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光性

送给自家小宝贝的礼物,谁对我好我都记在心里。谢谢你。

手生复健期,文笔生硬。

私设有

ALL27主玛蒙x纲吉


趋光性是一种很可怕的天性,最典型的例子是飞蛾扑火,一种忘记一切也放弃一切的去追求那致命的光明的行为。一次次的被灼伤后又一次次的扑上去。

    彩虹之子玛蒙一直认为自己永远不会相信爱情这种东西,爱情有什么用呢?爱情不会让牢牢束缚自己的诅咒消失,爱情什么都无法带给自己,就像自己擅长的幻术一样,如幻如雾虚无缥缈。

可是当他第一次看到另一位彭格列十世继承者沢田纲吉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爱情带给他从未有过的感受——心鼓如雷,而且还是再怎么激烈的战斗都无法带来的心鼓如雷。伟大的幻术师可以百战百胜百战不殆,可是在那一刻他却词穷到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只知道自己像是被钉死在标本上的蝴蝶或者是其他什么都无所谓的动物——再也动不了,再也逃不掉。

“据情报说,对方是个外行,那么作为雾之守护者的我就先按兵不动吧。”玛蒙还记得自己对列维斯坦说过的话。而现在他却只觉得对方的雾之守护者是不是外行虽然尚不明确,但是面前这个在别说在黑手党世界中,就是在普通人眼中都纯良到不可思议的少年,确实个内行——一个能让敌人瞬间对他束手无策的内行。而见鬼是,他本人还毫无自觉。

“看来这次的战争会很轻松啊。”闪着锋利光芒的小刀在贝尔的指尖旋转。刚刚去探查了自己对手的他心情好的不正常——虽然从来都不能用正常这个定义去看待这个人。“……未必吧。”语焉不详的话语从兜帽下飘出。向来不合群的幻术师没有回应周围人或是困惑或是带些恼怒的目光。

——光芒怎么会被轻易战胜呢。

——可是玛蒙却又是光芒的敌人。他也想去跟那个刚刚见了一面的少年打个招呼,说声“嗨,你的眼睛真好看”,或者是像他身边的人一样拍拍他的肩,甚至揉一下他的头发。可是他不能。

因为沢田纲吉是巴利安的敌人。

十世争夺战是一场如履薄冰的战争。一场决定了双方命运的战争,赢,则成王;而输者就会万劫不复。一想到这里玛蒙就嫉妒同为彩虹之子的Reborn。从开始,沢田纲吉的命运就和他绑在一起。

而他呢?他只能在战前想想结局,比如巴利安轻轻松松的赢,比如巴利安险胜

——总之他从未想过输。可这却恰恰是最后真正的结局。斩断一切的剑客也好,疯子一样的王子也好,最终都输在了这场早就注定结局的战争之中。

而结局只剩下一个。

叛逆者,死。

玛蒙有想过会被保赦,毕竟长久以来的相处让他早就知道彭格列九代首领到底有多么仁慈,以及有多么疼爱他的养子。不过在他——以及整个巴利安——的心中,这些事情绝对不会和沢田纲吉扯上关系,怎么会胜者愚蠢到同情输家呢?

所以当他在禁闭室中看到沢田纲吉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所有人都不会因此对你感到丝毫感激。也绝对不会因此而承认你的地位。”

这一句话的余温还未扩散,站在沢田纲吉身边的穿黑色西装的小婴儿就已经用利刃一般的眼睛扫过了玛蒙。

在那一刻,曾经的毒蛇就明白,被死死钉住无法动弹的人不止自己一个。光芒谁都想要,可是光芒只有一个。

“啊……我知道啊,”光芒带着一丝苦笑,“可是我没有办法把你们放着不管啊。”他脸上仍然带着一些刚刚接触到黑暗世界后的仓皇无措,可是他的脊背挺直出一个倔强的弧度。

玛蒙和Reborn都是一愣,末了玛蒙低下头再未发一言,而Reborn狠狠地瞪了一下年轻的继承人,“你果然还是需要训练啊,蠢纲。”“哎!!!!”

