟柯克兰为了自己的人生和爱情痛苦的时候,那条红线的另一端过得也不好受。原本说好了要在家里住一晚上的王湾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回宿舍,而王家人也就只有王耀今晚没有喝酒,所以刚刚送完客人的他就只好又开车把王湾送回学校。

一路上王湾的兴致一直不太高,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蔫。王耀趁着红灯的时候回头问王湾“今天你这是怎么了?”

正在盯着窗外的王湾一惊,迅速回头,冲王耀摇了摇头,“没什么,可能喝醉了吧。”

王耀是谁啊,这句一看就是谎话的话,也就顶多骗骗任勇洙,骗王耀是没可能的,可是他还是没有追问,在红灯转绿灯之后又沉默的启动了汽车。

王湾到达宿舍的时候,两个舍友都已经睡下了,她把身子从窗口探出去,冲着楼下的王耀挥了挥手,王耀这才开车离开。而目送王耀离开的王湾连开着窗会进蚊子都管不得了,愣愣的看着对方的车离开自己的视线,半响才关了窗洗漱。

站在洗手间的王湾就那么直愣愣地盯着镜子中的自己,镜子中可爱的长发女孩子眉眼像极了刚刚送自己来宿舍的男人,他们是亲兄妹。可是在王湾心中对她的大哥的感情却一定比任何一对兄妹都复杂的多。王湾可以说是王家唯一一个对年幼时候的家变印象不深的人,那是她的年纪还太过小,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家里忽然没有了爸爸妈妈,为什么几个哥哥忽然忙碌了起来,而且王耀一直把她保护的非常好。简直可以说是被放在象牙塔的长发公主。

所以她的人生算是顺风顺水,在毕业之后就去了当时还是鼎盛的王耀的公司,可是盛极必衰,王耀公司的衰败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了,而王湾进入公司的第二年,伊万领着一群人离开公司更是直截了当的把王耀拉落云颠。

那时候的王湾也半是交易半是自愿的跳槽去了本田菊的公司,不过也是在那时候,这个小女生才明白,王耀有多么保护她。之后她回到学校之后,她知道王耀一定疑惑过为什么她好像变了很多,其实她自己也说不好。

但是长久以来的依赖,一点撒娇性质的抱怨,以及从心底里发出的希望对方能够得到幸福的渴望,这就是王湾发生转变的原因。

很多人都开玩笑,说王湾简直是她哥哥后攻的神助攻,其实王湾也只是因为太了解王耀了,她明白那个男人已经对很多事情看得太透彻了,如果没有人推他一把,也许他这辈子就只有工作和家人,永远不会去有寻找自己幸福的热情。

‘可是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幸福啊。’王湾把额头和镜子中的自己碰在一起,在心底悄悄地想。

对于王家的三个孩子来说,王耀又何止是他们的兄长?

评论(6)
热度(47)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