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道总裁和一群霸道总裁的故事(3)

“咦?湾湾你要出门吗?”王湾刚刚收拾好东西就听到舍友这么问她,“是啊,今天我二哥过生日呢。”长头发的女孩带着她一贯的甜美笑容这么回答,

“就是你那个话特别少的哥哥?替我们说句生日快乐啊。”王湾的另一个舍友也接过话来,显然她们都对话少面瘫的王嘉龙印象深刻。

“好好好。那我走啦!”王湾站在门口对她的两位舍友挥挥手,就一路蹦蹦哒哒的下了楼,长长的呆毛还随着她的动作也一晃一晃的。

“有时候真的觉得湾湾是人生赢家啊,”舍友站在窗户前看到王湾的三哥正倚着车门等她,由衷的感叹。

“谁说不是呢?长得好学习好身世好文笔好绘画技能也是满的,最要命的是,还有三个帅爆了的哥哥。”另外一个舍友也看着楼下悠悠的说,接着又以一种比川剧变脸还快的速度换了一种表情,“说到这,你更喜欢哪个?”

“大哥!大哥!尼玛完全就是一顾误终生好嘛!上次他来送湾湾,还给咱俩带来他亲手做的小蛋糕呢!呜呜呜苏哭了!”

“我靠靠靠!不许跟我抢啊我跟你讲!这年头这种好男人简直是比三条腿的蛤蟆都少好嘛!”

呃,看来在王耀不知道的地方,这个世界上也总会因为他发生一些腥风血雨呢。

而两位舍友正羡慕的王湾正在车里感受什么叫做猪队友。“今天大哥还问我知不知道你和琼斯先生有没有联系呢。”王湾听了这句话就觉得自己被打了僵直弹一样,整个人都卧槽了。

王濠镜通过车上的后视镜看了一样瞬间变得蔫蔫的王湾“我当时可是都傻了啊,这次我帮你蒙过去了,不过要是再有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容易了啊。”他看着还是不高兴的小妹,转移了话题,“最近学习怎么样啊?”

“哥啊……”王湾把头埋向手中的抱枕,“你还不如说刚才那个话题呢。”

 看来不止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的学生也都是特别讨厌被人谈起来学习成绩呢。

 至于这一切腥风血雨的中心——王耀——此时正在自家弟弟面前无语凝噎。‘我家弟弟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脏的?’这个疑问已经完全笼罩了王耀。而起因就是王嘉龙手上那个存在感极其强烈的猫耳。

“我说嘉龙啊……你看我一个大男人……”王耀发誓,就算是刚刚毕业和别人谈判抢合作的时候自己都没有这么语无伦次过。

而王嘉龙仗着自己的面瘫,面不改色地继续忽悠对方“我也陪大哥一起带啊。”说着还指了指一旁桌子上放着的一堆兽耳。

王耀此时此刻终于理解到平时在谈策划或者是合同时被他的话堵回去的人心情有多复杂了。最后他还是无奈又带些纵容地接过王嘉龙一直举着的兽耳戴在了头上,‘毕竟是嘉龙生日,一年可就这么一次,让他开心点吧。’这么想着的王耀先生一定忘了每年可不只有生日才可以庆祝,中国人的节日可是很多的。

 

当一串钥匙撞击声和开门声传来的时候,王耀也已经将最后一盘菜端上了餐桌,这时候只能说王湾舍友的那一句比三条腿的蛤蟆都少的好男人果然不假,不说在成功人士之中了,就是在普通男人中能为自己弟弟的生日亲手准备一桌饭菜的都是极为罕见的。

“我们回来……了……”王湾率先从门外窜出来,正打算给自家大哥一个拥抱的她直挺挺地僵在了门口。而稍稍落后的王濠镜看到这幅情景有些疑惑的也转身看向王耀,之后……不出意料的也僵在了门口。

如果这两个人的内心活动可以实体化,我们一定能从中提取两句相同的话。“干得漂亮”和“我靠”,当然王濠镜心中肯定也会想“我怎么又落后了啊我去”,至于王湾……嗯……一定会是一片又一片我们看不懂的马赛克吧。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大的王湾。这时候只能夸奖她参加的那些带着♀或者♂的社团并不是没有用处的。起码能让她在自家兄长们的修罗场之中安然以待。“噗,大哥你这是为了给二哥庆生还是为了欢迎我啊?”

还不待王耀回答,一直处于围观状态的王嘉龙就抢先发声,“不好看吗?”

“好看。”回答的却是王濠镜,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带着一种高深莫测的表情深深地看了一眼王嘉龙,两个人之间有着彼此心知肚明的波涛汹涌。

王耀看了眼两个有种剑拔弩张气氛的弟弟,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参与其中,‘亲兄弟又不会真的打起来’抱着这个念头,王耀拉着王湾迅速离开了这个修罗场。

“哇,大哥我最喜欢吃这道菜了,我先吃点好不好啊。”王湾显然也乐得早点离开那两个【情敌撕逼分外眼红的】男人。顺从的被王耀拉向了餐厅,还兴高采烈地冲王耀撒娇。

谁都知道王耀一直拿这个家里唯一的妹妹没办法,简直可以说是宠上天了,所以即使这次小聚会的客人还一个没来,他也毫不犹豫地拿了双筷子,把王湾喜欢的那道菜从餐桌上端走,好让她可以一个人独占。而做这一系列动作时的表情,用王湾的内心活动可以这么说,‘简直是温柔成了一阵春风一潭春水’

所以王家最大的人生赢家……一直以来都是王湾啊。

不管这家人私底下有什么腥风血雨,当亚瑟、阿尔和伊万敲响门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是一群带着猫耳的完全没有往日形象的一家人。

在其余两个人还在发呆的时候,和王耀相处时间远远超过另外两人的伊万已经能够带着一种奇特的满足笑容问王耀“小耀是特地为了欢迎我才这么打扮的吗?”这么说着还不忘记仗着身高差使劲揉了揉王耀的头发,完全不顾对方“我的辫子都要散了”的抱怨。

话音刚刚落,亚瑟就十分隐蔽的冲伊万翻了个白眼。作为最早和王耀合作的人,他在当初可是没少看到这两个人之间有多暧昧——虽然是不自觉地。不过,粗眉毛的绅士露出一个有点冷的笑容,然后又迅速收起了,‘既然现在你可没有当初那么明显的优势了啊。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可不想输。’这么想着,他也迅速投入这场所有人都不愿意放弃的,名为王耀抢夺战的战争之中。

评论
热度(56)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