“大空啊。”神奇的幻术师在兜帽的遮挡下无声的说出这几个字。“包容一切的大空啊。”

之后的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在下任继承人的担保之下,巴里安全员释放。没有人敢说这其中没有九世的推波助澜,但是所有人都由此知道,彭格列的下任继承人也是一个仁慈的统治者。

至于巴里安自身的意见?玛蒙也只是偶然的听到自家凶狠的暴君BOSS曾经对年幼的光芒说“如果彭格列毁在了你这种虚伪的仁慈之下,我是绝对不会让过你的。”拥有身材优势的玛蒙在门缝中看到光芒紧张的握紧了拳头,但还是努力使自己很有勇气的回答“那可真是麻烦你了啊。”

这明明是剑拔弩张的对话,可是玛蒙却从中嗅出了危险的气息,如果沢田纲吉是光芒的话,那么身在黑暗世界的这些人又怎么能做到不被他吸引呢?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一切都恢复到了正轨,出任务,成为彭格列最坚实的盾与最锋利的刃。至于光芒?那只出现在每日每日玛蒙的回忆之中。毕竟他不是一直陪在沢田纲吉身边的reborn,能够对沢田纲吉的人生指手画脚,他甚至连同队的贝尔都不如——鬼知道这个神经质的天才王子是什么时候熟到可以叫沢田纲吉小兔子的。玛蒙在沢田纲吉的记忆中也许永远只是个不相熟的巴里安的雾之守护者。

所以当玛蒙第一次接到指令,要求他与彭格列下任首领共同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无法相信,或者是说不敢相信的状态。当一个人都已经习惯和喜欢的人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的时候,忽然得到和他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之后会怎么样呢?

——幸福的都要死掉了啊。

巴里安的玛蒙嗜好金钱,可是那一段为期三天的任务执行回忆,是无论用多少钱换,都不舍得丢弃的无价之宝。

灵魂强大但是只能容身在婴儿的身体中的幻术师记得年幼的未来首领谈判前的手足无措,记得他在会议室内挺直腰用似乎无坚不摧的外壳来包裹自己柔软的内心。以及记得当任务完成时的那一次闲谈。

那是在一个阴雨的午后,活像他这个彩虹之子的一生,阴雨绵绵。

起因无非是被保父纲吉带来的雷守闹着要听故事,刚刚结束任务正放松的大空自然是有求必应。而同样是小孩子——呃,单单指外表——的玛蒙也霸占了沢田纲吉的肩膀,听他用柔软而又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声音讲述了一个有点悲伤的  故事。

故事的结尾不是公主与王子永远的生活在了一起,而是“嗯?睡着了啊……”以蓝波的入睡为结局。玛蒙自然没有要求沢田纲吉继续讲下去,毕竟少年眼中的疲惫年幼的雷守看不出,但是他却看得鲜明。

所以他只是问,“你也会想驯养那只狐狸么?”

“嗯?嗯……我想,我会比较想要和他做朋友吧。”沢田纲吉侧过头看向玛蒙,明明没有阳光,更没有死气之炎,少年的眼睛却依然明亮如火。

可是狐狸却已经心甘情愿的被你驯服了啊。藏在兜帽下的眼睛看向少年手中的《小王子》,只能在心里有些悲哀的想着。

任何财富都无法带走的回忆,死亡却可以。  在白兰强势的攻击之下,彩虹之子的死亡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玛蒙甚至连最后一句话都来不及对沢田纲吉说,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吧,就行在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不曾将心意对彭格列的大空宣之于口一样,如果一定要死亡,又何苦把这段感情告诉他使他苦恼呢?

可是当他在十年之战终结之后,忽然有点后悔自己从未告诉过沢田纲吉自己的想法。这道曾经弱小的光芒在现在以强硬的姿态,以自身的生命作为赌注,为所有人赢来了希望。多么伟大,可是玛蒙却只看到了沢田纲吉消瘦的身材和重伤刚愈后疲惫的眼神。

如果一定要失去的话,我希望我能够有过追求的经历。

幻术师从来不畏惧挑战。

“嗯?玛蒙?怎么了么?刚刚恢复正常人感觉怎么样?”已经不再年少的十世首领在文件堆中抬起头看向已经恢复成人身态的最强幻术师之一。模样一如多年前的初见。

“BOSS。请你驯养我。”

  就算是飞蛾扑火也无所谓了,我愿意就此沉迷在这趋光性中。


感谢阅读。祝温暖的各位也能找到自己的小狐狸和小王子


评论
热度(10)

跑路勿念

©  | Powered by LOFTER