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道总裁和一群霸道总裁的故事(一)

王家的每个早晨都是以一阵饭香为起点开始的,而今天也不例外。

  “嗒嗒嗒”王耀在日复一日地为家中弟弟妹妹做饭中锻炼出来的刀功无比娴熟,菜刀与菜板相撞留下一串不曾停顿的声响。

正当王耀在思考为今天过生日的自己弟弟王嘉龙做什么他喜欢吃的菜时,感觉腰间与肩部处都是一沉。不用回头他就能知道是谁在对自己撒娇。

“濠镜不要闹。”王耀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活动了一下肩膀,试图让这个像是大型犬一样抱着自己的弟弟乖乖放开自己,最好能有一点平时在公司时的正经样子。不过从王濠镜仍然牢牢抱着王耀的腰,并且像是要把下巴长在王耀的肩膀上的样子我们可以看出,王耀的企图失败了。

“大哥为了给嘉龙过生日,去请了亚瑟先生?”仅仅从声音就能听出来浓浓的不悦感与一些委屈的王濠镜宛若一只树熊一般抱着王耀,这个与王耀一起并称商界两只大小狐狸的男人此刻却幼稚的像个孩子。

王耀本来正在倒油的手一顿,“离远点啦阿鲁,不怕被油烫伤吗?”他的面容平和,一点都看不出来刚刚被人戳中了心里的暗伤。“有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说对与错的吧,亚瑟照顾了很长时间的嘉龙,这一点谁都没有办法否认。”

王濠镜丝毫不在意厨房中的油烟,倚在门框上看这个正在厨房里忙碌的男人。他因为披着头发而显得格外柔和,简直像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就是这个人,二十二岁和伊万一起建立Z国第一的公司,而在被打落神坛,公司拆卖,资金大量流走,甚至因为各种原因原本的左膀右臂——同时也是他的亲人——都自愿或是被迫离开公司的二十七岁,他还能以一种令人无法想象的惊人速度东山再起。这个人是王濠镜的兄长,一直以为最渴望与之并肩的人,同时也是……王濠镜最喜欢的人。

王濠镜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个将王耀当做生命中的光芒一般去喜欢的人,任谁都能看出来同为兄弟的王嘉龙每次看向王耀时眼中如同火焰一样的执着,至于本田菊之类的……王濠镜一想到这里,无奈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无论怎么看……自己还要走的路都是漫长无比啊。

“大哥”王濠镜看着面前正在装盘的兄长忽然开口,“如果有一件你非常想要的东西,但是竞争的人却非常多,你会怎么办?”

王耀有些奇怪的抬眼看了一下已经比自己高了很多的弟弟,“想要的东西,当然一定要得到吧,我可不觉得你会在任何一种竞争中输掉阿鲁。”

王濠镜接过自己大哥递过来的盘子,眼镜遮住了他势在必得与兴奋的眼神,“这可是大哥你说的啊,”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以后可千万不能后悔。”

虽然是一家人,但是王家的每个人都各有特色,甚至有的人会让外人产生一种“这真的是一家人吗?”的疑惑。

大哥王耀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他有一个令所有人羡慕的童年,父母和睦家庭富足,有两个乖巧的弟弟和一个可爱的妹妹,基本上属于那种可以直接搬到童话书上作为故事的人生,可是在王耀十六岁的时候,父母的去世让这个故事从童话变成了起点文,原本的高富帅男主家道中落的那种。

那时候其实他有无数个理由去软弱,但是他没有,这个才十六岁的男生毫不犹豫也义无反顾的支撑起了一个家。在普通男生可以打游戏上网谈恋爱的时候,王耀却为了一家人的学费和生活费忙的如同无法停歇的齿轮。亚瑟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甚至很直白地形容他是一个努力到吓人的疯子。而王耀当时也只是笑笑,和伊万一起与亚瑟敲定了合作细节。日后亚瑟想起那一天的时候总是会觉得,自己从当时就应该察觉到那是王耀与伊万的崛起才对。

没错,他们的人生的确是当得起崛起这两个字。这两个刚刚毕业的穷学生完全没有刚刚走出校园象牙塔的不适感,他们创立的公司在极其短的时间内就席卷了各个市场。这是前无古人,后,估计也不会有来者。

而排行第二的王嘉龙不同于以外表温润著称的仁商王耀,整个商界——哦,也包括一部分喜欢在商业杂志上寻找美男的小女生——都知道王嘉龙是有了名的面瘫和话少。即时有兄长无微不至的照料,但是年幼时的家变仍然给他带来了无法抹去的影响。不过这一点却也是很多公司高层最缺少的特质——永远的冷静与清醒。

至于王濠镜,这个与王耀并称商界两只大小狐狸的男人,可以说是是王家与王耀最相像的一个人了。在赌场合法化的Z国,他以历史上最小的身份牢牢把握着赌场的生杀大权。同样在赌场上占据半壁江山的阿尔弗雷德甚至曾经说过,每次看到王濠镜的时候,总觉得他身上有着王耀的影子,两个心思细腻而且大脑灵活的人做到了1+1>2的效果。

王家唯一的女孩王湾在从本田菊的公司辞职后硬是拒绝了自家大哥的邀请,没有去任何一个公司,而是重新回到了学校读书。对此王耀只是表示……妹妹你别告诉我你参加的那些带着♀或者♂的社团什么意思。

哦,说到这里我们今天过生日的王嘉龙也已经醒了,有着轻微起床气的他在发现王耀已经早早离开家去公司之后整个人像是被黑色气团笼罩一般。这座移动的人形火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喷发了。

“黑什么脸啊?”今天休假的王濠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着手机——至于他看得是什么东西,我想我们可以从刚刚王湾给他发来的名为“澳耀同人文打包”的压缩包中一探端倪。“大哥可是为了让你轻松一点特地早去然后包揽了你今天的工作呢。”

王嘉龙坐在饭桌前连头都没回,有句不太恰当地诗句可以用来形容此时的他,“风雨不动安如山”毕竟能让王嘉龙从起床气中清醒过来的只有闹钟和王耀啊。

而早已经坐在办公室中处理公务的王耀,此时还不知道十分钟之后自己会又被卷入一场腥风血雨之中。

评论
热度(103)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